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民生·城事
这供不应求的宁波充电桩生意 竟做出了一肚子苦水
稿源: 东南财金   2018-06-30 08:26:00 报料热线:81850000
  不管从哪个角度去观照,作为新能源车配套产业之一的充电桩生意,似乎都是一门风口上的好生意。   一方面,宁波人购置新能源车的势头已甚为迅猛。   2016年,宁波共推广新能源车3031辆;而2017年的新增量上升近200%,达9009辆。   根据市国税部门发布的统计数据,今年第一季度,全市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长逾55%,其中前两个月的增幅更是高达287%!   新能源车数量的增长,还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截至今年五月,宁波市共有上牌新能源车18000辆左右。目前,宁波机动车保有量超过200万台。即宁波现在新能源车在全部机动车辆中的占比还不到1%。   另一方面,相较于新能源车数量,目前宁波已布设的充电桩数量看上去明显供不应求——公共区域充电桩总量不过4400个左右。   按照宁波市发改委去年出台的文件,宁波计划在2020年建成41000个公共区域充电桩。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短短的两年间,充电桩还需要有近10倍的增长。   但风口上的猪,也许是在快乐地飞,也许是在惊恐地挣扎。   这么一门看上去很美的生意,宁波市场上的充电桩企业却是做得一肚子苦水……   1   目前宁波4400个左右的公共区域充电桩,绝大部分由上市公司特锐德(300001,SZ)旗下的特来电所建,桩数近3000个。另一个建桩数较多的玩家“星星”,有桩约500个。   宁波本地桩企新胜中压永易充、宁波绿捷新能源、慈溪云充等10余个平台,分包了剩余数量。另悉,山东鲁能的充电平台最近也进入了宁波市场。
  宁波市场上的这些充电桩玩家,处境都蛮尴尬。   作为国内最早布局充电桩市场的特锐德,2016年亏损了3亿元、2017年亏损了2亿元,2018年给出的目标亏损额是降低到1亿元。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充电站点投资成本高、回收周期长等问题,目前尚未形成明晰的盈利模式,充电服务费是生存与成本回收的主要形式。   要获得充电服务费,前提显然是充电桩有人用。根据充电联盟发布的数据,按成本核算,充电桩利用率只有达到30%以上,运营企业才能实现盈利。而目前,宁波的充电桩使用率仅在10%左右。   新能源车数量是充电桩的4倍多,为什么充电桩的使用率还这么低?   记者调查发现,其中主要有六方面原因。   2   公共区域充电桩鲜有人用的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桩的结构性问题。   开新能源车的朋友都会知道,目前市场上的充电桩主要分为两种——   一是60千瓦的直流充电快充桩   二是7千瓦的交流充电慢充桩   以目前主流的曹操专车用车吉利帝豪EV350为例,该车型的续航里程为300公里,理想状态下,慢充需要7.5个小时,而快充则仅需半个小时。夏天车内空调使用频繁,一天需要充两次电。因此,慢充桩基本无人问津。   不巧的是,宁波的慢充桩占到充电桩总数的7成以上!
  为何基本不太会有人用的慢充桩会有如此大的保有量?原因有两方面。   一方面,新能源车市场发展之快,使得许多桩企的计划赶不上变化。   “面对新的市场,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因此起初在国家政策与市场双重影响下,策略出现了问题。”宁波特来电的相关负责人表示。   目前宁波约18000辆新能源车中,一半是运营车辆,私家车5000多辆,剩余为公交车、物流车。私家车在购车时,车企会附赠一套慢充设备,在家里有固定车位的情况下,便可以进行安装使用。   一位新能源车主告诉记者:   “上下班代步的话,一辆300公里续航的新能源车一周充电一次即可,大多数时候在家中就可完成。同时,家中可以使用峰谷电,夜晚充电比在场站充电的电价便宜得多。”   因此,公共区域充电桩对充电频次不高的私家车来说,没有太大意义。   另一方面,直流快充桩的成本要大大高于交流慢充桩。   7千瓦的慢充桩,电桩成本约5000元;加上电缆与辅材人工成本,按电缆长度10米算,单桩的建设成本为20000元左右。   而60千瓦的快充桩,仅建桩成本就要近80000元。同时直流电需要扩大电力容量,并增建配电设置。7千瓦的电缆仅需35元/米,而60千瓦的电缆每米成本高达150元。宁波老城区原先并没有规划这么大的容量与线路,因此需要大量使用电缆接入,由此造成了成本大增。   此外,宁波相比其他城市有另一个不同,即宁波为双电源试点城市,可以简单理解为,同样建设一个桩,长沙等单电源城市仅需拉一根电缆,而宁波需要拉两根。这样,电缆成本又要提高50%左右。   企业面对成本压力,所以一开始就建设了众多的交流电站。   3   除了充电桩的结构性问题,以下五个问题,也对充电桩的利用率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问题一:被占用   新能源充电车位被燃油车占用,这已经是目前最为普遍的一大问题。根据《广州日报》上周的报道,在羊城,近四成充电桩被占用。宁波的情况也类似。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在宁波特来电东部新城新府银座场站,8个桩位中有4个被占用。在雷迪森、泛太平洋、逸东豪生等酒店地下停车场中,不同平台的充电桩位被占用的现象屡见不鲜。   问题二:“僵尸桩”   有故障、没法用的“僵尸桩”,在宁波也普遍存在。
  本周二下午,记者通过特来电的APP导航功能来到了朝晖路充电场站。APP上显示8个桩头,4个正在使用,4个闲置可以使用。记者随机选择了一个桩位扫码充电,但拔出充电枪后,系统提示桩头故障,无法充电。   记者询问了在一旁充电的几位曹操专车司机,他们都表示,无论是特来电、星星或是其他平台,这种情况都是时常发生的。特来电的桩多,碰到类似情况的概率就大一些。此外,他们表示还经常会碰到充了一半跳闸的情况。   问题三:无雨棚、休息区   从调查来看,目前拥有休息区的充电场站在宁波并不多见。这就使得恶劣天气下的充电体验比较差。
  本周二,室外体感温度高达38℃。特来电朝晖路充电场站中并无休息区。来这里充电的一位曹操专车司机师傅躲在车内玩手机,但车子没开空调。   “边充边开空调就白充了。”当记者询问他为何不开空调时,他回答。   技术专家告诉记者:   “尽管目前的充电桩均装有防过充、漏电断闸装置,但是充电时坐在车内依然存在安全隐患。”   问题四:桩难找   许多曹操专车司机反映,许多桩头在地下停车场或较大的停车场中,导航很难精准定位,场地里又没有明显的指示牌引导,因此找桩就成了大麻烦。   同时像特来电等企业,基本不建设拉线距离在300米以上的电站,因此也就导致了许多电桩的选址并没有达到最优状态。   此外,在停车场充电除了缴纳电费外,还要付一定的停车费用,这也让运营车司机感觉有些不划算。   问题五:平台不统一   目前宁波的充电桩平台数量有10余个。平台虽多,但却不统一,桩企都认为用户数据才是未来竞争的关键,因此都不愿共享自己的数据接口。由此导致的问题是,用户在一个APP里只能找到该平台的电站,而看不到其他平台的。   这进一步增加了找桩难度,用户无法最快捷地获取充电服务。   4   有鉴于布设充电桩的高成本、低使用率,特来电负责人表示:   “大规模建桩扩张,从目前来看确实有待商榷。”   但尽管充电桩不盈利,很多企业仍然相信在国家政策扶持下,行业发展前景是光明的,所以大家“跑马圈地”的步伐并没有慢下来。   玩家们普遍认为,谁建站越多,未来优势越大。   一个好消息是,市里有关部门考虑到充电桩企业的实际困难,经过研究,准备对桩企出台一定的补贴政策,即对补贴建桩成本的20%。但有前提,就是需要企业接入市里统一的运维管理平台,并上传真实的使用数据。   这个统一的平台,将起到安全监管、科学统计的作用。首先会大大降低“僵尸桩”情况的发生,并使安全风险大大降低。同时,通过真实的使用数据分析,能够使建桩选址更加合理,计划建桩的数量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做科学、及时的调整。   在政策落地之前,桩企们也意识到了上述六大问题,着手作出改变,改善运营状况。   针对充电桩的结构性问题,特来电表示,将大规模改造使用率极低的交流电站;同时,未来的新建站点将一律使用直流电桩,以适应市场需求。   电站休息区,则被桩企一个新的盈利点。其在提升用户充电体验之余,或将被当作一个商业平台来运作,从提供最基础的咖啡、冷饮销售到各种商业模式的接入,以在用户充电的时间内形成一定量的消费。   不过永易充的负责人表示:   “因为目前充电的都是运营车辆的师傅,赚的都是辛苦钱,因此我们也不忍再赚他们的钱。我们的休息站还是以服务为主,提供空调、wifi等免费设施。”   宁波绿捷新能源为了使企业的充电服务更加精准有效,采取了针对固定的企业用户建桩的策略,为一些新能源客车、物流车使用较多的企业单独建桩。如此,充电桩使用率有了保障,回报周期也大大缩短。   新能源车逐步取代燃油车,是大势所趋。在这个意义上,未来的充电桩,很可能就像今天的加油站一样,关系到千家万户的用车出行。   所以,我们应该期待这个行业能够快速、有序、亚虎娱乐777地发展——这不只是一个亚虎娱乐正版官网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记者:乐骁立 林薇薇
原标题: 编辑: 崔燕纠错:171964650@qq.com
这供不应求的宁波充电桩生意 竟做出了一肚子苦水 稿源: 东南财金 2018-06-30 08:26:00
  不管从哪个角度去观照,作为新能源车配套产业之一的充电桩生意,似乎都是一门风口上的好生意。   一方面,宁波人购置新能源车的势头已甚为迅猛。   2016年,宁波共推广新能源车3031辆;而2017年的新增量上升近200%,达9009辆。   根据市国税部门发布的统计数据,今年第一季度,全市新能源汽车销量同比增长逾55%,其中前两个月的增幅更是高达287%!   新能源车数量的增长,还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截至今年五月,宁波市共有上牌新能源车18000辆左右。目前,宁波机动车保有量超过200万台。即宁波现在新能源车在全部机动车辆中的占比还不到1%。   另一方面,相较于新能源车数量,目前宁波已布设的充电桩数量看上去明显供不应求——公共区域充电桩总量不过4400个左右。   按照宁波市发改委去年出台的文件,宁波计划在2020年建成41000个公共区域充电桩。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短短的两年间,充电桩还需要有近10倍的增长。   但风口上的猪,也许是在快乐地飞,也许是在惊恐地挣扎。   这么一门看上去很美的生意,宁波市场上的充电桩企业却是做得一肚子苦水……   1   目前宁波4400个左右的公共区域充电桩,绝大部分由上市公司特锐德(300001,SZ)旗下的特来电所建,桩数近3000个。另一个建桩数较多的玩家“星星”,有桩约500个。   宁波本地桩企新胜中压永易充、宁波绿捷新能源、慈溪云充等10余个平台,分包了剩余数量。另悉,山东鲁能的充电平台最近也进入了宁波市场。
  宁波市场上的这些充电桩玩家,处境都蛮尴尬。   作为国内最早布局充电桩市场的特锐德,2016年亏损了3亿元、2017年亏损了2亿元,2018年给出的目标亏损额是降低到1亿元。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充电站点投资成本高、回收周期长等问题,目前尚未形成明晰的盈利模式,充电服务费是生存与成本回收的主要形式。   要获得充电服务费,前提显然是充电桩有人用。根据充电联盟发布的数据,按成本核算,充电桩利用率只有达到30%以上,运营企业才能实现盈利。而目前,宁波的充电桩使用率仅在10%左右。   新能源车数量是充电桩的4倍多,为什么充电桩的使用率还这么低?   记者调查发现,其中主要有六方面原因。   2   公共区域充电桩鲜有人用的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桩的结构性问题。   开新能源车的朋友都会知道,目前市场上的充电桩主要分为两种——   一是60千瓦的直流充电快充桩   二是7千瓦的交流充电慢充桩   以目前主流的曹操专车用车吉利帝豪EV350为例,该车型的续航里程为300公里,理想状态下,慢充需要7.5个小时,而快充则仅需半个小时。夏天车内空调使用频繁,一天需要充两次电。因此,慢充桩基本无人问津。   不巧的是,宁波的慢充桩占到充电桩总数的7成以上!
  为何基本不太会有人用的慢充桩会有如此大的保有量?原因有两方面。   一方面,新能源车市场发展之快,使得许多桩企的计划赶不上变化。   “面对新的市场,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因此起初在国家政策与市场双重影响下,策略出现了问题。”宁波特来电的相关负责人表示。   目前宁波约18000辆新能源车中,一半是运营车辆,私家车5000多辆,剩余为公交车、物流车。私家车在购车时,车企会附赠一套慢充设备,在家里有固定车位的情况下,便可以进行安装使用。   一位新能源车主告诉记者:   “上下班代步的话,一辆300公里续航的新能源车一周充电一次即可,大多数时候在家中就可完成。同时,家中可以使用峰谷电,夜晚充电比在场站充电的电价便宜得多。”   因此,公共区域充电桩对充电频次不高的私家车来说,没有太大意义。   另一方面,直流快充桩的成本要大大高于交流慢充桩。   7千瓦的慢充桩,电桩成本约5000元;加上电缆与辅材人工成本,按电缆长度10米算,单桩的建设成本为20000元左右。   而60千瓦的快充桩,仅建桩成本就要近80000元。同时直流电需要扩大电力容量,并增建配电设置。7千瓦的电缆仅需35元/米,而60千瓦的电缆每米成本高达150元。宁波老城区原先并没有规划这么大的容量与线路,因此需要大量使用电缆接入,由此造成了成本大增。   此外,宁波相比其他城市有另一个不同,即宁波为双电源试点城市,可以简单理解为,同样建设一个桩,长沙等单电源城市仅需拉一根电缆,而宁波需要拉两根。这样,电缆成本又要提高50%左右。   企业面对成本压力,所以一开始就建设了众多的交流电站。   3   除了充电桩的结构性问题,以下五个问题,也对充电桩的利用率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问题一:被占用   新能源充电车位被燃油车占用,这已经是目前最为普遍的一大问题。根据《广州日报》上周的报道,在羊城,近四成充电桩被占用。宁波的情况也类似。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在宁波特来电东部新城新府银座场站,8个桩位中有4个被占用。在雷迪森、泛太平洋、逸东豪生等酒店地下停车场中,不同平台的充电桩位被占用的现象屡见不鲜。   问题二:“僵尸桩”   有故障、没法用的“僵尸桩”,在宁波也普遍存在。
  本周二下午,记者通过特来电的APP导航功能来到了朝晖路充电场站。APP上显示8个桩头,4个正在使用,4个闲置可以使用。记者随机选择了一个桩位扫码充电,但拔出充电枪后,系统提示桩头故障,无法充电。   记者询问了在一旁充电的几位曹操专车司机,他们都表示,无论是特来电、星星或是其他平台,这种情况都是时常发生的。特来电的桩多,碰到类似情况的概率就大一些。此外,他们表示还经常会碰到充了一半跳闸的情况。   问题三:无雨棚、休息区   从调查来看,目前拥有休息区的充电场站在宁波并不多见。这就使得恶劣天气下的充电体验比较差。
  本周二,室外体感温度高达38℃。特来电朝晖路充电场站中并无休息区。来这里充电的一位曹操专车司机师傅躲在车内玩手机,但车子没开空调。   “边充边开空调就白充了。”当记者询问他为何不开空调时,他回答。   技术专家告诉记者:   “尽管目前的充电桩均装有防过充、漏电断闸装置,但是充电时坐在车内依然存在安全隐患。”   问题四:桩难找   许多曹操专车司机反映,许多桩头在地下停车场或较大的停车场中,导航很难精准定位,场地里又没有明显的指示牌引导,因此找桩就成了大麻烦。   同时像特来电等企业,基本不建设拉线距离在300米以上的电站,因此也就导致了许多电桩的选址并没有达到最优状态。   此外,在停车场充电除了缴纳电费外,还要付一定的停车费用,这也让运营车司机感觉有些不划算。   问题五:平台不统一   目前宁波的充电桩平台数量有10余个。平台虽多,但却不统一,桩企都认为用户数据才是未来竞争的关键,因此都不愿共享自己的数据接口。由此导致的问题是,用户在一个APP里只能找到该平台的电站,而看不到其他平台的。   这进一步增加了找桩难度,用户无法最快捷地获取充电服务。   4   有鉴于布设充电桩的高成本、低使用率,特来电负责人表示:   “大规模建桩扩张,从目前来看确实有待商榷。”   但尽管充电桩不盈利,很多企业仍然相信在国家政策扶持下,行业发展前景是光明的,所以大家“跑马圈地”的步伐并没有慢下来。   玩家们普遍认为,谁建站越多,未来优势越大。   一个好消息是,市里有关部门考虑到充电桩企业的实际困难,经过研究,准备对桩企出台一定的补贴政策,即对补贴建桩成本的20%。但有前提,就是需要企业接入市里统一的运维管理平台,并上传真实的使用数据。   这个统一的平台,将起到安全监管、科学统计的作用。首先会大大降低“僵尸桩”情况的发生,并使安全风险大大降低。同时,通过真实的使用数据分析,能够使建桩选址更加合理,计划建桩的数量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做科学、及时的调整。   在政策落地之前,桩企们也意识到了上述六大问题,着手作出改变,改善运营状况。   针对充电桩的结构性问题,特来电表示,将大规模改造使用率极低的交流电站;同时,未来的新建站点将一律使用直流电桩,以适应市场需求。   电站休息区,则被桩企一个新的盈利点。其在提升用户充电体验之余,或将被当作一个商业平台来运作,从提供最基础的咖啡、冷饮销售到各种商业模式的接入,以在用户充电的时间内形成一定量的消费。   不过永易充的负责人表示:   “因为目前充电的都是运营车辆的师傅,赚的都是辛苦钱,因此我们也不忍再赚他们的钱。我们的休息站还是以服务为主,提供空调、wifi等免费设施。”   宁波绿捷新能源为了使企业的充电服务更加精准有效,采取了针对固定的企业用户建桩的策略,为一些新能源客车、物流车使用较多的企业单独建桩。如此,充电桩使用率有了保障,回报周期也大大缩短。   新能源车逐步取代燃油车,是大势所趋。在这个意义上,未来的充电桩,很可能就像今天的加油站一样,关系到千家万户的用车出行。   所以,我们应该期待这个行业能够快速、有序、亚虎娱乐777地发展——这不只是一个亚虎娱乐正版官网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记者:乐骁立 林薇薇
原标题: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崔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