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文化·体育
郑孟军:首次参加环塔拉力赛 在民用柴油车中排第二
稿源: 现代金报   2018-06-29 07:24:34 报料热线:81850000
  郑孟军 受访者供图   2018环塔拉力赛全长5000公里,沿途囊括了沙漠、戈壁、沙丘等复杂路况,昨日回忆起上周结束的拉力赛,郑孟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些都是我跑过的路吗?”人生第一次参加环塔拉力赛排名第三十,民用柴油车中排名第二。50岁的郑孟军,朋友们称赞他是“宁波骄傲”。□记者邹鑫   实现一生的梦想   郑孟军回宁波后,朋友们给他组织了一场庆功宴。每个人见到他都像见到明星一般,送上赞美和鲜花,还不忘合影。车友看到金报记者在场不忘说句,“他实现了我们大家的梦想。”   环塔拉力赛作为最严酷和最富有冒险精神的赛车运动,向来被称为勇敢者的游戏。电视上经常看到翻车、撞车、落崖、自燃、陷车、直升机救援的画面在这里司空见惯。宁波三江汽车越野运动俱乐部莫理事长告诉金报记者,“业余选手能完赛就是壮举,更不要说郑孟军跑出这样的成绩。”   怎么想到参加这个比赛?郑孟军说:“就是挑战、征服!环塔是我人生的梦想,跑不了达喀尔拉力赛,一定要去环塔拉力赛。”达喀尔拉力赛是赛车的最高级别赛事,环塔拉力赛是亚洲最高级别赛事,郑孟军玩越野车十年间,从短距离的“小目标”逐级递增,环塔成了他长距离越野的大梦想。   郑孟军从小爱车。2008年他加入宁波三江汽车越野运动俱乐部。在俱乐部莫理事长眼中,郑孟军能吃苦,也爱钻研,越野车上手特别快,很快就开始参加国内比赛。“中国汽车场地锦标赛,他成为宁波第一个完赛的人。”从那时开始,郑孟军的名字在宁波越野汽车界神一般存在。   地表七十多摄氏度挖沙子   在沙漠中长距离的颠簸奔袭,复杂多变的极端赛道以及70℃的高温,对赛车品质和性能是全方位考验。比赛过程中不少赛车甚至那些武装到牙齿的四五百万级别的改装豪车,都出现了自燃、爆胎、陷车、机械故障等各种状况,郑孟军这样一个业余玩家怎么和这些职业选手PK?   比赛首站,车队就面临着库木塔格沙漠漫天“沙海”的挑战,在连绵200余公里的长距离沙漠赛道中奔跑,对赛车动力性能是很大的挑战,70多摄氏度的地表温度让很多赛车出现不同程度自燃甚至烧毁,郑孟军的车队虽然抵挡住了热浪,但也遇到麻烦。   “赛车的方向助力油管接头松开了,助力油完全漏光了,方向没有了助力,变得异常沉重。而在赛段后半程的河道内全是搓板路,还需要躲避石头、深沟等,方向抡起来非常酸爽。”180公里的车程,郑孟军操作着无助力方向盘。“当时就想着不放弃、不抛弃,能跑多远跑多远。比赛下来有记者采访我,我拿着手机手还在抖呢。”   好在回营地比较早,后援队的技师们尽快修复好转向机,郑孟军能继续参加下一个赛段。   环塔每一天的比赛如同闯关,闯过这一关,下一关等着你。随后的比赛中,郑孟军遭遇了一次陷车。“地表温度70℃,鸡蛋放在里面也熟了,我和领航员挖了一个小时的沙子。”   每天跑七百公里,环境恶劣、赛道惊险,赛车手一个人控制方向盘,不眠不休。对于民用车赛车手来说更挑战的是,“我们付出的时间比专业车时长一倍,他们跑四个小时,我们就需要八个小时。”即使如此,郑孟军每一天都能完赛,并最终在民用柴油车榜单上排名第二。   奉行“避让”理念完成比赛   首次参赛,就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外行人认为郑孟军有一定运气成分。但他认为心态、经验和判断是完赛和取胜的关键。   “运气的概率太低。首先心态要比较好。一些车子相撞,被直升机拉走就发生在你眼前,所以你不能急。专业的赛车一下超上来,如果你也同时在开,沙漠里滚滚浓烟,能见度很低,你的视线全挡住了,容易出事故,有可能相撞,冲出赛道坠入悬崖。我的理念是‘让’,一有超车警报,我就让,有一天让了四五次。”   环塔赛规定一旦那个路段的赛程没完成,就要加一百个小时,这对选手非常不利。郑孟军说:“与其冒这样的风险,不如稳一点。”   在郑孟军朋友看来,他并不是一个对沙漠驾驶有太多经验的人,在众多沙漠高手面前,他的沙漠驾驶技术也谈不上惊艳。但整个赛段上他能稳扎稳打,让车辆顺利到达终点。   驾驶着民用车,一路上奉行“避让”的理念,专业赛车媒体称之“佛系车手”。“与我们印象中杀红了眼的选手不一样,郑孟军对于比赛的态度还是很佛系的:随心随性,主要目的就是满足自己玩车的爱好,越野比赛就是他的娱乐项目。”莫理事长说。
原标题:郑孟军 宁波越野界车神 编辑: 陈奉凤纠错:171964650@qq.com
郑孟军:首次参加环塔拉力赛 在民用柴油车中排第二 稿源: 现代金报 2018-06-29 07:24:34
  郑孟军 受访者供图   2018环塔拉力赛全长5000公里,沿途囊括了沙漠、戈壁、沙丘等复杂路况,昨日回忆起上周结束的拉力赛,郑孟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些都是我跑过的路吗?”人生第一次参加环塔拉力赛排名第三十,民用柴油车中排名第二。50岁的郑孟军,朋友们称赞他是“宁波骄傲”。□记者邹鑫   实现一生的梦想   郑孟军回宁波后,朋友们给他组织了一场庆功宴。每个人见到他都像见到明星一般,送上赞美和鲜花,还不忘合影。车友看到金报记者在场不忘说句,“他实现了我们大家的梦想。”   环塔拉力赛作为最严酷和最富有冒险精神的赛车运动,向来被称为勇敢者的游戏。电视上经常看到翻车、撞车、落崖、自燃、陷车、直升机救援的画面在这里司空见惯。宁波三江汽车越野运动俱乐部莫理事长告诉金报记者,“业余选手能完赛就是壮举,更不要说郑孟军跑出这样的成绩。”   怎么想到参加这个比赛?郑孟军说:“就是挑战、征服!环塔是我人生的梦想,跑不了达喀尔拉力赛,一定要去环塔拉力赛。”达喀尔拉力赛是赛车的最高级别赛事,环塔拉力赛是亚洲最高级别赛事,郑孟军玩越野车十年间,从短距离的“小目标”逐级递增,环塔成了他长距离越野的大梦想。   郑孟军从小爱车。2008年他加入宁波三江汽车越野运动俱乐部。在俱乐部莫理事长眼中,郑孟军能吃苦,也爱钻研,越野车上手特别快,很快就开始参加国内比赛。“中国汽车场地锦标赛,他成为宁波第一个完赛的人。”从那时开始,郑孟军的名字在宁波越野汽车界神一般存在。   地表七十多摄氏度挖沙子   在沙漠中长距离的颠簸奔袭,复杂多变的极端赛道以及70℃的高温,对赛车品质和性能是全方位考验。比赛过程中不少赛车甚至那些武装到牙齿的四五百万级别的改装豪车,都出现了自燃、爆胎、陷车、机械故障等各种状况,郑孟军这样一个业余玩家怎么和这些职业选手PK?   比赛首站,车队就面临着库木塔格沙漠漫天“沙海”的挑战,在连绵200余公里的长距离沙漠赛道中奔跑,对赛车动力性能是很大的挑战,70多摄氏度的地表温度让很多赛车出现不同程度自燃甚至烧毁,郑孟军的车队虽然抵挡住了热浪,但也遇到麻烦。   “赛车的方向助力油管接头松开了,助力油完全漏光了,方向没有了助力,变得异常沉重。而在赛段后半程的河道内全是搓板路,还需要躲避石头、深沟等,方向抡起来非常酸爽。”180公里的车程,郑孟军操作着无助力方向盘。“当时就想着不放弃、不抛弃,能跑多远跑多远。比赛下来有记者采访我,我拿着手机手还在抖呢。”   好在回营地比较早,后援队的技师们尽快修复好转向机,郑孟军能继续参加下一个赛段。   环塔每一天的比赛如同闯关,闯过这一关,下一关等着你。随后的比赛中,郑孟军遭遇了一次陷车。“地表温度70℃,鸡蛋放在里面也熟了,我和领航员挖了一个小时的沙子。”   每天跑七百公里,环境恶劣、赛道惊险,赛车手一个人控制方向盘,不眠不休。对于民用车赛车手来说更挑战的是,“我们付出的时间比专业车时长一倍,他们跑四个小时,我们就需要八个小时。”即使如此,郑孟军每一天都能完赛,并最终在民用柴油车榜单上排名第二。   奉行“避让”理念完成比赛   首次参赛,就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外行人认为郑孟军有一定运气成分。但他认为心态、经验和判断是完赛和取胜的关键。   “运气的概率太低。首先心态要比较好。一些车子相撞,被直升机拉走就发生在你眼前,所以你不能急。专业的赛车一下超上来,如果你也同时在开,沙漠里滚滚浓烟,能见度很低,你的视线全挡住了,容易出事故,有可能相撞,冲出赛道坠入悬崖。我的理念是‘让’,一有超车警报,我就让,有一天让了四五次。”   环塔赛规定一旦那个路段的赛程没完成,就要加一百个小时,这对选手非常不利。郑孟军说:“与其冒这样的风险,不如稳一点。”   在郑孟军朋友看来,他并不是一个对沙漠驾驶有太多经验的人,在众多沙漠高手面前,他的沙漠驾驶技术也谈不上惊艳。但整个赛段上他能稳扎稳打,让车辆顺利到达终点。   驾驶着民用车,一路上奉行“避让”的理念,专业赛车媒体称之“佛系车手”。“与我们印象中杀红了眼的选手不一样,郑孟军对于比赛的态度还是很佛系的:随心随性,主要目的就是满足自己玩车的爱好,越野比赛就是他的娱乐项目。”莫理事长说。
原标题:郑孟军 宁波越野界车神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