集士港镇 古林镇 高桥镇 横街镇 鄞江镇 洞桥镇 章水镇 龙观乡 石碶街道 月湖街道 西门街道 江厦街道 南门街道 鼓楼街道 白云街道 望春街道 段塘街道

“中国浙贝之乡”如何迎来发展的春天?

    2018年05月20日 21:12 海曙新闻网
    字号:TT
  海曙新闻网讯(记者张立 通讯员史媛)近日,浙贝母新品种展示及产销共享平台在宁波启动,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企业家、管理部门负责人,共同见证了这一旨在加速科技成果落地生根、推动浙贝母产业发展的历史时刻。   浙贝母作为一种中药材,是被医生普遍认可的治疗外感风寒引起的咳嗽和清热祛痰解毒的“浙八味”中药材之一,具有确切的功效,是在全国乃至东南亚地区有着良好口碑的大宗中药材之一。海曙区的章水镇、鄞江镇、龙观乡是浙贝母的主要种植产地,其中章水镇被中国特产之乡命名委员会命名为“中国浙贝之乡”。2005年,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颁发《原产地标记注册证》,认定章水镇为浙贝母原产地。近年来,浙贝母和传统中药材一样,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面临着如何拉长产业链,将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进一步打响“中国浙贝之乡”品牌的问题。   传统种植业面临“成长痛苦”   浙贝母被列入国家中药材原产地保护品种,有记载的种植历史有400多年,目前海曙全区种植浙贝母10000亩左右。今年年初,章水镇浙贝母种植示范基地还成功入选浙江省道地优质中药材示范基地。   “章水区域的好山好水孕育了道地的优质浙贝母。”海曙区浙贝母生产协会会长邵将炜介绍,章水区域的农田土壤呈现颗粒状,易松易渗水,正是贝母生长的“温床”,而这里优质的水源、洁净的空气也是贝母良好生长不可多得的先天独特条件。“去年,全国浙贝产量约3500吨,海曙产量约占三分之一。”   在为浙贝母这一传统种植业深感自豪的同时,邵将炜也深知其面临的发展困境和短板。“去年宁波浙贝母产值约1亿元,只有最高年份时的一半。”邵将炜说,近年来,浙贝母遭遇了市场波动、种源退化、禁止无硫化加工后如何延长保存期、拉长产业链等诸多问题。   和传统的中药材一样,浙贝母收购价随市场行情波动大。“2003年非典时期,浙贝母市场收购价每公斤高达230元,2009年却下跌至只有十分之一的每公斤20元左右。2014年,又涨至每公斤150元;今年预计70元左右。”邵将炜介绍,与此同时,种子、有机肥、劳动力投入等生产成本却在逐年增加,“最高时每亩收益有10000元至20000元,而现在利润屈指可数,有贝农无奈转型其他种植业,这威胁着浙贝母产业的传承和发展。”   国家推行贝母无硫化加工的规定,使浙贝母初加工工序复杂,贝母保质期缩短,也促使浙贝母产业转型发展。据介绍,浙贝母的传统初加工方法是用石灰或贝壳粉加工成“灰贝”。从上世纪80年代末起,贝农开始采用“硫磺熏蒸”新技术,有助于防霉、防腐和干燥,延长了贝母保存时间,1994年版《浙江省中药饮片炮制规范》在浙贝母标准中增加了“硫磺熏制”法。考虑到使用“硫磺熏蒸”的中药材会对人体造成潜在的危害, 2013年4月,国家药典委员会将中药材及饮片二氧化硫残留量限度标准收载进了《中国药典》2010年版增补本,规定浙贝母等药材及饮片(矿物类除外)的二氧化硫残留量不得超过150毫克/公斤,同时明令禁止用硫磺熏蒸浙贝母。   同时,与金华磐安等浙贝母种植新产区相比,种植历史悠久的章水浙贝母还遭遇种源退化的烦恼。“浙贝母需要在降低成本、提高产量、提升质量、加工程序标准化、拓展市场等多方面下功夫,从‘药农’向‘药商’方向发展,真正使浙贝母找到产业发展的春天。”邵将炜说。   提升品质做到“药材好,药才好”   在日前举行的“根及根茎类药材品种创制技术高峰论坛”上,浙江省科技厅副厅长曹新安指出,“药材好,药才好”,加快中药材新品种的选育和推广应用工作对振兴乡村、促进农民增收、农业增效均具有重要意义。   对此,邵将炜非常有共鸣。近年来,在各级政府的牵线搭桥下,海曙区浙贝母生产协会与浙江省中药研究所、浙江中医药大学、浙江万里学院等科研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持续调研章水土壤、水质状况,并进行浙贝母的品种提纯、复壮和新品种选育工作,同时在章水设立浙贝母规范化种植基地。   近日,由浙江省农业厅种子管理总站认定的新品种“浙贝3号”亮相章水镇浙贝母规范化种植基地,这一新品种经过科研人员10年研发而成,能提高浙贝产量20%以上,引起中国中医研究院、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中国中药有限公司等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企业家、管理部门领导的关注。   国家中药材产业体系岗位科学家、浙江省中药研究所所长王志安教授告诉记者,“浙贝3号”与老品种相比,其药用指标成分高,所含贝母素甲乙总量超过《中国药典》规定标准含量的50%以上,同时繁殖力提高、抗病虫害能力增强。“通常来说,浙贝繁殖系数为1:1.8,而‘浙贝三号’达到了1:2.6,产量提高了,种植成本下降,农民收益随之提高。”王志安说,接下来这一新品种还需进行配套种植技术、良种繁育技术研发和品种示范展示。   走出了良种繁育的铿锵脚步,在浙贝母加工环节严控质量,则影响着浙贝母产品的市场价格“发言权”。对此,位于章水镇的现代中药饮片企业宁波迦叶堂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崔骏达深有感触。   “一方面,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使我们公司能获取最新鲜和好品相的道地浙贝母原材料;另一方面,我们与科研单位合作,投入3000多万元,研制引进了符合浙贝母无硫化生产加工工艺所需要的成套设备和配套的检测检验仪器,聘请和培养了一批优秀的技术人员,保证了浙贝母产品活性、成色和含量的可靠质量。”崔骏达说,“迦叶堂”在赢得了客户肯定的同时,也获得了市场认可。“目前,公司浙贝母产品价格比市场高5%至10%,进入全国中药饮片企业市场份额占六成、进入全国中药批发企业占二成,另外还有约15%产品出口。”   王志安教授认为,章水作为历史悠久的传统浙贝母种植基地,目前正朝着种植、加工、销售等规模化、一体化方向发展,初步形成浙贝母产业链。其中“迦叶堂”不仅通过了国家药品GMP认证进行标准化生产,而且所生产的浙贝母饮片能直接进入医疗机构,这表明章水浙贝母由初加工向精加工发展,也形成了浙贝母产业的“宁波特色”,对树立宁波浙贝母品牌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苦练内功”拉长产业链   和任何一个面临转型发展的传统产业一样,努力改变过去“低、小、散”的状况,勇于面向市场创造更加广阔的发展机遇,也是浙贝母产业发展中必须面对的问题。对此,成立于2005年的浙贝母生产协会集结了74户浙贝母种植大户,在“抱团发展”“苦练内功”上作了许多探索。   年过六旬的邵吉山在章水土生土长,常年在地里“经营”自己“一亩三分地”的他对浙贝母种植得心应手,而对浙贝母市场大潮的千变万化只能“望洋兴叹”。“农民只管种地,专家擅长研发,市场也需要专业人士来引领。”邵吉山认为,浙贝母产业分工合作的紧迫性和重要性不言而喻。   海曙富农浙贝母专业合作社有针对性地在开拓市场上下了一番功夫。作为合作社社长的邵将炜办起了一个贝母加工厂,承担起章水及周边地区部分贝农的浙贝母委托销售和初加工工作,替广大贝农解决了贝母保存时间短、急需烘干等加工环节的困扰;同时联系江苏、金华磐安等地客商,对接医药生产公司,找到稳定的采购商。目前,合作社在磐安的药材市场设立了宁波市唯一的浙贝母销售点,章水的“宝贝”由此“走向”全国各地,去年章水浙贝销售额达2千万元。   由于浙贝母除了作为传统中药材外,还被列入《中国药典》保健药品名录中,开发浙贝母保健新品、想法设法拉长产业链成为合作社所做的另一个尝试。邵将炜将目光瞄向了曾被贝农当作废物扔掉的贝母花。“专家团队经过两年多的科学试验,证实贝母花中所含的药用指标成分比贝母果实高。”邵将炜介绍,去年他引导种植户收获了1.5吨贝母花干,销往事先对接好的药材销售公司“变废为宝”,贝农每亩增收400元左右。“目前,包括浙贝母花饮品在内的相关保健品正在研发中。”   同时,章水镇政府则引导当地企业挖掘贝母的深加工价值,开发出“皎溪”浙贝母饮品。章水镇相关负责人表示,浙贝母的品质不输给川贝,但市场“曝光率”远不及川贝,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浙贝母未形成品牌效应。“如果章水浙贝母能顺利走上品牌化经营道路,定能打开更广的销路。”该负责人表示。   作为浙贝母生产企业的“迦叶堂”在严控质量的同时,则针对无硫化加工后浙贝母贮藏生产期只有一个月的现状,建造了1200立方米的保鲜冷库,将浙贝母生产期拉长到了4个月。   近日,浙贝母新品种展示及产销共享平台在我市启动,王志安教授点评道,这一共享平台有助于减少药材从田间到药材加工企业中的流通环节,在种植户、企业之间架设起直接沟通的桥梁,通过平台,种植户将拥有更稳定的销售渠道、收入稳步增加,而作为药材加工企业也能有更加稳定的优质原料,更利于饮片的质量的提高。这一平台对推广浙贝母新品种、新技术应用,推动浙贝母产业融合、打造浙贝母新品牌具有积极意义。
本文来源:海曙新闻网 责任编辑:张立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