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突发·现场
父亲骤然离世 15岁宁波女孩在朋友圈这样写道……
稿源: 甬派客户端   2017-09-30 10:18:00 报料热线:81850000
  当亲人离去,而且是突然离去,我们会如何面对?   生离死别,这个生命的大课题,你会怎么去解读?   9月29日,在父亲的追思会上,15岁宁波女孩小朱说出了这样一番心声,她对生死的理解,震撼了在场的成年人——
  “朱老师这件事出来后,很多人都说我平静得吓人……之所以我有这样的状态面对大家,是朱老师教得好……朱老师以前经常跟我说,生生死死太正常了。我也觉得,生死是非常平常的东西,我们在座每个人都逃不过,只是朱老师这个太突然了。对这件事情我只是觉得很突然。之前我经常想过我的亲人离开我怎么办,我想到的是年龄更大的,从来没想过是我爸爸。在我心里,爸爸永远都在那儿,就是不管到哪儿,不管什么时间,爸爸都在那里。我们生活在一个平行时空里,我更愿意相信,我们和爸爸是不同的粒子,不同的质子,我们游走在不同的维度之间,可能他走得快了些,可能我们落下了一点,但我们一直在重复着,我们来来去去(掌声)……所以,真的,爸爸的肉体不在了,他的精神一直在……这是爸爸最爱的佛珠,我把它带来了,就像爸爸在陪着我(掌声)……   其实我倒觉得朱老师这样一走,这是他人生中做过的最洒脱的一件事情。大家也说过了,朱老师是一个很多元的人,不同的身份用在不同的交际场合。作为我的父亲,他承受了很多本应该是我自己承受的,但是因为爱因为感情他也要同时承受住我青春期给他带来的不必有的烦恼,但是没有关系,那个是我爸爸,反而他承担了使我们的关系更加完整。作为丈夫,作为儿子,作为长辈,作为晚辈,他承受了很多他不该承受的轻和重,悲和喜,所以我觉得朱老师这么一走,其实算是给他之前的人生画上了一个比较完美的句号……我觉得我们应该给他一个自由。之前我发过一张照片,在垦丁,我们抱在一起。那里拍过的电影里不是有句台词:‘留下来,或者我跟你走’。今天,我觉得,我要在这儿,我不强着他留下来,我也不会跟着他走。但是这份自由,这份洒脱,我得还给爸爸!
  不幸降临得猝不及防。9月25日,小朱的父亲朱贤良在凌晨突发心梗,最终没能抢救过来,享年53岁。   朱老师生前热心“红蚂蚁公益”和十里红妆书店推广阅读,是很多人眼中的暖心大哥。十里红妆书店创办人李皓和一些朱老师的友人筹划了一场追思会来纪念朱老师,同时也悄悄地商量以后怎么帮小朱。   “最可怜的是孩子,还这么小。”大家不约而同地担心。   但是,小朱的表现给了长辈们一个意外。追思会开始前,她平静而略带微笑地向现场的每个人致谢,表现出超过年龄的成熟。   是她在压抑感情吗?“爸爸以前跟我交流过生死的问题……是朱老师教得好。”小朱握着朱老师留下的珠串,细声细语地说。   追思会上,大家事先约定要放下悲伤,所以当场的每个人手腕上佩戴代表思念的黄丝带;现场播放的乐曲《日出》《琵琶语》不含悲伤,都是逝者生前最爱的;发言的人说起了朱老师的过往趣事,朗读他喜欢的诗歌和文章,但回忆和悲伤还是让不少亲近的人忍不住泪流满面,或者痛哭失声……   临近尾声,主持人宋洪波博士请小朱说几句,小朱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她说自己不但失去了爸爸,也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和老师,虽然突然,但是她愿意相信“酷酷的朱老师去别的地方酷了”,而作为爱他的人,要放他去自由。她特地回忆了朱老师和她的有趣生活点滴,让大家记住朱老师的快乐阳光。她的讲话中几次响起热烈的掌声。   “这小姑娘的阔达不一般呐!”追思会结束,大家还忍不住感叹。   而在自己的微博里,小朱还写下诗一般的语言纪念爸爸:   出逃生命 跳出时间   化成地平线 日夜全可见   
  记者 王颖燕
原标题: 编辑: 陈晓怡纠错:171964650@qq.com
父亲骤然离世 15岁宁波女孩在朋友圈这样写道…… 稿源: 甬派客户端 2017-09-30 10:18:00
  当亲人离去,而且是突然离去,我们会如何面对?   生离死别,这个生命的大课题,你会怎么去解读?   9月29日,在父亲的追思会上,15岁宁波女孩小朱说出了这样一番心声,她对生死的理解,震撼了在场的成年人——
  “朱老师这件事出来后,很多人都说我平静得吓人……之所以我有这样的状态面对大家,是朱老师教得好……朱老师以前经常跟我说,生生死死太正常了。我也觉得,生死是非常平常的东西,我们在座每个人都逃不过,只是朱老师这个太突然了。对这件事情我只是觉得很突然。之前我经常想过我的亲人离开我怎么办,我想到的是年龄更大的,从来没想过是我爸爸。在我心里,爸爸永远都在那儿,就是不管到哪儿,不管什么时间,爸爸都在那里。我们生活在一个平行时空里,我更愿意相信,我们和爸爸是不同的粒子,不同的质子,我们游走在不同的维度之间,可能他走得快了些,可能我们落下了一点,但我们一直在重复着,我们来来去去(掌声)……所以,真的,爸爸的肉体不在了,他的精神一直在……这是爸爸最爱的佛珠,我把它带来了,就像爸爸在陪着我(掌声)……   其实我倒觉得朱老师这样一走,这是他人生中做过的最洒脱的一件事情。大家也说过了,朱老师是一个很多元的人,不同的身份用在不同的交际场合。作为我的父亲,他承受了很多本应该是我自己承受的,但是因为爱因为感情他也要同时承受住我青春期给他带来的不必有的烦恼,但是没有关系,那个是我爸爸,反而他承担了使我们的关系更加完整。作为丈夫,作为儿子,作为长辈,作为晚辈,他承受了很多他不该承受的轻和重,悲和喜,所以我觉得朱老师这么一走,其实算是给他之前的人生画上了一个比较完美的句号……我觉得我们应该给他一个自由。之前我发过一张照片,在垦丁,我们抱在一起。那里拍过的电影里不是有句台词:‘留下来,或者我跟你走’。今天,我觉得,我要在这儿,我不强着他留下来,我也不会跟着他走。但是这份自由,这份洒脱,我得还给爸爸!
  不幸降临得猝不及防。9月25日,小朱的父亲朱贤良在凌晨突发心梗,最终没能抢救过来,享年53岁。   朱老师生前热心“红蚂蚁公益”和十里红妆书店推广阅读,是很多人眼中的暖心大哥。十里红妆书店创办人李皓和一些朱老师的友人筹划了一场追思会来纪念朱老师,同时也悄悄地商量以后怎么帮小朱。   “最可怜的是孩子,还这么小。”大家不约而同地担心。   但是,小朱的表现给了长辈们一个意外。追思会开始前,她平静而略带微笑地向现场的每个人致谢,表现出超过年龄的成熟。   是她在压抑感情吗?“爸爸以前跟我交流过生死的问题……是朱老师教得好。”小朱握着朱老师留下的珠串,细声细语地说。   追思会上,大家事先约定要放下悲伤,所以当场的每个人手腕上佩戴代表思念的黄丝带;现场播放的乐曲《日出》《琵琶语》不含悲伤,都是逝者生前最爱的;发言的人说起了朱老师的过往趣事,朗读他喜欢的诗歌和文章,但回忆和悲伤还是让不少亲近的人忍不住泪流满面,或者痛哭失声……   临近尾声,主持人宋洪波博士请小朱说几句,小朱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她说自己不但失去了爸爸,也失去了最好的朋友和老师,虽然突然,但是她愿意相信“酷酷的朱老师去别的地方酷了”,而作为爱他的人,要放他去自由。她特地回忆了朱老师和她的有趣生活点滴,让大家记住朱老师的快乐阳光。她的讲话中几次响起热烈的掌声。   “这小姑娘的阔达不一般呐!”追思会结束,大家还忍不住感叹。   而在自己的微博里,小朱还写下诗一般的语言纪念爸爸:   出逃生命 跳出时间   化成地平线 日夜全可见   
  记者 王颖燕
原标题: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晓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