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图片新闻
邱隘老街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8-01-14 07:44:00 报料热线:81850000
冬日暖阳下,老人坐在老街,看着报纸。
镴器师傅陈春茂在制作镴瓶,尽管生意不如从前,但他仍恪守初心。
打铁师傅袁祥华每天把炉火生得旺旺的,依旧干着他从事了半个多世纪的手艺。
老街里,一些历史的建筑细节至今还保留着。   了解一个地方,必须走一走它的小街小巷,因为,这里能感受到寻常巷陌里的人间百态和市井的烟火气。   每个人记忆中都有一条老街,就算现在泛着光泽的街道,日久天长,终究也会成为心中的老街。这种根植于心底的老街记忆,无论时空多变换,总是挥之不去。   鄞州区邱隘镇,是一个具有1300多年历史的浙东名镇。及至上世纪60年代之前,这里仍然是浙东地区最大的集镇之一。而时光荏苒,随着宁波城市东扩,邱隘的模样也随之蜕变,唯有老街依旧保持着旧时的模样。   邱隘老街现在叫做邱隘南路,临着邱中河呈南北走向,南起邱隘杨家桥,交青年路,北至镇中路,长480米。   走进老街,一路之隔的城市喧嚣似乎被隔离,一股古朴、安静的气息随即弥散开来。老街上,临街低矮的老屋都住着人,还零星开着打铁店、镴器店、裁缝店,这些传统的手工艺店铺在这里都开了几十年,手艺人以自己的匠心,与这条老街相依相伴。   在这里,来自永康的陈春茂用20多年的时间守着镴器的余温;在这里,77岁的打铁师傅袁祥华,仍生着炉火,每天生发出“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   镴器师傅陈春茂说:“我在这条老街开镴器店已有20余年光景。自己16岁就跟哥哥学习镴器制作,30岁那年就到邱隘老街自立门户,一直至今。现在镴器店生意不如从前了。上世纪80年代初,他在慈溪当学徒,最热闹时,一个镇就有80个打镴师傅为各家各户打制镴器。现在,很难找到一个打镴师傅了。打镴很辛苦,年轻人又不愿意学,加之这些年需求量不大,这门手艺迟早要消逝。”   袁祥华是地地道道的邱隘人,他说:“宁波有句老话叫‘天下三样苦,打铁、撑船、磨豆腐’。我16开始从事打铁行业,过去是流动去打铁,从1992年开始,就在老街开打铁店,一直到现在。打农具、工具人家都相信我,别的乡镇的人也会过来找我,上门生意都来不及做。这么多年下来,物价在不断上涨,但我的工时费大多不涨价。现在年纪大了,但我舍不得离开老街,也舍不得放弃这个行业,只要身体允许,我会继续把铁打下去。”   无论本地人,还是异乡客,都对这条老街有种特殊的感情,同时,他们也见证着老街的繁华和落寞。   如今,老街上依旧人来人往,有些人只是路过,有些人却扎根于此。老人晒着暖阳,看着报纸,讲着大道。孩子在阳光下,拖着长长的影子尽情嬉戏着。“石骨铁硬”的宁波话和普通话夹着笑声交流着。从年少到暮年,笑声由远及近,由近及远,慢慢消逝在时光里……   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老街终将逝去。但不管怎样,磨得光滑锃亮的青石板、老墙斑驳的痕迹、老屋的窗格、长满青苔的店铺、河边卖陶瓷的船……这些恒久而悠远的时光印记,早已镌刻在邱隘人心底。宁波晚报记者 胡龙召 通讯员 张丹
原标题:邱隘老街 编辑: 应波纠错:171964650@qq.com
邱隘老街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8-01-14 07:44:00
冬日暖阳下,老人坐在老街,看着报纸。
镴器师傅陈春茂在制作镴瓶,尽管生意不如从前,但他仍恪守初心。
打铁师傅袁祥华每天把炉火生得旺旺的,依旧干着他从事了半个多世纪的手艺。
老街里,一些历史的建筑细节至今还保留着。   了解一个地方,必须走一走它的小街小巷,因为,这里能感受到寻常巷陌里的人间百态和市井的烟火气。   每个人记忆中都有一条老街,就算现在泛着光泽的街道,日久天长,终究也会成为心中的老街。这种根植于心底的老街记忆,无论时空多变换,总是挥之不去。   鄞州区邱隘镇,是一个具有1300多年历史的浙东名镇。及至上世纪60年代之前,这里仍然是浙东地区最大的集镇之一。而时光荏苒,随着宁波城市东扩,邱隘的模样也随之蜕变,唯有老街依旧保持着旧时的模样。   邱隘老街现在叫做邱隘南路,临着邱中河呈南北走向,南起邱隘杨家桥,交青年路,北至镇中路,长480米。   走进老街,一路之隔的城市喧嚣似乎被隔离,一股古朴、安静的气息随即弥散开来。老街上,临街低矮的老屋都住着人,还零星开着打铁店、镴器店、裁缝店,这些传统的手工艺店铺在这里都开了几十年,手艺人以自己的匠心,与这条老街相依相伴。   在这里,来自永康的陈春茂用20多年的时间守着镴器的余温;在这里,77岁的打铁师傅袁祥华,仍生着炉火,每天生发出“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   镴器师傅陈春茂说:“我在这条老街开镴器店已有20余年光景。自己16岁就跟哥哥学习镴器制作,30岁那年就到邱隘老街自立门户,一直至今。现在镴器店生意不如从前了。上世纪80年代初,他在慈溪当学徒,最热闹时,一个镇就有80个打镴师傅为各家各户打制镴器。现在,很难找到一个打镴师傅了。打镴很辛苦,年轻人又不愿意学,加之这些年需求量不大,这门手艺迟早要消逝。”   袁祥华是地地道道的邱隘人,他说:“宁波有句老话叫‘天下三样苦,打铁、撑船、磨豆腐’。我16开始从事打铁行业,过去是流动去打铁,从1992年开始,就在老街开打铁店,一直到现在。打农具、工具人家都相信我,别的乡镇的人也会过来找我,上门生意都来不及做。这么多年下来,物价在不断上涨,但我的工时费大多不涨价。现在年纪大了,但我舍不得离开老街,也舍不得放弃这个行业,只要身体允许,我会继续把铁打下去。”   无论本地人,还是异乡客,都对这条老街有种特殊的感情,同时,他们也见证着老街的繁华和落寞。   如今,老街上依旧人来人往,有些人只是路过,有些人却扎根于此。老人晒着暖阳,看着报纸,讲着大道。孩子在阳光下,拖着长长的影子尽情嬉戏着。“石骨铁硬”的宁波话和普通话夹着笑声交流着。从年少到暮年,笑声由远及近,由近及远,慢慢消逝在时光里……   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老街终将逝去。但不管怎样,磨得光滑锃亮的青石板、老墙斑驳的痕迹、老屋的窗格、长满青苔的店铺、河边卖陶瓷的船……这些恒久而悠远的时光印记,早已镌刻在邱隘人心底。宁波晚报记者 胡龙召 通讯员 张丹
原标题:邱隘老街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