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突发·现场
好心救狗反被咬 宁波保安大叔被确诊狂犬病 4天后去世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8-06-28 06:54:15 报料热线:81850000
  被狗咬两个月后突发狂犬病,在鄞州区某小区,50岁保安陈师傅的遭遇让人心痛。25日中午,陈师傅去世,此时距离他被确诊为狂犬病不过4天时间。   救狗反被咬 50岁保安狂犬病发作去世   记者了解到,陈师傅是22日来到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看“感冒”的。然而就在当晚,他被诊断为狂犬病。次日一早,他被送往市二院急性传染科。   “感冒”怎么会变成狂犬病?事情还得从两个月前说起。陈师傅是本地人,在鄞州区一处小区当保安,为人热心老实。两个月前的一天,他巡逻时发现一只小宠物狗在一棵树下狂吠挣扎。走近一看,原来是小狗的两条后腿被树枝缠住挣脱不了。陈师傅于是上前帮忙把树枝拿开,没想到小狗一脱身,反过来咬了他一口就跑开了。   陈师傅的手背上被咬出了血。由于是被宠物狗所咬,他只是跑去冲洗伤口并反复挤压,事后并没有去打疫苗。两个月后,陈师傅“感冒”了,头痛、乏力,接着吃东西时感到咽喉部总是难受,胸口也隐隐发闷。22日傍晚,家人陪他来到了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急诊科就诊。   次日上午,陈师傅被转到市二院急性传染科。根据临床表现,陈师傅被进一步确诊为狂犬病。昨天,记者从相关部门获悉,陈师傅已于25日中午去世,距离他确诊不过4天时间。   切记!如被狗咬,一定要及时打疫苗!   陈师傅不是个例。记者从市疾控中心获悉,在我市,过去十多年里,狂犬病每年都有几例散发病例,迄今无一例生还。   市疾控中心传染病防治所所长易波表示,过去十几年,他亲眼目睹了多名患者的发病,其中最短的从发病到去世只有4天,最长的也不过11天。   近年来,虽然报告的狂犬病病例个数很少,但疫区范围有所扩大,“2010年以前以慈溪、余姚居多,但这几年,镇海、鄞州、宁海也都有零星病例。”易所长透露。   以陈师傅为例,他在鄞州区一处小区被咬后发病,这处小区及所在街道甚至更大的范围就会被划为疫区,“基本上,咬人的狗跑多远,就可能在与其他狗撕咬、玩耍的过程中把病毒传多远。”   每每确认一例狂犬病患者,疫控部门就要前往事发地划定疫点疫区,街道等部门要在疫点疫区进行无主犬、流浪犬的扑杀,并要求居民作好宠物犬的圈养、登记和兽用狂犬病疫苗的接种。   疫控部门还会通过大量的宣传,提醒身处疫点疫区、之前被咬但尚未打过疫苗的市民速速补种疫苗,在发病之前如能完成全程接种,还是可以避免悲剧发生。此外,患者发病后直接接触过的人如家人、好友、同事也需要接种疫苗。   目前宁波全大市范围总有犬伤门诊99家,分布在全市10个区县(市)。海曙区的市民可以到华慈医院进行预防接种,其他区县(市)的市民可至市疾控中心官网左上角位置进行犬伤门诊查询,然后选择就近接种点进行接种。   宁波晚报记者童程红 通讯员徐晨燕   快评   不该任由流浪狗威胁到人   或许有人觉得被狗咬伤患上狂犬病是小概率事件,但一旦遇上却是百分百倒霉。更何况,从历史事件以及“狗患”现状来看,这种概率其实不算太低。   并不是说救助流浪狗有错,相反,对于动物,倡导关爱、谴责虐待更有助于形成文明的氛围。但是,当下的管理模式和捉襟见肘的救助资源,很难改变流浪狗的境遇。目前,多数地方对于犬只的领养、遗弃本来就缺乏申请、审核、追责之类的约束,爱狗人士厌烦了,或者家里的母狗产仔了,那些曾经的“宠物”或后来的幼仔被遗弃那是分分钟的事。   当许多流浪狗游离于监控视线之外,成为数量不清、疫情不明的“失控”动物以后,伤人概率再小,也对包括救助者在内的人们构成了实实在在的威胁。就算人被咬伤后最终有惊无险,那种要死要活的心理煎熬,相信人们打心眼里不愿接受。事实上,在宁波狗咬人经常发生,且年年都会酿成几起悲剧,疫区范围还有所扩大,夏季尤甚。   流浪狗事关公共安全,处置方式可以有多种,但无论哪一种,都必须以人为本。流浪狗能够得到领养最好,去救助站点也不错,而扑杀划入疫区和其他疑似患病流浪犬只的行动,更不该遭到所谓爱狗人士的非议与阻挠。正如《中国青年报》曾经指出的那样:不在乎人命只在乎狗命是一种危险的疯狂。宁波晚报胡晓新
原标题:保安大叔被确诊狂犬病 4天后去世 编辑: 陈奉凤纠错:171964650@qq.com
好心救狗反被咬 宁波保安大叔被确诊狂犬病 4天后去世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8-06-28 06:54:15
  被狗咬两个月后突发狂犬病,在鄞州区某小区,50岁保安陈师傅的遭遇让人心痛。25日中午,陈师傅去世,此时距离他被确诊为狂犬病不过4天时间。   救狗反被咬 50岁保安狂犬病发作去世   记者了解到,陈师傅是22日来到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看“感冒”的。然而就在当晚,他被诊断为狂犬病。次日一早,他被送往市二院急性传染科。   “感冒”怎么会变成狂犬病?事情还得从两个月前说起。陈师傅是本地人,在鄞州区一处小区当保安,为人热心老实。两个月前的一天,他巡逻时发现一只小宠物狗在一棵树下狂吠挣扎。走近一看,原来是小狗的两条后腿被树枝缠住挣脱不了。陈师傅于是上前帮忙把树枝拿开,没想到小狗一脱身,反过来咬了他一口就跑开了。   陈师傅的手背上被咬出了血。由于是被宠物狗所咬,他只是跑去冲洗伤口并反复挤压,事后并没有去打疫苗。两个月后,陈师傅“感冒”了,头痛、乏力,接着吃东西时感到咽喉部总是难受,胸口也隐隐发闷。22日傍晚,家人陪他来到了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急诊科就诊。   次日上午,陈师傅被转到市二院急性传染科。根据临床表现,陈师傅被进一步确诊为狂犬病。昨天,记者从相关部门获悉,陈师傅已于25日中午去世,距离他确诊不过4天时间。   切记!如被狗咬,一定要及时打疫苗!   陈师傅不是个例。记者从市疾控中心获悉,在我市,过去十多年里,狂犬病每年都有几例散发病例,迄今无一例生还。   市疾控中心传染病防治所所长易波表示,过去十几年,他亲眼目睹了多名患者的发病,其中最短的从发病到去世只有4天,最长的也不过11天。   近年来,虽然报告的狂犬病病例个数很少,但疫区范围有所扩大,“2010年以前以慈溪、余姚居多,但这几年,镇海、鄞州、宁海也都有零星病例。”易所长透露。   以陈师傅为例,他在鄞州区一处小区被咬后发病,这处小区及所在街道甚至更大的范围就会被划为疫区,“基本上,咬人的狗跑多远,就可能在与其他狗撕咬、玩耍的过程中把病毒传多远。”   每每确认一例狂犬病患者,疫控部门就要前往事发地划定疫点疫区,街道等部门要在疫点疫区进行无主犬、流浪犬的扑杀,并要求居民作好宠物犬的圈养、登记和兽用狂犬病疫苗的接种。   疫控部门还会通过大量的宣传,提醒身处疫点疫区、之前被咬但尚未打过疫苗的市民速速补种疫苗,在发病之前如能完成全程接种,还是可以避免悲剧发生。此外,患者发病后直接接触过的人如家人、好友、同事也需要接种疫苗。   目前宁波全大市范围总有犬伤门诊99家,分布在全市10个区县(市)。海曙区的市民可以到华慈医院进行预防接种,其他区县(市)的市民可至市疾控中心官网左上角位置进行犬伤门诊查询,然后选择就近接种点进行接种。   宁波晚报记者童程红 通讯员徐晨燕   快评   不该任由流浪狗威胁到人   或许有人觉得被狗咬伤患上狂犬病是小概率事件,但一旦遇上却是百分百倒霉。更何况,从历史事件以及“狗患”现状来看,这种概率其实不算太低。   并不是说救助流浪狗有错,相反,对于动物,倡导关爱、谴责虐待更有助于形成文明的氛围。但是,当下的管理模式和捉襟见肘的救助资源,很难改变流浪狗的境遇。目前,多数地方对于犬只的领养、遗弃本来就缺乏申请、审核、追责之类的约束,爱狗人士厌烦了,或者家里的母狗产仔了,那些曾经的“宠物”或后来的幼仔被遗弃那是分分钟的事。   当许多流浪狗游离于监控视线之外,成为数量不清、疫情不明的“失控”动物以后,伤人概率再小,也对包括救助者在内的人们构成了实实在在的威胁。就算人被咬伤后最终有惊无险,那种要死要活的心理煎熬,相信人们打心眼里不愿接受。事实上,在宁波狗咬人经常发生,且年年都会酿成几起悲剧,疫区范围还有所扩大,夏季尤甚。   流浪狗事关公共安全,处置方式可以有多种,但无论哪一种,都必须以人为本。流浪狗能够得到领养最好,去救助站点也不错,而扑杀划入疫区和其他疑似患病流浪犬只的行动,更不该遭到所谓爱狗人士的非议与阻挠。正如《中国青年报》曾经指出的那样:不在乎人命只在乎狗命是一种危险的疯狂。宁波晚报胡晓新
原标题:保安大叔被确诊狂犬病 4天后去世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