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科教·卫生
奥数培训退烧?宁波一知名培训机构宣布不再主办数学竞赛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7-09-20 07:10:00 报料热线:81850000
  严勇杰绘   近日,我市一家知名的教育培训机构发布了“关于学校今后竞赛安排致家长的说明”,宣布其不再主办“睿达杯”“希望杯”数学竞赛,同时将“华赛杯”的组织工作也委托其他机构承办。   消息一出,众说纷纭。有人猜测,这可能是一种风向,持续多年的奥数培训可能要转型;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商业策略,无法改变奥数培训的现状。而对家长而言,最心酸的是,倘若没有什么“资本”可拼,就要竭尽全力抓住任何一根“稻草”。   奥数成为家长眼中的升学筹码   许多家长可能也是我国各类数学竞赛的参与者,只是当年没有什么奥数培训机构,仅在学校兴趣课上接触到了“鸡兔同笼”“小蜗牛爬井”等“烧脑”的知识。   当下不少热门的数学类杯赛始创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历史悠久。它们多由数学名家发起,初衷是希望孩子们发现数学之美,在心中埋下热爱数学的种子。21世纪之后,各类“年轻”的杯赛如春笋般冒出。新老杯赛也逐渐“殊途同归”,成为家长眼中不错的升学筹码。   如今在我市热度较高的杯赛主要有:华赛杯(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希望杯以及走美杯(“走进美妙的数学花园”中国青少年数学论坛活动)。其他杯赛影响力很难与前三者相提并论。   目前,几乎所有的杯赛都由民间机构主办。此前宁波多家知名培训机构也组织了多个杯赛的初赛、决赛,家长为进入相应的培训机构不惜削尖脑袋下苦功夫,甚至多方动用人脉关系。   有家长称,“现在的培训机构越来越‘正规’了。”借此来点出各类奥数培训机构借助竞赛招揽学生,形成利益关联的“生态圈”。   参赛有利于升学?家长“宁信其有”   参加各类竞赛,在家长看来,最大的功用便是“小升初”。   “不要说我功利,这是最实在的。”一名姓袁的家长称,“据说‘小升初’上名校时会有用。”她认定这一说法靠谱的理由很简单:在填写名校入学申请表时,什么样的奖项才有可能增加印象分?自然是能衡量人聪明才智的竞赛。她说,有专家曾经提过,奥数是一门区分孩子智力的学科。尽管学校会通过申请表上的信息多方面考量学生综合能力,但她坚信,任何一所学校都不会拒绝真正聪明的孩子。这些杯赛,在她看来就是最好的证明。   和袁女士持相同观念的,还有家长王先生。他听说各类热门的杯赛拿到一等奖,名校会寻上门,甚至于有学校与培训机构关系甚密,会借助培训机构平台关注与选拔尖子生。事实上,这是一个很难证实的传说。但家长一般会选择“宁信其有”。   也有家长、培训机构是从培养孩子兴趣的角度出发,希望锻炼孩子的数学思维,让孩子喜欢上数学,探索数学的奥妙。然而有这般“闲情”等待孩子发自内心爱上数学的家长并不多,在大多数家长看来,陪读、刷题才是“正经事”。   有教育培训机构的负责人表示:“在大势面前,这种所谓的情怀会产生多少痛苦,你知道么?”他认为,大多数家长花大价钱是为了“有用”,参加比赛出成绩就是最直接最有力的证明,这也能让家长缓解或是摆脱自身无力的焦虑感。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关于各类杯赛的负面舆论越来越多,如上海、杭州、广州,都曾以“疯狂”等词形容,但更多家长“前赴后继”。   家长的获奖需求带火了奥数培训   家长的获奖需求带火了奥数培训,不少培训机构以此为契机,提供一条龙服务:只要报了一个奥数培训班,学习、报名以及参加各类比赛都不用家长操心了。每场比赛会有几十元不等的报名费用,都包括在培训费用里了,看起来十分“划算”。然而在“冲杯赛”的进程中,大部分的孩子(及其家庭)其实都是作为陪衬,被深深地卷入其中。   在一名公办学校的数学教师看来,杯赛并不适合大部分孩子,最简单的判断就是“二八法则”:班内前20%的孩子若有兴趣,或可以试试看。在这位老师看来,或许很多家长没有勇气去认清,自己的孩子其实是资质平平的。   小天妈妈称自己“久病成医”,长达5年专注杯赛,让全家都经历了一段“失常”的日子。小天妈妈曾对三大杯赛的获奖率进行过统计:华杯赛,初赛通过率不超过三成,一等奖比例不到2%;希望杯初赛通过率四分之一,复赛得奖率(一、二、三等奖)约为6%;走美杯初赛通过率30%,复试获一等奖概率为1.5%。倘若某一项比赛宁波城区的参赛人数为3000人,获一等奖的人数很难超过50人,而且不排除反复秒杀杯赛的“牛娃”。   “留给一般孩子的机会,其实是不多的,我也知道。”小天妈妈说,但深陷其中时很难意识到这点,而且投入越多就更不愿意放弃。粗粗算来,每期课程2000多元起步,每年2-3期,家长陪着孩子刷的试卷摞起来都有书柜那么高了。然而不走运的是,小天从未拿过奖。   学生小云从四年级开始接触奥数培训,在培训机构的“指引”下,小云的妈妈多次“连哄带骗”让他参与各类数学竞赛。但小云对奥数并不感冒,每次培训机构下发的作业(每次近千题),小云都不愿意做,也没精力学。最后大家心灰意冷,随便参赛也是“打个酱油”。事后,小云妈妈也后悔当初。但她表示,还是不会劝其他人放弃,毕竟在很多家长心中,自己孩子就是“例外”。   此前,记者也从几所热门学校了解到,当前凭借杯赛入名校的逻辑并不被赞赏,一是教育政策有诸多约束,二是现行的录取标准多样化了。在现实中,也有杯赛取得不错成绩的孩子被拒收的案例。   各种杯赛有没有可能返璞归真?   此前,我市曾爆出学生参加杯赛的火爆场面,一次杯赛能导致周边道路交通长时间瘫痪。不光是中心城区的学生踊跃参加,参赛者还从象山、余姚等区县(市)远道而来。参赛之热情,从杯赛租借的大型考试场地(如睿达杯曾租用高等院校场地)可窥一斑。   此次我市这家教育培训发布“退赛”的信息,或许能传达一些有益信息。这家培训机构在告家长书中也提到,杯赛越来越多,组织各类竞赛不仅耗费大量精力,也严重影响了正常的培训和教学秩序。特别是学生为准备杯赛大量刷题,陷入了题海战术。   “从某种角度来看,不少培训机构也被拖入了一个怪圈。”我市另外一家培训机构的负责人表示,越来越多的专家发现,靠杯赛刷出来的孩子,内心对这门学科并没有多少热爱,他们很可能只是“超能应试者”,这种应试技巧并不能很好地代表学生未来的潜力。这家培训机构组织的是“走美杯”,这位负责人称,每次请来的数学名师都会表达痛心之感,认为杯赛已与设立的初衷相违背,“还不如不办”。   我市有教育界人士也指出,扼制杯赛的疯狂状态不是没有办法。参照其他城市经验,比如比赛成绩在“小升初”后公布、对杯赛租赁场地加以限制等。他表示,其实适当学习奥数有好的一面,可以锻炼逻辑思维。遗憾的是,它却被众多家长过度解读,赋予太多功利属性。   宁波晚报记者徐叶
原标题:奥数培训会退烧吗? 编辑: 陈奉凤纠错:171964650@qq.com
奥数培训退烧?宁波一知名培训机构宣布不再主办数学竞赛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7-09-20 07:10:00
  严勇杰绘   近日,我市一家知名的教育培训机构发布了“关于学校今后竞赛安排致家长的说明”,宣布其不再主办“睿达杯”“希望杯”数学竞赛,同时将“华赛杯”的组织工作也委托其他机构承办。   消息一出,众说纷纭。有人猜测,这可能是一种风向,持续多年的奥数培训可能要转型;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商业策略,无法改变奥数培训的现状。而对家长而言,最心酸的是,倘若没有什么“资本”可拼,就要竭尽全力抓住任何一根“稻草”。   奥数成为家长眼中的升学筹码   许多家长可能也是我国各类数学竞赛的参与者,只是当年没有什么奥数培训机构,仅在学校兴趣课上接触到了“鸡兔同笼”“小蜗牛爬井”等“烧脑”的知识。   当下不少热门的数学类杯赛始创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历史悠久。它们多由数学名家发起,初衷是希望孩子们发现数学之美,在心中埋下热爱数学的种子。21世纪之后,各类“年轻”的杯赛如春笋般冒出。新老杯赛也逐渐“殊途同归”,成为家长眼中不错的升学筹码。   如今在我市热度较高的杯赛主要有:华赛杯(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希望杯以及走美杯(“走进美妙的数学花园”中国青少年数学论坛活动)。其他杯赛影响力很难与前三者相提并论。   目前,几乎所有的杯赛都由民间机构主办。此前宁波多家知名培训机构也组织了多个杯赛的初赛、决赛,家长为进入相应的培训机构不惜削尖脑袋下苦功夫,甚至多方动用人脉关系。   有家长称,“现在的培训机构越来越‘正规’了。”借此来点出各类奥数培训机构借助竞赛招揽学生,形成利益关联的“生态圈”。   参赛有利于升学?家长“宁信其有”   参加各类竞赛,在家长看来,最大的功用便是“小升初”。   “不要说我功利,这是最实在的。”一名姓袁的家长称,“据说‘小升初’上名校时会有用。”她认定这一说法靠谱的理由很简单:在填写名校入学申请表时,什么样的奖项才有可能增加印象分?自然是能衡量人聪明才智的竞赛。她说,有专家曾经提过,奥数是一门区分孩子智力的学科。尽管学校会通过申请表上的信息多方面考量学生综合能力,但她坚信,任何一所学校都不会拒绝真正聪明的孩子。这些杯赛,在她看来就是最好的证明。   和袁女士持相同观念的,还有家长王先生。他听说各类热门的杯赛拿到一等奖,名校会寻上门,甚至于有学校与培训机构关系甚密,会借助培训机构平台关注与选拔尖子生。事实上,这是一个很难证实的传说。但家长一般会选择“宁信其有”。   也有家长、培训机构是从培养孩子兴趣的角度出发,希望锻炼孩子的数学思维,让孩子喜欢上数学,探索数学的奥妙。然而有这般“闲情”等待孩子发自内心爱上数学的家长并不多,在大多数家长看来,陪读、刷题才是“正经事”。   有教育培训机构的负责人表示:“在大势面前,这种所谓的情怀会产生多少痛苦,你知道么?”他认为,大多数家长花大价钱是为了“有用”,参加比赛出成绩就是最直接最有力的证明,这也能让家长缓解或是摆脱自身无力的焦虑感。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关于各类杯赛的负面舆论越来越多,如上海、杭州、广州,都曾以“疯狂”等词形容,但更多家长“前赴后继”。   家长的获奖需求带火了奥数培训   家长的获奖需求带火了奥数培训,不少培训机构以此为契机,提供一条龙服务:只要报了一个奥数培训班,学习、报名以及参加各类比赛都不用家长操心了。每场比赛会有几十元不等的报名费用,都包括在培训费用里了,看起来十分“划算”。然而在“冲杯赛”的进程中,大部分的孩子(及其家庭)其实都是作为陪衬,被深深地卷入其中。   在一名公办学校的数学教师看来,杯赛并不适合大部分孩子,最简单的判断就是“二八法则”:班内前20%的孩子若有兴趣,或可以试试看。在这位老师看来,或许很多家长没有勇气去认清,自己的孩子其实是资质平平的。   小天妈妈称自己“久病成医”,长达5年专注杯赛,让全家都经历了一段“失常”的日子。小天妈妈曾对三大杯赛的获奖率进行过统计:华杯赛,初赛通过率不超过三成,一等奖比例不到2%;希望杯初赛通过率四分之一,复赛得奖率(一、二、三等奖)约为6%;走美杯初赛通过率30%,复试获一等奖概率为1.5%。倘若某一项比赛宁波城区的参赛人数为3000人,获一等奖的人数很难超过50人,而且不排除反复秒杀杯赛的“牛娃”。   “留给一般孩子的机会,其实是不多的,我也知道。”小天妈妈说,但深陷其中时很难意识到这点,而且投入越多就更不愿意放弃。粗粗算来,每期课程2000多元起步,每年2-3期,家长陪着孩子刷的试卷摞起来都有书柜那么高了。然而不走运的是,小天从未拿过奖。   学生小云从四年级开始接触奥数培训,在培训机构的“指引”下,小云的妈妈多次“连哄带骗”让他参与各类数学竞赛。但小云对奥数并不感冒,每次培训机构下发的作业(每次近千题),小云都不愿意做,也没精力学。最后大家心灰意冷,随便参赛也是“打个酱油”。事后,小云妈妈也后悔当初。但她表示,还是不会劝其他人放弃,毕竟在很多家长心中,自己孩子就是“例外”。   此前,记者也从几所热门学校了解到,当前凭借杯赛入名校的逻辑并不被赞赏,一是教育政策有诸多约束,二是现行的录取标准多样化了。在现实中,也有杯赛取得不错成绩的孩子被拒收的案例。   各种杯赛有没有可能返璞归真?   此前,我市曾爆出学生参加杯赛的火爆场面,一次杯赛能导致周边道路交通长时间瘫痪。不光是中心城区的学生踊跃参加,参赛者还从象山、余姚等区县(市)远道而来。参赛之热情,从杯赛租借的大型考试场地(如睿达杯曾租用高等院校场地)可窥一斑。   此次我市这家教育培训发布“退赛”的信息,或许能传达一些有益信息。这家培训机构在告家长书中也提到,杯赛越来越多,组织各类竞赛不仅耗费大量精力,也严重影响了正常的培训和教学秩序。特别是学生为准备杯赛大量刷题,陷入了题海战术。   “从某种角度来看,不少培训机构也被拖入了一个怪圈。”我市另外一家培训机构的负责人表示,越来越多的专家发现,靠杯赛刷出来的孩子,内心对这门学科并没有多少热爱,他们很可能只是“超能应试者”,这种应试技巧并不能很好地代表学生未来的潜力。这家培训机构组织的是“走美杯”,这位负责人称,每次请来的数学名师都会表达痛心之感,认为杯赛已与设立的初衷相违背,“还不如不办”。   我市有教育界人士也指出,扼制杯赛的疯狂状态不是没有办法。参照其他城市经验,比如比赛成绩在“小升初”后公布、对杯赛租赁场地加以限制等。他表示,其实适当学习奥数有好的一面,可以锻炼逻辑思维。遗憾的是,它却被众多家长过度解读,赋予太多功利属性。   宁波晚报记者徐叶
原标题:奥数培训会退烧吗?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