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走进江北 >> 江北概况 | 江北名人 | 千年古县城 | 百年老外滩 | 名刹保国寺
新闻热线:87668489
稿件传真:87666163
E-mail:
newjb@vip.sina.com
newjb2003@yahoo.com.cn
首页 | 江北新闻 | 热点专题 | 宁波新闻 | 媒体看江北 | 魅力江北 | 文化旅游 | 网络政务 | 一线传真 |
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江北新闻网  >  区外新闻
腾讯元老一席话 让这位互联网大咖下定了来宁波的决心
http://jbxww.cnnb.com.cn  18-07-05 10:07 】 【打印
  外号“小光”的吴宵光,1998年进腾讯,是腾讯的第六号员工,曾写下QQ的前身OICQ的第一行代码。王治全之所以下定决心撤离北京跑来宁波,与吴宵光跟他聊的一番话有很大关系。   在此之前,王治全已经两次创业。
  在开始第一次创业之前,由克拉玛依的一名石油工人到考上四川大学新闻系再在毕业后进入夏新的王治全,已做到当时这家中国手机巨头之一的电子企业在浙江的销售总监,可谓春风得意。   这期间,王治全与早期的百度有过一次极偶然却令他印象深刻的交集。   2001年,王治全碰上了中关村一伙做搜索引擎的年轻人,说要帮他们做竞争情报信息搜集报告。当时他在心里犯嘀咕,这么个报告能值什么钱?便拒绝了他们。   不曾想,这群年轻人被打发回去后,折腾得越来越起劲,一直捣鼓出了今天的百度。   与百度的这段交集让王治全意识到,互联网市场有巨大的潜力。2006年,他从夏新辞职,随后不久创立了线上电器销售平台“世纪电器网”——即后来请了文章和马伊琍为形象代言人、曾经在国内家电电商领域声名赫赫的库巴网。“世纪电器网”在一年内把销售额干到了3亿元。   2010年11月,中国前首富黄光裕旗下的国美,战略投资4800万元收购库巴网80%股份。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库巴网创造了近20亿元的销售额。   2012年,王治全这位曾经与黄光裕并肩战斗过、与刘强东扳过手腕的互联网淘金者,与国美分道扬镳。他带领团队从头开始二次创业,创立家纺在线销售平台大朴网。   此后三年间,大朴相继完成了A轮、B轮、C轮融资,融资总金额超过1个亿。2017年3月,大朴实现首次盈利。到今年7月,单月盈利已超百万。   也就在大朴刚刚看到盈利曙光的节点,王治全做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决策——把大朴的总部从北京搬出。   在众多互联网企业都削尖了头要往北上广深安营扎寨的时候,王治全深刻感受到,这其实也是一个“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的围城故事。   在北京不缺人才。但大朴给出的薪水与BAT巨头们相比并无优势,导致大朴内人员流动性非常大。一路白手起家的王治全很理解自己公司里那些来北京打拼的年轻人,对他们来说,一线城市昂贵的生活成本和遥不可及的房价,几乎是不可承受之重。   “上海还能用积分解决户口,在北京根本没有解决的通路。靠薪水在北京根本买不起房,有了孩子上学也是一大堆问题。”   人才无法沉淀,必然不利于大朴的发展。王治全因此生了搬总部的念头,发展潜力巨大的新一线城市成为他安放新总部的首选。   “我们当时横向比较了好几个城市,青岛、苏州、无锡、杭州,但就综合情况而言,都不如宁波。”   回头再说到腾讯元老之一吴宵光的那一番话。   王治全将宁波列为备选城市后,在深圳见了吴宵光。吴宵光告诉他,当年腾讯之所以能起来,很大原因是在深圳。因为当时深圳是互联网沙漠,没有竞争,没有被大公司疯狂挖人,所以他们有机会长大。等他们做到一定规模,能开出行业较高的薪水时,别的公司也挖不动了。   吴宵光这番话让王治全下定决心,要把总部迁往宁波。他意识到,宁波这个高速发展的新一线城市,仍在酝酿着属于自己的大型互联网企业,这块空白也许正是机会所在。   王治全直言,宁波还是一个“不够小资的城市”。   “小资不是个贬义词,小资意味着,有一部人愿意做一些不务实的事,当一个城市里有很多人愿意花钱花精力去做一些不务实的事,社会才会变得有意思。”   “中关村的很多创业者,你别说,他们还真不光是冲着钱去的,就单纯觉得这个事没有人做过,可以去尝试一下,创新的动能就蕴于其中。”   “我们在群里讨论宁波为什么出不了独角兽,很多时候就是囿于宁波人太过务实的气质。”   但王治全看准宁波亚虎娱乐正版官网发达、城市宜居、政策友好,这个城市一定是有后劲的。   2018年,王治全主动跟宁波相关政府接洽,讲明来意后,获得了相关部门迅速响应。他对宁波政府部门的热心与务实气质印象深刻:   “政府部门一直在帮我们对接各种资源,落实税惠政策,还帮忙解决了员工孩子入学和住宿问题,让员工一到宁波就有房子住。甚至工作人员还帮忙找写字楼。”   和王治全的大朴类似,吕锐将他们团队创立的“菊风”的总部于2017年搬到宁波,也出于人才的考虑。   菊风也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其旗下一款名为“JusTalk”的音视频通讯软件,这几年从FaceTime、Skype、WhatsApp、Line等强劲对手环伺的美国市场杀出了一条血路,目前注册用户做到了1000多万——其中美国用户300多万,日活跃量40万、月活跃量100多万。   在海外市场获得成功后,JusTalk回到国内开拓市场。目前,其客户包括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微软、华为、中兴、酷派、小米、奇虎360、平安亚虎娱乐777、广发证券……   吕锐他们专门为JusTalk打造国内技术团队时,主要是在北京。   “当时有想过将总部设立在北京。但考虑到,尽管北京的互联网业态成熟、人才总量很大,可是由于人员流动性实在太大,招人成本也非常高。”   于是,菊风把JusTalk的技术团队分散在了北京、杭州与宁波三地。   但一方面是招人难,另一方面团队分散又难免工作效率低下。同时,随着互联网产业日益蓬勃,杭州也渐渐展露出与北京招人相同的问题——人才多,留得住的少。   吕锐与其他合伙人决定先将总部敲定下来,再进一步去研究与挖掘更大的市场。几经权衡之后,总部最终定在了宁波。   做这个决定并不容易。   宁波的互联网生态不如北京,风投方面的资源也相对较少。而且在多线作战的过程中,吕锐也发现,北京团队确实比宁波团队效率更高,员工执行力更强,整个团队工作节奏也更加紧凑。   吕锐指出,一线城市的人才大部分是外来人口,而宁波的人才以本地为主,如JusTalk宁波团队的很多员工就是生在宁波、长在宁波,一家三代人都生活在这个城市。   “比如有一个加班的任务,北京的员工二话不说就做了,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多来自家庭的羁绊。但宁波的团队执行起来可能会比较困难,没完成任务主动加班意愿强的偏少,更多的人会选择回家跟家人吃饭,吃完饭干点其他的,一晚上的时间就过去了。而同样的时刻,跟你同一个水准的人在北上广深,可能还在继续奋斗。”   “大多数人聪明程度差别不大,关键是谁勤奋谁有拼劲,一个城市和公司气氛就慢慢拉开了差距。”   但是吕锐坚信,他们可以在宁波慢慢培养出一支黏性强、能力高的互联网团队,并摸索出适合于在本土生长的模式。   他们尝试推行一种“campaign模式”——当有重要任务时,分布在各个城市的成员都会聚集到宁波,一起开展为期4周的集体攻坚行动。   尝试的成效比吕锐预期的要好。他发现宁波员工在更集中的管理、紧凑的工作氛围带动下,也可以发挥出超过想象的潜能。   “宁波的人才并不差。一流的员工有一流的打法,二流的人才有二流的打法。对于管理者来说,还是要找到一种更加严格、行之有效的管理模式,把人才的潜能尽可能挖掘出来。”吕锐说。   大朴和菊风这两家互联网公司的落户宁波,也许可以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宁波发展互联网产业的劣势和优势。   一如那个“去非洲卖鞋的故事”——   两个业务员到非洲去卖鞋,发现非洲人都不穿鞋。一个业务员说,非洲人不穿鞋子,这里没市场。而另外一个业务员则说,不对,非洲人都没鞋子穿,这里的市场一片大好。   相比北上广深以及隔壁的杭州,宁波互联网产业目前的发展环境、人才及资金的集聚度等,都不可同日而语。但反过来看,这样的比较劣势,到了某个时刻,是不是就能变成比较优势呢?
稿源 编辑:江北新闻网
[ 我要投搞 | 进入论坛 | 打印该页 | 后退 | 关闭窗口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不良信息举报
主管主办: 江北区委宣传部 网络支持: 江北区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