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突发·现场
前天病逝的退休教师盛筱芳完成了她最后的心愿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7-10-12 07:36:00 报料热线:81850000
  盛筱芳老师生前照片。通讯员供图   前天,85岁的宁波第二中学退休教师盛筱芳因病离世。一生命运多舛的她坚强乐观,不仅热心公益事业,还在11年前就办理了遗体捐赠手续。前天,她的家人忍痛完成了老人的最后心愿。   多年前已决定捐献遗体   前天上午9时许,在市第一医院,一场简朴的遗体告别仪式在这里举行。宁波市第二中学退休教师盛筱芳因病逝世,她的家人和十多位同事及好友特意赶到医院,送她最后一程。   “妈妈,我还是听您的话,完成您的遗愿了。”在盛老师病床前,她的小儿子陈先生悲痛万分,对妈妈反复说着这句话。他知道,母亲生前最后的遗愿就是捐献遗体。   “盛老师多年前就决定了,百年之后捐献遗体,要为医学事业做最后的贡献。”二中退休教师协会的负责人王均棠老师说。   王老师告诉记者,盛老师育有两个优秀的儿子。1992年前后,她的大儿子从医学院毕业之后,分配到慈城一家医院当外科医生。一次与儿子的闲聊中,盛老师无意中得知,医学院可供医学研究的遗体非常少,很多病源无法得到临床验证。而遗体捐赠在入土为安的传统思想中,是很难得到家人支持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盛老师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   “盛老师曾说过一句话,人死了就没有用了,我要把有用的身体留给医学事业,让他们搞医学研究,将来造福患者。”王老师回忆说。   昨天下午,记者从宁波市红十字会了解到,盛老师早在2006年9月就办理了遗体捐赠手续。尽管2003年宁波出台了遗体捐赠条例,但当时志愿捐赠的人非常少,盛老师的登记数字排在第10位。   坚持20年捐款助人   盛老师一生艰苦朴素,却始终致力于公益事业。自从1998年我市开展慈善一日捐活动开始,她就决定从退休工资当中,拿出部分工资捐给贫困学生,而且每年还增加100元。   “盛老师捐款的事,我是见证人。”二中的退休老师毛宜君告诉记者说,2011年盛老师每年慈善一日捐的固定捐款数额已有1300元,现在至少也有2000元了。前段时间还听她说,只要她在世,捐款就会坚持下去。   在毛老师的记忆中,盛老师除了定期参加一日捐活动,还多次参与救灾、扶困、助学活动,仅2001年就捐款4200元。盛老师生前还结对了7个贫困地区的孩子。   在盛老师6年前所写的一篇短文中,记者看到这段文字尤为醒目:“在我的一生中,不知度过了多少今天。以前从未感到昨天、今天、明天有多少区别,人越到年老,对这‘三天’的含义有了新的理解……明天,我已到高龄,体内各器官衰老,免疫功能在降低,这是自然规律,谁也无法预测……今天,我要好好珍惜它。知足常乐、助人为乐,只有这样,待到明天来临时,才不会感到遗憾。”   一生命运多舛却大爱满满   “盛老师的一生用曲折多舛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毛君宜是盛老师的好友,与盛老师共事了30多年,十分了解她的经历。   二十世纪50年代,盛老师考上了北师大,后因身体原因,就读一年多就退学了,这成为盛老师的毕生遗憾。二十世纪60年代,盛老师与同在二中任教的爱人相知相恋并组成了家庭,爱人却为保护学生因公牺牲。那年,盛老师的小儿子只有两岁。此后,她独自挑起了养家和培育两个儿子的重担。   二十世纪80年代,盛老师家不幸遭遇大火,家里的物品都被烧毁。大火过后,学校和老师都为盛老师捐款捐物,开始盛老师执意不收,学校做了很多思想工作,盛老师才勉强收下了一部分。之后,她特意把所捐赠的物品都记录了下来。   让老师们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半年之后,盛老师就一一登门感谢,还清了所有钱物。盛老师常常说,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除了感恩学校和老师的援助,将来要做的就是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捐赠遗体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盛老师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二中党总支书记、副校长叶惠良说,入土为安是中国人的传统习俗,但盛老师作为一名老党员,把最后的余热奉献给了医学事业。盛老师心怀他人的这份大爱,不仅激励了自己,也将激励更多的老师和市民向她学习。(宁波晚报 记者孔玲)
原标题:“百年之后我要把身体留给医学事业” 编辑: 陈捷纠错:171964650@qq.com
前天病逝的退休教师盛筱芳完成了她最后的心愿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7-10-12 07:36:00
  盛筱芳老师生前照片。通讯员供图   前天,85岁的宁波第二中学退休教师盛筱芳因病离世。一生命运多舛的她坚强乐观,不仅热心公益事业,还在11年前就办理了遗体捐赠手续。前天,她的家人忍痛完成了老人的最后心愿。   多年前已决定捐献遗体   前天上午9时许,在市第一医院,一场简朴的遗体告别仪式在这里举行。宁波市第二中学退休教师盛筱芳因病逝世,她的家人和十多位同事及好友特意赶到医院,送她最后一程。   “妈妈,我还是听您的话,完成您的遗愿了。”在盛老师病床前,她的小儿子陈先生悲痛万分,对妈妈反复说着这句话。他知道,母亲生前最后的遗愿就是捐献遗体。   “盛老师多年前就决定了,百年之后捐献遗体,要为医学事业做最后的贡献。”二中退休教师协会的负责人王均棠老师说。   王老师告诉记者,盛老师育有两个优秀的儿子。1992年前后,她的大儿子从医学院毕业之后,分配到慈城一家医院当外科医生。一次与儿子的闲聊中,盛老师无意中得知,医学院可供医学研究的遗体非常少,很多病源无法得到临床验证。而遗体捐赠在入土为安的传统思想中,是很难得到家人支持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盛老师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   “盛老师曾说过一句话,人死了就没有用了,我要把有用的身体留给医学事业,让他们搞医学研究,将来造福患者。”王老师回忆说。   昨天下午,记者从宁波市红十字会了解到,盛老师早在2006年9月就办理了遗体捐赠手续。尽管2003年宁波出台了遗体捐赠条例,但当时志愿捐赠的人非常少,盛老师的登记数字排在第10位。   坚持20年捐款助人   盛老师一生艰苦朴素,却始终致力于公益事业。自从1998年我市开展慈善一日捐活动开始,她就决定从退休工资当中,拿出部分工资捐给贫困学生,而且每年还增加100元。   “盛老师捐款的事,我是见证人。”二中的退休老师毛宜君告诉记者说,2011年盛老师每年慈善一日捐的固定捐款数额已有1300元,现在至少也有2000元了。前段时间还听她说,只要她在世,捐款就会坚持下去。   在毛老师的记忆中,盛老师除了定期参加一日捐活动,还多次参与救灾、扶困、助学活动,仅2001年就捐款4200元。盛老师生前还结对了7个贫困地区的孩子。   在盛老师6年前所写的一篇短文中,记者看到这段文字尤为醒目:“在我的一生中,不知度过了多少今天。以前从未感到昨天、今天、明天有多少区别,人越到年老,对这‘三天’的含义有了新的理解……明天,我已到高龄,体内各器官衰老,免疫功能在降低,这是自然规律,谁也无法预测……今天,我要好好珍惜它。知足常乐、助人为乐,只有这样,待到明天来临时,才不会感到遗憾。”   一生命运多舛却大爱满满   “盛老师的一生用曲折多舛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毛君宜是盛老师的好友,与盛老师共事了30多年,十分了解她的经历。   二十世纪50年代,盛老师考上了北师大,后因身体原因,就读一年多就退学了,这成为盛老师的毕生遗憾。二十世纪60年代,盛老师与同在二中任教的爱人相知相恋并组成了家庭,爱人却为保护学生因公牺牲。那年,盛老师的小儿子只有两岁。此后,她独自挑起了养家和培育两个儿子的重担。   二十世纪80年代,盛老师家不幸遭遇大火,家里的物品都被烧毁。大火过后,学校和老师都为盛老师捐款捐物,开始盛老师执意不收,学校做了很多思想工作,盛老师才勉强收下了一部分。之后,她特意把所捐赠的物品都记录了下来。   让老师们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半年之后,盛老师就一一登门感谢,还清了所有钱物。盛老师常常说,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除了感恩学校和老师的援助,将来要做的就是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捐赠遗体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盛老师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二中党总支书记、副校长叶惠良说,入土为安是中国人的传统习俗,但盛老师作为一名老党员,把最后的余热奉献给了医学事业。盛老师心怀他人的这份大爱,不仅激励了自己,也将激励更多的老师和市民向她学习。(宁波晚报 记者孔玲)
原标题:“百年之后我要把身体留给医学事业”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