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民生·城事
宁波的幼儿园男老师 有“宠”也有“辛酸泪”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7-11-09 07:07:00 报料热线:81850000
  “幼儿园男老师”,这是一个很有话题感的职业。随着学前教育理念的不断更新,在宁波,有越来越多的男性加入到幼儿园教师的行业,但相对于女教师的群体,男教师的比例还处于“百里挑一”的状态。幼儿园里有了男老师,自然会带来很多良性改变,但记者采访发现,看上去如同宝贝一样存在的男老师们也有自己的烦心事。   1扎辫子是男老师的“死穴”   江北区甬港幼儿园的体育老师胡刘浩尽管年纪不大,但在宁波幼儿园男老师界,2011年开始工作的他可以算得上一个老前辈了。虽然是对口专业出身,但落到具体操作上,他也坦言,还是有不少磕磕绊绊的事,特别是保育方面的事情。   别看小宝宝们人不大,事儿挺多,特别是小班的孩子。吃喝拉撒睡,要说哪件最让男幼教老师“崩溃”?扎辫子可能不是排第一也得排第二。   胡刘浩说,他一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刚开始真的是手足无措,完全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更要命的是,学个马尾辫已经很不容易了,没想到好不容易学会了,小姑娘们的要求又提高了:不要马尾辫,要麻花辫。   除了扎辫子,哄睡觉、哄开心也是很考验男老师们的事情。   安徽小伙蒋传杰现在是高桥镇中心幼儿园的小班老师。他们班刚开学的时候,有个小姑娘因为没有安全感,一直哭,只有粘着他的时候才会有些安全感。于是,蒋传杰只能走哪都带着她。   还有另一个男孩子,因为分离焦虑,一直处于“我要爸爸——我要妈妈——我要奶奶——我要回家”的崩溃状态。蒋传杰想尽各种办法分散那个男孩的注意力,拿出好玩的玩具,跟他做游戏,给他表扬的五角星。如此反复几天之后才让孩子的情绪有了缓解。   2作为“园宠” ,也有不少“辛酸泪”   尽管宁波男幼教很稀缺,但不得不说,有了男老师的幼儿园,确实会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首先,他们给了从小在“婆婆妈妈圈”长大的孩子们,一个接触更多阳刚气息的机会。   “你会发现孩子们跟过男老师后,‘野’多了。”胡刘浩笑着说,在他的体育课上,他会根据孩子们的状况让大家尝试一些“高难度的挑战”。比如把桌子、轮胎垒高,鼓励孩子们放大胆子跳下来。“男老师在这些方面特别有优势,我光站在那里就会给他们一种坚强后盾的感觉,所以孩子们的勇气、探索欲都会被激发。”   而在其他课程中,孩子们也能分享到男老师的理性思维,对一些事物从不同于以往的角度去看待。蒋传杰说同样是讲一个故事,男老师和女老师的诠释方式都有不同,孩子们可以从这些不同中收获不一样的东西。   虽然,“百里挑一”的比例让男幼教在幼儿园里获得了“万般宠爱”,但事实上他们也有不为人知的孤独和压力。   因为一所幼儿园里往往只有一位男老师,所以他们在工作时只能“独来独往”。没有小伙伴能一起讨论教学方式,也不方便太融入女老师的队伍中。   “连去食堂吃饭,我都只能默默地坐在小角落里一个人完成。”蒋传杰说。   另外的压力,则来自于认知的偏颇和社会角色定位。因为性别原因,多少会有一些家长对男老师的带娃能力持保留态度,而一些女孩子的家长也会有些小担忧。好在,像蒋传杰这样的男幼教非常注意一些细节,班上的女生上洗手间的时候,他总站得远远的。也会在合适的时机给懵懂的孩子们灌输一些性别教育,告诉他们男女有别,所以要相互尊重小隐私。   记者手记   爱护男幼教,“人人有责”   因为稀缺,从幼儿园的角度来说,基本就把男老师当宝一样。但由于外聘幼教的工资普遍不是太高,对有养家糊口需求的男生们来说,这就成了一个事业前进路上的绊脚石。很多的男老师在毕业几年内纷纷转行,另谋出路。再加上社会认同感远不如小学男老师这样的同行,因此,本身“出产率”就很低的男幼教老师,流失率却处于一个比较高的状态。   正如高桥镇中心幼儿园园长楼建波所说,“从教学的角度上来说,男老师对于幼儿园绝对是很有必要的存在,但我们也要看到男幼教老师身上的客观压力,如果不能妥善处理这些问题,它们一定会成为男幼教老师队伍发展的巨大阻碍。”   可以说,作为男幼教,出于对工作的热爱,他们克服了挑战,甚至改变了人生的打开方式。   如果社会和有关部门能从多方面给这一群体一个更好的环境支持,帮助他们解决要面临的各种现实问题,才会有越来越多的男老师出现在幼儿园里,为孩子们带去更多阳光、坚毅、勇敢。   宁波晚报记者黎莉
原标题:幼儿园男老师 有“宠”也有“辛酸泪” 编辑: 应波纠错:171964650@qq.com
宁波的幼儿园男老师 有“宠”也有“辛酸泪”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7-11-09 07:07:00
  “幼儿园男老师”,这是一个很有话题感的职业。随着学前教育理念的不断更新,在宁波,有越来越多的男性加入到幼儿园教师的行业,但相对于女教师的群体,男教师的比例还处于“百里挑一”的状态。幼儿园里有了男老师,自然会带来很多良性改变,但记者采访发现,看上去如同宝贝一样存在的男老师们也有自己的烦心事。   1扎辫子是男老师的“死穴”   江北区甬港幼儿园的体育老师胡刘浩尽管年纪不大,但在宁波幼儿园男老师界,2011年开始工作的他可以算得上一个老前辈了。虽然是对口专业出身,但落到具体操作上,他也坦言,还是有不少磕磕绊绊的事,特别是保育方面的事情。   别看小宝宝们人不大,事儿挺多,特别是小班的孩子。吃喝拉撒睡,要说哪件最让男幼教老师“崩溃”?扎辫子可能不是排第一也得排第二。   胡刘浩说,他一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刚开始真的是手足无措,完全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更要命的是,学个马尾辫已经很不容易了,没想到好不容易学会了,小姑娘们的要求又提高了:不要马尾辫,要麻花辫。   除了扎辫子,哄睡觉、哄开心也是很考验男老师们的事情。   安徽小伙蒋传杰现在是高桥镇中心幼儿园的小班老师。他们班刚开学的时候,有个小姑娘因为没有安全感,一直哭,只有粘着他的时候才会有些安全感。于是,蒋传杰只能走哪都带着她。   还有另一个男孩子,因为分离焦虑,一直处于“我要爸爸——我要妈妈——我要奶奶——我要回家”的崩溃状态。蒋传杰想尽各种办法分散那个男孩的注意力,拿出好玩的玩具,跟他做游戏,给他表扬的五角星。如此反复几天之后才让孩子的情绪有了缓解。   2作为“园宠” ,也有不少“辛酸泪”   尽管宁波男幼教很稀缺,但不得不说,有了男老师的幼儿园,确实会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   首先,他们给了从小在“婆婆妈妈圈”长大的孩子们,一个接触更多阳刚气息的机会。   “你会发现孩子们跟过男老师后,‘野’多了。”胡刘浩笑着说,在他的体育课上,他会根据孩子们的状况让大家尝试一些“高难度的挑战”。比如把桌子、轮胎垒高,鼓励孩子们放大胆子跳下来。“男老师在这些方面特别有优势,我光站在那里就会给他们一种坚强后盾的感觉,所以孩子们的勇气、探索欲都会被激发。”   而在其他课程中,孩子们也能分享到男老师的理性思维,对一些事物从不同于以往的角度去看待。蒋传杰说同样是讲一个故事,男老师和女老师的诠释方式都有不同,孩子们可以从这些不同中收获不一样的东西。   虽然,“百里挑一”的比例让男幼教在幼儿园里获得了“万般宠爱”,但事实上他们也有不为人知的孤独和压力。   因为一所幼儿园里往往只有一位男老师,所以他们在工作时只能“独来独往”。没有小伙伴能一起讨论教学方式,也不方便太融入女老师的队伍中。   “连去食堂吃饭,我都只能默默地坐在小角落里一个人完成。”蒋传杰说。   另外的压力,则来自于认知的偏颇和社会角色定位。因为性别原因,多少会有一些家长对男老师的带娃能力持保留态度,而一些女孩子的家长也会有些小担忧。好在,像蒋传杰这样的男幼教非常注意一些细节,班上的女生上洗手间的时候,他总站得远远的。也会在合适的时机给懵懂的孩子们灌输一些性别教育,告诉他们男女有别,所以要相互尊重小隐私。   记者手记   爱护男幼教,“人人有责”   因为稀缺,从幼儿园的角度来说,基本就把男老师当宝一样。但由于外聘幼教的工资普遍不是太高,对有养家糊口需求的男生们来说,这就成了一个事业前进路上的绊脚石。很多的男老师在毕业几年内纷纷转行,另谋出路。再加上社会认同感远不如小学男老师这样的同行,因此,本身“出产率”就很低的男幼教老师,流失率却处于一个比较高的状态。   正如高桥镇中心幼儿园园长楼建波所说,“从教学的角度上来说,男老师对于幼儿园绝对是很有必要的存在,但我们也要看到男幼教老师身上的客观压力,如果不能妥善处理这些问题,它们一定会成为男幼教老师队伍发展的巨大阻碍。”   可以说,作为男幼教,出于对工作的热爱,他们克服了挑战,甚至改变了人生的打开方式。   如果社会和有关部门能从多方面给这一群体一个更好的环境支持,帮助他们解决要面临的各种现实问题,才会有越来越多的男老师出现在幼儿园里,为孩子们带去更多阳光、坚毅、勇敢。   宁波晚报记者黎莉
原标题:幼儿园男老师 有“宠”也有“辛酸泪”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