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
十年前有3个年轻人高考中交白卷 记者重访当事人
稿源: 浙江在线   2018-04-13 08:14:11 报料热线:81850000
  吉剑接受记者专访。   浙江在线4月13日讯(浙江在线记者吴朝香)10年前,安徽考生徐孟南在高考考卷上写下自己的高考改革方案,明确希望得零分。10年后,他后悔了,上月底,他重新参加了安徽省的高考。   其实,10年前,和他一样交白卷的有三个人,其中一位目前定居在杭州,他名叫吉剑。   记者近日和吉剑面对面。   再回首,对于青春年少时的轻狂,他不承认自己后悔过,“因为后悔也没用”。但他又坦言:“那是我给自己挖的一个坑,但我一直在努力把这个坑填上。”   如今,吉剑常在朋友圈发女儿的照片,配上文字:我的小棉袄。   10年过去了,曾经做出惊人之举的少年在时光流转中成家,创业,为人父,变为一位柔软的女儿奴。   我最悲惨的两年   杭州城东的一个小区内,吉剑的房子去年装修好,他刚搬进去,这套9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是他最近5年内,在浙江购置的第四套房产。   身材瘦小的吉剑戴黑框眼镜,穿浅蓝色衬衣,言谈轻松。   吉剑出生于云南镇雄的一个农村家庭,是兄妹三人中成绩最好的,家人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按吉剑的说法,他从小喜欢数学和物理,但英语很差,常在班里倒数。时至今日,提到英语,吉剑还懊恼:“我被英语拖死了。”   2007年,吉剑第一次参加高考,偏科严重的他落榜。   复读一年,吉剑将他的数学论文寄往各大高校,意图通过展示他的数学天赋,获得破格录取,但石沉大海。   吉剑对高考制度产生了不满,“这种选拔方式对偏科的人不公平”。2008年高考考场上,吉剑将姓名、考号都填在试卷内,卷子上写了对教育的批判以及他在数学和物理方面的个人见解。多年之后,吉剑已记不清当初为何最擅长的数学卷也没认真答题,“我在上面写了微积分的内容,大概是想展示我在数学方面的过人之处,不屑答题”。   高考结束,吉剑成了新闻人物。   他自觉无法待在家里。“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父母。”   揣着亲戚给的三四百元,吉剑坐车到昆明打工。   “在昆明的两年是我最惨的时候。”吉剑说高考“白卷”是他给自己挖了个坑,之后的人生就是不断填坑,“那两年就是这个坑最大的时候。”没有技能,没有经验,人生地不熟,吉剑先后在工地上扛过黄沙,在西餐厅里切过水果,给考研培训班发过传单……   “以前总觉得自己肯定能干出点事来,这段经历一下子把我打到了泥地里。”说起当年,吉剑却笑了,“现在回想,这段苦日子对我很重要,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我最好的习惯,是一直坚持学习   2011年,在朋友的介绍下,吉剑到永康打工,进了一家门厂,他做了两件事,让老板刮目相看。   第一件事,负责打单的吉剑经常听到客服接电话,回答客户提出的一些问题。他总结分析后,提出改进解决的方案,写了很多份建议书给老板。“有些挺幼稚,但老板觉得我是为他着想”。   第二件事,在门博会上,吉剑一手为工厂策划了展位,拉来不少客户。“其实就是做了次营销,以前也没做过,都是在网上看这方面的书,然后摸索着做,老板信任,放手让我做,就成了”。   一年后,一家做跑步机的工厂开出8000元的月薪,希望吉剑跳槽,当时他在门厂的工资是一个月5000元。   老板自然百般挽留。   吉剑问了一个问题:“你以后打算上市吗?我的计划是你如果上市,我能分点股票。”   老板说没这个想法,吉剑果断走人。   不过,他在下一家工厂也就待了一年。   “我不想一直给人打工,那个时候开始接触淘宝,就自己开店,卖电子产品。”开店之初,经营并不太好,收入比打工时锐减,但吉剑还是有信心,“我觉得会越做越好”。   除了开淘宝店,吉剑开始炒股、研究理财。   2014年,吉剑结婚了,妻子郭尧英比他小两岁,福建人,同在永康打工。   “谈恋爱时,他告诉我以前高考的事,我当时想,这人还挺有勇气的。”郭尧英一家开始不看好吉剑,觉得他一个大学都没读过的人太夸夸其谈,“但我觉得他很自信,有想法。”   2015年算是吉剑最春风得意的一年:注册了自己的电子商务公司;靠着淘宝店,他入账百万,在金华和永康分别买了房产。   一年之后,女儿出生,他把家安到了杭州。   这么多年下来,吉剑觉得他最好的一个习惯,就是一直坚持学习,即便最绝望的时候,他都会每天看书,听音频类讲座。   “在昆明的时候,一心想做个数学家,去书城看哲学、数学方面的书。”说到这里,吉剑忍不住哈哈大笑,“后来也会听理财、金融类的。”   高考零分不是很重要的事   “我称不上人生赢家吧,日子还算过得去。”吉剑不大愿将这一切和当年的高考白卷扯上什么关系,“如果正常高考,读了大学,一样会有收获的,或许更好呢。”   对于放弃高考,没读大学,吉剑并非丝毫没有介怀:“我之前心里也有点想法,自己没上大学,和大学生相处会不会自卑。”   两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一群大学毕业生结伴出游,几天相处后,吉剑说他彻底解开了这个心结:“和他们交流没什么障碍。”   吉剑觉得重新参加高考的徐孟南是把零分这件事看得太重了。   “我不觉得这是件很重大的事,它就是个人的一个选择。”   在最惨的两年,吉剑说他也没想过要重新参加高考,“我就是想证明,我自己选的路也能走。”   吉剑的性格中带着一点固执。   2011年,他刚到永康时,混得并不如意,流水线上的工人,一月1000多元的工资,住出租房。   “那个时候我家里给我找了份比较稳定的工作,让我回家,我有点动摇,但又不甘心。现在来看,没回去是对的。”   2013年,他月入近万时想辞职单干,家里亲戚劝说:“这个收入不错了,别折腾了。”   吉剑还是没听话。   把自己养活再谈梦想   2017年,韩寒称退学是件很失败的事,认为现行的高考教育制度无法照顾到方方面面,但是却有着基本的公平。   作为过去高考考场上的叛逆者,吉剑说,韩寒的这个观点很理性。   “要理性看待高考,对普通人来说,它是一个很好的上升途径。但至于上不上大学,这是个人的选择,没有对错之分。”吉剑觉得,问题的关键是,“不上大学,但一定要清楚自己的路怎么走。你说你不上大学,就是为了瞎搞,交个白卷,吸引眼球,又不知道自己以后该干嘛,那是不行的。”   这10年来,每年都会有高中生或者即将大学毕业的人通过网络给吉剑留言,尤其是高考前后,找他的人最多。   问的问题无外乎:高考有没有意义?我要不要参加?或者不知道毕业后要做什么,很迷茫。   对于这样的求助者,吉剑通常的回答是:“还没参加高考的,我说你要慎重,我曾经很惨,这样的经历,很多人是抗不过来的;对于要毕业的,我说,你先找事情做,把自己养活再谈梦想。”   人到中年的吉剑似乎平和了很多,他重看自己多年前写的一些文章,会觉得不太理智。   吉剑依旧对现有的教育制度抱有焦虑和不满:“10年前我觉得自己能改变,现在觉得无法改变。”   未来,他对女儿的规划是,希望能到更国际化的学校接受教育。   他希望到35岁时,能实现财富自由,标准是有5000万的固定资产。然后,他就可以回头再研究他喜欢的数学。
徐孟南10年之后重新高考。
  2008年,和吉剑一样成为零分考生的,还有安徽的徐孟南、贵州的栗飞(化名)。   这三个本不相识的少年曾经抱团取暖,10年之后,三个同样冲动的少年已走上了各自不同的道路。   栗飞在交了白卷之后马上后悔,并很快被江西一所专科学校破格录取;而徐孟南在10年之后后悔了,准备再次高考;吉剑则表示自己一直没有后悔过……   在栗飞和吉剑看来,他们已经释然了10年前的惊人之举,但徐孟南依然沉浸其中。   4月10日,记者在安徽蒙城县城见到了徐孟南,他看上去很累。   三个少年的第一次交集   见记者那天,徐孟南穿一件灰衬衫,带着很明显的黑眼圈,手拿可乐,脸上挂着礼貌性的微笑。他正在准备此次高考的最后一场考试。   当年,徐孟南曾联系上另外两位“难兄难弟”。同样是1987年出生的栗飞也是2007年高考失利,第二年高考时,成绩不错的他在语文卷上写下《作文与嫖娼》一文,并留下自己对高考的诸多不满,由于文采出众,栗飞被冠以“零分状元”的称号。   2008年那个夏天,三个素昧平生的少年联系上了对方。“我们是在网上联系上的。”徐孟南记得,自己是在博客上看到了栗飞发来的纸条,内容是:兄弟,我也是高考0分考生,贵州省的,我们要一起把0分的事闹大。他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同时,徐孟南还找到了吉剑。   2009年起,徐孟南开始以自己为中心记录这个群体,写了一本《高考0分声》,称之为纪实长篇小说。“一共有14万字左右吧,除了写我自己,还有我和其他几位高考生认识后发生的一些事。”这里的其他人包括2006年的高考白卷生蒋多多,2007年的蒋圣章,2008年的吉剑和栗飞。徐孟南到陈圣章的博客下留言,还四处寻找蒋多多,给对方写信,他的零分之举正是效仿蒋多多。   他特别想知道蒋多多过得怎么样。两人在2011年时在qq上有过短暂的交流,徐孟南询问她对当年事的看法。“她说不想提了,有点后悔,但也没用了。她当时在学电子技术,说现在的生活还可以,就是有点辛苦。”   徐孟南觉得蒋多多并不开心,但屈服、妥协了。他给蒋多多留言鼓励对方,但蒋多多再也没回复过。而这10年来,徐孟南也未和栗飞见过面,和吉剑也只有一面之缘,某种程度上,他的这种记录是种单方行为。   有人交了白卷就后悔   三人中,栗飞比较特别,高考交白卷之后,他很快后悔了,觉得对不起父母,“我不该那样做,上大学可以获得更好的发展。”   随后栗飞通过媒体发声,表示自己很想上大学。在行动之前,栗飞动员徐孟南和自己一起找媒体,理由是:两个人影响大,应该会有大学录取。2008年,栗飞被江西一所专科学校破格录取,后来又考入南昌一所本科院校。高考零分后又想读大学,很多人质疑他在炒作。吉剑当时还写了一篇文章,称栗飞是高考零分生的耻辱;徐孟南则相信栗飞没有“倒戈”。   如今的栗飞在一家媒体从业,记者辗转联系上他时,他有点惊讶,沉默一会儿后,表示过去的事情不想再提。   “这么多年来,很多人会有一种异样的眼光来看我,我不想再被这样看。”栗飞说。   翻看栗飞从2008年开始的博客,几乎看不到有关自己高考零分的记述。在如愿进入大学二十多天后,栗飞形容自己从一个虚假的世界过渡到现实中来。   “开始似乎有些不习惯,后来慢慢发觉其实我需要的是一个普通人安静的生活。等到未来的某天别人向我问起‘零分状元’是谁时,我能够淡然一笑:应该是个不存在的人物。”   刚过而立之年的栗飞已经结婚生子,开始微微发胖。他觉得自己目前的状态还不错,“也有不满意的地方,但和当年的事无关。”   徐孟南还记得,2011年的时候,栗飞快毕业时,他们之间有一次对话。“我问他现在有什么理想和打算,我记得他08年时候说过,以后写写稿出出书,赶超韩寒和金庸。”   栗飞的回答是,理想是用来想的,想完了就过去了,至于打算,走一步算一步,未来在远方,到了远方再说。   徐孟南又问:现在对当年的高考怎么看?后悔吗?   栗飞答复他:现在看,就是一场梦吧。
原标题:10年前他高考交了白卷 如今他选择重新参加高考 编辑: 郭静纠错:171964650@qq.com
十年前有3个年轻人高考中交白卷 记者重访当事人 稿源: 浙江在线 2018-04-13 08:14:11
  吉剑接受记者专访。   浙江在线4月13日讯(浙江在线记者吴朝香)10年前,安徽考生徐孟南在高考考卷上写下自己的高考改革方案,明确希望得零分。10年后,他后悔了,上月底,他重新参加了安徽省的高考。   其实,10年前,和他一样交白卷的有三个人,其中一位目前定居在杭州,他名叫吉剑。   记者近日和吉剑面对面。   再回首,对于青春年少时的轻狂,他不承认自己后悔过,“因为后悔也没用”。但他又坦言:“那是我给自己挖的一个坑,但我一直在努力把这个坑填上。”   如今,吉剑常在朋友圈发女儿的照片,配上文字:我的小棉袄。   10年过去了,曾经做出惊人之举的少年在时光流转中成家,创业,为人父,变为一位柔软的女儿奴。   我最悲惨的两年   杭州城东的一个小区内,吉剑的房子去年装修好,他刚搬进去,这套9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是他最近5年内,在浙江购置的第四套房产。   身材瘦小的吉剑戴黑框眼镜,穿浅蓝色衬衣,言谈轻松。   吉剑出生于云南镇雄的一个农村家庭,是兄妹三人中成绩最好的,家人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按吉剑的说法,他从小喜欢数学和物理,但英语很差,常在班里倒数。时至今日,提到英语,吉剑还懊恼:“我被英语拖死了。”   2007年,吉剑第一次参加高考,偏科严重的他落榜。   复读一年,吉剑将他的数学论文寄往各大高校,意图通过展示他的数学天赋,获得破格录取,但石沉大海。   吉剑对高考制度产生了不满,“这种选拔方式对偏科的人不公平”。2008年高考考场上,吉剑将姓名、考号都填在试卷内,卷子上写了对教育的批判以及他在数学和物理方面的个人见解。多年之后,吉剑已记不清当初为何最擅长的数学卷也没认真答题,“我在上面写了微积分的内容,大概是想展示我在数学方面的过人之处,不屑答题”。   高考结束,吉剑成了新闻人物。   他自觉无法待在家里。“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父母。”   揣着亲戚给的三四百元,吉剑坐车到昆明打工。   “在昆明的两年是我最惨的时候。”吉剑说高考“白卷”是他给自己挖了个坑,之后的人生就是不断填坑,“那两年就是这个坑最大的时候。”没有技能,没有经验,人生地不熟,吉剑先后在工地上扛过黄沙,在西餐厅里切过水果,给考研培训班发过传单……   “以前总觉得自己肯定能干出点事来,这段经历一下子把我打到了泥地里。”说起当年,吉剑却笑了,“现在回想,这段苦日子对我很重要,人生没有白走的路。”   我最好的习惯,是一直坚持学习   2011年,在朋友的介绍下,吉剑到永康打工,进了一家门厂,他做了两件事,让老板刮目相看。   第一件事,负责打单的吉剑经常听到客服接电话,回答客户提出的一些问题。他总结分析后,提出改进解决的方案,写了很多份建议书给老板。“有些挺幼稚,但老板觉得我是为他着想”。   第二件事,在门博会上,吉剑一手为工厂策划了展位,拉来不少客户。“其实就是做了次营销,以前也没做过,都是在网上看这方面的书,然后摸索着做,老板信任,放手让我做,就成了”。   一年后,一家做跑步机的工厂开出8000元的月薪,希望吉剑跳槽,当时他在门厂的工资是一个月5000元。   老板自然百般挽留。   吉剑问了一个问题:“你以后打算上市吗?我的计划是你如果上市,我能分点股票。”   老板说没这个想法,吉剑果断走人。   不过,他在下一家工厂也就待了一年。   “我不想一直给人打工,那个时候开始接触淘宝,就自己开店,卖电子产品。”开店之初,经营并不太好,收入比打工时锐减,但吉剑还是有信心,“我觉得会越做越好”。   除了开淘宝店,吉剑开始炒股、研究理财。   2014年,吉剑结婚了,妻子郭尧英比他小两岁,福建人,同在永康打工。   “谈恋爱时,他告诉我以前高考的事,我当时想,这人还挺有勇气的。”郭尧英一家开始不看好吉剑,觉得他一个大学都没读过的人太夸夸其谈,“但我觉得他很自信,有想法。”   2015年算是吉剑最春风得意的一年:注册了自己的电子商务公司;靠着淘宝店,他入账百万,在金华和永康分别买了房产。   一年之后,女儿出生,他把家安到了杭州。   这么多年下来,吉剑觉得他最好的一个习惯,就是一直坚持学习,即便最绝望的时候,他都会每天看书,听音频类讲座。   “在昆明的时候,一心想做个数学家,去书城看哲学、数学方面的书。”说到这里,吉剑忍不住哈哈大笑,“后来也会听理财、金融类的。”   高考零分不是很重要的事   “我称不上人生赢家吧,日子还算过得去。”吉剑不大愿将这一切和当年的高考白卷扯上什么关系,“如果正常高考,读了大学,一样会有收获的,或许更好呢。”   对于放弃高考,没读大学,吉剑并非丝毫没有介怀:“我之前心里也有点想法,自己没上大学,和大学生相处会不会自卑。”   两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和一群大学毕业生结伴出游,几天相处后,吉剑说他彻底解开了这个心结:“和他们交流没什么障碍。”   吉剑觉得重新参加高考的徐孟南是把零分这件事看得太重了。   “我不觉得这是件很重大的事,它就是个人的一个选择。”   在最惨的两年,吉剑说他也没想过要重新参加高考,“我就是想证明,我自己选的路也能走。”   吉剑的性格中带着一点固执。   2011年,他刚到永康时,混得并不如意,流水线上的工人,一月1000多元的工资,住出租房。   “那个时候我家里给我找了份比较稳定的工作,让我回家,我有点动摇,但又不甘心。现在来看,没回去是对的。”   2013年,他月入近万时想辞职单干,家里亲戚劝说:“这个收入不错了,别折腾了。”   吉剑还是没听话。   把自己养活再谈梦想   2017年,韩寒称退学是件很失败的事,认为现行的高考教育制度无法照顾到方方面面,但是却有着基本的公平。   作为过去高考考场上的叛逆者,吉剑说,韩寒的这个观点很理性。   “要理性看待高考,对普通人来说,它是一个很好的上升途径。但至于上不上大学,这是个人的选择,没有对错之分。”吉剑觉得,问题的关键是,“不上大学,但一定要清楚自己的路怎么走。你说你不上大学,就是为了瞎搞,交个白卷,吸引眼球,又不知道自己以后该干嘛,那是不行的。”   这10年来,每年都会有高中生或者即将大学毕业的人通过网络给吉剑留言,尤其是高考前后,找他的人最多。   问的问题无外乎:高考有没有意义?我要不要参加?或者不知道毕业后要做什么,很迷茫。   对于这样的求助者,吉剑通常的回答是:“还没参加高考的,我说你要慎重,我曾经很惨,这样的经历,很多人是抗不过来的;对于要毕业的,我说,你先找事情做,把自己养活再谈梦想。”   人到中年的吉剑似乎平和了很多,他重看自己多年前写的一些文章,会觉得不太理智。   吉剑依旧对现有的教育制度抱有焦虑和不满:“10年前我觉得自己能改变,现在觉得无法改变。”   未来,他对女儿的规划是,希望能到更国际化的学校接受教育。   他希望到35岁时,能实现财富自由,标准是有5000万的固定资产。然后,他就可以回头再研究他喜欢的数学。
徐孟南10年之后重新高考。
  2008年,和吉剑一样成为零分考生的,还有安徽的徐孟南、贵州的栗飞(化名)。   这三个本不相识的少年曾经抱团取暖,10年之后,三个同样冲动的少年已走上了各自不同的道路。   栗飞在交了白卷之后马上后悔,并很快被江西一所专科学校破格录取;而徐孟南在10年之后后悔了,准备再次高考;吉剑则表示自己一直没有后悔过……   在栗飞和吉剑看来,他们已经释然了10年前的惊人之举,但徐孟南依然沉浸其中。   4月10日,记者在安徽蒙城县城见到了徐孟南,他看上去很累。   三个少年的第一次交集   见记者那天,徐孟南穿一件灰衬衫,带着很明显的黑眼圈,手拿可乐,脸上挂着礼貌性的微笑。他正在准备此次高考的最后一场考试。   当年,徐孟南曾联系上另外两位“难兄难弟”。同样是1987年出生的栗飞也是2007年高考失利,第二年高考时,成绩不错的他在语文卷上写下《作文与嫖娼》一文,并留下自己对高考的诸多不满,由于文采出众,栗飞被冠以“零分状元”的称号。   2008年那个夏天,三个素昧平生的少年联系上了对方。“我们是在网上联系上的。”徐孟南记得,自己是在博客上看到了栗飞发来的纸条,内容是:兄弟,我也是高考0分考生,贵州省的,我们要一起把0分的事闹大。他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同时,徐孟南还找到了吉剑。   2009年起,徐孟南开始以自己为中心记录这个群体,写了一本《高考0分声》,称之为纪实长篇小说。“一共有14万字左右吧,除了写我自己,还有我和其他几位高考生认识后发生的一些事。”这里的其他人包括2006年的高考白卷生蒋多多,2007年的蒋圣章,2008年的吉剑和栗飞。徐孟南到陈圣章的博客下留言,还四处寻找蒋多多,给对方写信,他的零分之举正是效仿蒋多多。   他特别想知道蒋多多过得怎么样。两人在2011年时在qq上有过短暂的交流,徐孟南询问她对当年事的看法。“她说不想提了,有点后悔,但也没用了。她当时在学电子技术,说现在的生活还可以,就是有点辛苦。”   徐孟南觉得蒋多多并不开心,但屈服、妥协了。他给蒋多多留言鼓励对方,但蒋多多再也没回复过。而这10年来,徐孟南也未和栗飞见过面,和吉剑也只有一面之缘,某种程度上,他的这种记录是种单方行为。   有人交了白卷就后悔   三人中,栗飞比较特别,高考交白卷之后,他很快后悔了,觉得对不起父母,“我不该那样做,上大学可以获得更好的发展。”   随后栗飞通过媒体发声,表示自己很想上大学。在行动之前,栗飞动员徐孟南和自己一起找媒体,理由是:两个人影响大,应该会有大学录取。2008年,栗飞被江西一所专科学校破格录取,后来又考入南昌一所本科院校。高考零分后又想读大学,很多人质疑他在炒作。吉剑当时还写了一篇文章,称栗飞是高考零分生的耻辱;徐孟南则相信栗飞没有“倒戈”。   如今的栗飞在一家媒体从业,记者辗转联系上他时,他有点惊讶,沉默一会儿后,表示过去的事情不想再提。   “这么多年来,很多人会有一种异样的眼光来看我,我不想再被这样看。”栗飞说。   翻看栗飞从2008年开始的博客,几乎看不到有关自己高考零分的记述。在如愿进入大学二十多天后,栗飞形容自己从一个虚假的世界过渡到现实中来。   “开始似乎有些不习惯,后来慢慢发觉其实我需要的是一个普通人安静的生活。等到未来的某天别人向我问起‘零分状元’是谁时,我能够淡然一笑:应该是个不存在的人物。”   刚过而立之年的栗飞已经结婚生子,开始微微发胖。他觉得自己目前的状态还不错,“也有不满意的地方,但和当年的事无关。”   徐孟南还记得,2011年的时候,栗飞快毕业时,他们之间有一次对话。“我问他现在有什么理想和打算,我记得他08年时候说过,以后写写稿出出书,赶超韩寒和金庸。”   栗飞的回答是,理想是用来想的,想完了就过去了,至于打算,走一步算一步,未来在远方,到了远方再说。   徐孟南又问:现在对当年的高考怎么看?后悔吗?   栗飞答复他:现在看,就是一场梦吧。
原标题:10年前他高考交了白卷 如今他选择重新参加高考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郭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