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下载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突发·现场
记者暗访:禁渔两个月了 咋还有虾潺卖?
稿源: 现代金报   2018-07-05 06:57:00 报料热线:81850000
  餐馆和菜市场上商家自称的“新鲜海鲜”,均有不得销售的虾潺出现。   天气渐热,夜幕裹挟下的甬城夜宵、排档等生意火爆,与此同时,明明已经禁渔两个月的市场,也偶有违禁海鲜露头。“××饭店还有新鲜东海海鲜销售,但价格死贵死贵!”在熟人的介绍下,这几天,记者走访了部分餐馆、市场。   为了给海洋以休养生息,禁渔期内,海上有渔政执法,空中有无人机监控,陆上有多部门联合执法。今年,宁波还实施新规,给全面休渔期海水产品销售监管“立规”,入市渔获物实行凭证销售,拿不出合法性证明的,禁止买卖,依法查处。然而,高利润驱动下的违禁海鲜买卖依然。   餐饮市场   “漏网之鱼”仍有卖   价格有点贵   在白沙码头海鲜广场,有商家自称有新鲜海鲜销售。前天晚上,记者前去走了一圈,看到其中一家柜台展示品上有虾潺出售。“东西老贵的,一桌人少吃一点也要一千元左右,多则二千多元。”有一桌球迷边吃边看世界杯,边感叹:海鲜吃不起。   “这鱼透骨新鲜,我也是专门找了好久才找到这家店的。”上周末,在海曙孝闻街用餐的周先生告诉记者,想不到禁渔期还有新鲜虾潺。   按图索骥,记者找到了周先生所说的这家饭店。只见顾客盈门,餐桌上果然有新鲜的虾潺。记者试图拍照取证,但店家很小心,且海鲜上盖了冰块,无法拍到照片。   “好好找,一定有踪迹。现在高档海鲜,特别这种难得见到的违禁渔获物,都不进入零售市场的,直接进饭店酒家。”按资深人士提示,经过一周的暗访,记者在江东北路的象山石浦海鲜、小黄胖海鲜发现了“踪迹”。“这鱼真贵,是野生的吗?”“野生的,现在禁渔期,拿来也贵。”而在隔壁的“小黄胖海鲜”店,商家也自称有新鲜海鲜出售。   菜市场   监管前脚刚走   马上有人开卖   “现在市场上还是有违禁渔获物在千方百计流通的。市区少,现在都跑慈溪、余姚这些地方去了!”有市场人士表示,在史上最严“海陆空”高压监管下,仍有人因利益驱动,以身试法。   6月26日晚上10点至27日凌晨5点,慈溪市海洋与渔业局等部门进行了联合执法,对杭州湾新区东新浦高速出口、观海卫高速出口、农批市场周边、城郊接合部等地点开展了流通环节违禁渔获物突击检查,连夜查获泡沫箱装冰鲜龙头鱼95箱,计2375公斤(含冰水)。不过,遗憾的是,刚刚检查过,仍有人反映当地餐馆和个别马路点有虾潺等新鲜渔获物偷偷交易。   记者走访多家菜市场发现,虾潺是目前最易辨别的违规渔获物,在张斌桥菜市场,记者偶有发现,但仍是“取证”难。   7月2日上午,根据读者反映,记者来到鄞州区东海菜市场,发现的确有好几家水产经营户在销售新鲜海鲜,其中新鲜虾潺以25元左右一斤的价格销售。“全部新鲜的,最贵的时候卖过40多元,今天便宜。”   记者发现,有的市民一眼看中,便价格也不问地买走了。在这个市场,记者还发现了特别新鲜的小鲳鱼,以每条16元到18元销售。还有特别新鲜的青专鱼,也不过两个手指头大小,平时只需要四到五元一斤,当天的价格卖到28元一斤。另外,与其他菜市场和餐馆一样,这里也有看上去当日的新鲜梅童鱼叫卖,价格以条论价。   现象   违禁渔获物仍在瞒天过海   今年,宁波市要求所有入市渔获物实行凭证销售,5月8日至8月1日全面休渔期间,合法捕捞的冰鲜或活体海水产品,经营者必须出示相关销售凭证原件方可入市买卖。销售凭证应载明销售方(船名号、进口企业、养殖单位等)、购买方,渔获物(水产品)信息。不能出示合法性证明、基本信息等材料的,依法予以查处。批发市场、农贸市场的零售商要将渔获物的销售信息向市场举办者备案,批发商还要建立销售台账。   “由于进口货以及外省暂养货的进入,今年伏休期我市海水产品的上市量增加,品种更丰富。但眼下海产品市场‘饥渴’,夜宵市场火爆,野生东海海鲜缺档处于窗口期,也是价格最昂贵的时候,尽管宁波强制执行索证制,但个别经营户仍在打‘擦边球’。”宁波市渔政执法部门相关负责人说。   海上有无人机全天候监控,陆上有公安、市场监督等多部门联合执法,那这些漏网的渔获物又是如何“瞒天过海”的?   解密   夜幕下与监管“躲猫猫”   “从海上来看,目前主要的偷捕有泡沫排筏和小型三无渔船,其中80%是泡沫排筏,小型三无渔船也查到过,但比前几年少得多了。”宁波市渔政执法支队黄章伟说,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违法行为“反执法”的手段也超级有水平了。“他们盯牢了执法人员的动向。只要有执法出去,他们马上电话进行通风报信,像碟战片一样。”   另外,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现在物流发达了,执法也越来越难。还有网络订单和物流托运,也给“漏网之鱼”打开了一个通道。“通过网络订单,大客车和箱式货车托运,今年与交警部门联合查处中也发现,但没办法查下去。中途截获,执法人员打收件人电话,电话那头说‘电话打错了’。”   记者多次发现,联合执法也开始了便衣执法。服务员正忙着点菜下单,突然来了一行人,径直走向点菜柜,一盘梅童鱼引起了这行人的“兴趣”。“流刺网捕的新鲜梅童鱼,哪里来的?票据在哪里?”其中一个“客人”提起盘子里一条新鲜梅童鱼问道。点菜员“咯噔”一下。“梅童鱼的鱼鳃处还黏连着流刺网丝呢!”“客人”话音刚落,又有几个身穿制服的人走进这家饭店。这是宁波最近“一打三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开展的一次暗访行动,暗访组以“便衣+制服”的形式开展检查,果然抓了现行。   不过,在高利益的驱动下,违法人员的“躲猫猫”手段也是越发见长。专门花钱雇用的“预警托”、“望风岗”出现。有的水产经营户,专门花钱请起了托。“如果发现有渔政等执法人员出现,马上电话通知,一般这样的‘预警托’、‘望风岗’,经营户都非常乐于付出一百或二百一天的劳务费。”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而执法人员告诉记者,从目前执法情况来看,远道而来的异地违禁渔获物居多,相对来说浙江的执法更严,市场现状较好规范。   在大物流快交通、水产网络订单多渠道现状下,如何在全国范围一盘棋,以防违禁渔获物“大流窜“,如何建一张“不漏鱼”的天罗地网,也欢迎市民朋友各路大咖来出招。有好的建议,欢迎拨打全省统一举报电话967201。   记者郑晓文/摄
原标题:高利润驱动下 违禁海鲜仍有销售 编辑: 陈捷纠错:171964650@qq.com
记者暗访:禁渔两个月了 咋还有虾潺卖? 稿源: 现代金报 2018-07-05 06:57:00
  餐馆和菜市场上商家自称的“新鲜海鲜”,均有不得销售的虾潺出现。   天气渐热,夜幕裹挟下的甬城夜宵、排档等生意火爆,与此同时,明明已经禁渔两个月的市场,也偶有违禁海鲜露头。“××饭店还有新鲜东海海鲜销售,但价格死贵死贵!”在熟人的介绍下,这几天,记者走访了部分餐馆、市场。   为了给海洋以休养生息,禁渔期内,海上有渔政执法,空中有无人机监控,陆上有多部门联合执法。今年,宁波还实施新规,给全面休渔期海水产品销售监管“立规”,入市渔获物实行凭证销售,拿不出合法性证明的,禁止买卖,依法查处。然而,高利润驱动下的违禁海鲜买卖依然。   餐饮市场   “漏网之鱼”仍有卖   价格有点贵   在白沙码头海鲜广场,有商家自称有新鲜海鲜销售。前天晚上,记者前去走了一圈,看到其中一家柜台展示品上有虾潺出售。“东西老贵的,一桌人少吃一点也要一千元左右,多则二千多元。”有一桌球迷边吃边看世界杯,边感叹:海鲜吃不起。   “这鱼透骨新鲜,我也是专门找了好久才找到这家店的。”上周末,在海曙孝闻街用餐的周先生告诉记者,想不到禁渔期还有新鲜虾潺。   按图索骥,记者找到了周先生所说的这家饭店。只见顾客盈门,餐桌上果然有新鲜的虾潺。记者试图拍照取证,但店家很小心,且海鲜上盖了冰块,无法拍到照片。   “好好找,一定有踪迹。现在高档海鲜,特别这种难得见到的违禁渔获物,都不进入零售市场的,直接进饭店酒家。”按资深人士提示,经过一周的暗访,记者在江东北路的象山石浦海鲜、小黄胖海鲜发现了“踪迹”。“这鱼真贵,是野生的吗?”“野生的,现在禁渔期,拿来也贵。”而在隔壁的“小黄胖海鲜”店,商家也自称有新鲜海鲜出售。   菜市场   监管前脚刚走   马上有人开卖   “现在市场上还是有违禁渔获物在千方百计流通的。市区少,现在都跑慈溪、余姚这些地方去了!”有市场人士表示,在史上最严“海陆空”高压监管下,仍有人因利益驱动,以身试法。   6月26日晚上10点至27日凌晨5点,慈溪市海洋与渔业局等部门进行了联合执法,对杭州湾新区东新浦高速出口、观海卫高速出口、农批市场周边、城郊接合部等地点开展了流通环节违禁渔获物突击检查,连夜查获泡沫箱装冰鲜龙头鱼95箱,计2375公斤(含冰水)。不过,遗憾的是,刚刚检查过,仍有人反映当地餐馆和个别马路点有虾潺等新鲜渔获物偷偷交易。   记者走访多家菜市场发现,虾潺是目前最易辨别的违规渔获物,在张斌桥菜市场,记者偶有发现,但仍是“取证”难。   7月2日上午,根据读者反映,记者来到鄞州区东海菜市场,发现的确有好几家水产经营户在销售新鲜海鲜,其中新鲜虾潺以25元左右一斤的价格销售。“全部新鲜的,最贵的时候卖过40多元,今天便宜。”   记者发现,有的市民一眼看中,便价格也不问地买走了。在这个市场,记者还发现了特别新鲜的小鲳鱼,以每条16元到18元销售。还有特别新鲜的青专鱼,也不过两个手指头大小,平时只需要四到五元一斤,当天的价格卖到28元一斤。另外,与其他菜市场和餐馆一样,这里也有看上去当日的新鲜梅童鱼叫卖,价格以条论价。   现象   违禁渔获物仍在瞒天过海   今年,宁波市要求所有入市渔获物实行凭证销售,5月8日至8月1日全面休渔期间,合法捕捞的冰鲜或活体海水产品,经营者必须出示相关销售凭证原件方可入市买卖。销售凭证应载明销售方(船名号、进口企业、养殖单位等)、购买方,渔获物(水产品)信息。不能出示合法性证明、基本信息等材料的,依法予以查处。批发市场、农贸市场的零售商要将渔获物的销售信息向市场举办者备案,批发商还要建立销售台账。   “由于进口货以及外省暂养货的进入,今年伏休期我市海水产品的上市量增加,品种更丰富。但眼下海产品市场‘饥渴’,夜宵市场火爆,野生东海海鲜缺档处于窗口期,也是价格最昂贵的时候,尽管宁波强制执行索证制,但个别经营户仍在打‘擦边球’。”宁波市渔政执法部门相关负责人说。   海上有无人机全天候监控,陆上有公安、市场监督等多部门联合执法,那这些漏网的渔获物又是如何“瞒天过海”的?   解密   夜幕下与监管“躲猫猫”   “从海上来看,目前主要的偷捕有泡沫排筏和小型三无渔船,其中80%是泡沫排筏,小型三无渔船也查到过,但比前几年少得多了。”宁波市渔政执法支队黄章伟说,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违法行为“反执法”的手段也超级有水平了。“他们盯牢了执法人员的动向。只要有执法出去,他们马上电话进行通风报信,像碟战片一样。”   另外,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现在物流发达了,执法也越来越难。还有网络订单和物流托运,也给“漏网之鱼”打开了一个通道。“通过网络订单,大客车和箱式货车托运,今年与交警部门联合查处中也发现,但没办法查下去。中途截获,执法人员打收件人电话,电话那头说‘电话打错了’。”   记者多次发现,联合执法也开始了便衣执法。服务员正忙着点菜下单,突然来了一行人,径直走向点菜柜,一盘梅童鱼引起了这行人的“兴趣”。“流刺网捕的新鲜梅童鱼,哪里来的?票据在哪里?”其中一个“客人”提起盘子里一条新鲜梅童鱼问道。点菜员“咯噔”一下。“梅童鱼的鱼鳃处还黏连着流刺网丝呢!”“客人”话音刚落,又有几个身穿制服的人走进这家饭店。这是宁波最近“一打三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开展的一次暗访行动,暗访组以“便衣+制服”的形式开展检查,果然抓了现行。   不过,在高利益的驱动下,违法人员的“躲猫猫”手段也是越发见长。专门花钱雇用的“预警托”、“望风岗”出现。有的水产经营户,专门花钱请起了托。“如果发现有渔政等执法人员出现,马上电话通知,一般这样的‘预警托’、‘望风岗’,经营户都非常乐于付出一百或二百一天的劳务费。”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而执法人员告诉记者,从目前执法情况来看,远道而来的异地违禁渔获物居多,相对来说浙江的执法更严,市场现状较好规范。   在大物流快交通、水产网络订单多渠道现状下,如何在全国范围一盘棋,以防违禁渔获物“大流窜“,如何建一张“不漏鱼”的天罗地网,也欢迎市民朋友各路大咖来出招。有好的建议,欢迎拨打全省统一举报电话967201。   记者郑晓文/摄
原标题:高利润驱动下 违禁海鲜仍有销售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