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文化·体育
宁波中了“考古界大奖” 余姚巍星路窖藏考古成果通报
稿源: 现代金报   2018-11-09 06:58:00报料热线:81850000
  青铜花形器
  考古人员商讨文物提取 考古队供图
  考古人员现场绘图
  窖藏内出土的大量古钱币,这在宁波地区还是首次   2018年7月20日,余姚市中心城区巍星路,轰隆隆的机器声响彻街道,污水管道施工正在进行之中……突然,人群中发出一阵尖叫,“哇!挖到宝贝了!好多古钱币啊!”一摞摞的古钱币撒落在工地的四周,泥地里隐约还露出半截瓷器。巍星路地底下有宝藏的消息不胫而走。   余姚市文物保护管理所和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及时介入,古钱币的发现处被层层隔离保护,还有24小时全天执勤的保安团队。一切都表示,这次的发现绝不一般!   巍星路底下究竟有什么样的宝贝?这些宝贝是谁的?历经三个多月的考古发掘和后期专家论证,昨日,“宁波·余姚巍星路窖藏考古成果新闻通报会”在余姚博物馆召开。   这次抢救性发掘不一般   专家称好比中了“考古界的大奖”   罗鹏是余姚巍星路窖藏抢救性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他形容这次发现是中了“考古界的大奖”。“对于我们考古人来说,野外考古经常遇到遗址、墓葬、窑址等遗迹类型,窖藏遗迹可遇不可求,此次能发现窖藏遗迹,而且里面文物数量多,种类丰富,档次较高,部分罕见,保存都相对完整,实属难得。”   什么是窖藏?罗鹏说,窖藏坑的成因一般分为主动性和被动性埋藏两种:“主动性埋藏多是古人和平时期在自家住所附近,为了储存贵重物品所埋藏。一般这种窖藏的器物坑相对规整,而且埋藏较深,是主人有计划的行为;被动性埋藏多是因为战乱或社会动荡时期,被逼逃难,而大型贵重物品又不方便携带,为了方便日后再取,就地掩埋。这种类型的窖藏器物坑相对不规整,而且埋藏较浅,属临时性行为。”罗鹏介绍,本次发现的窖藏坑位于河边,形状不规整,面积较小,埋藏较浅,坑内器物堆积密集,呈现叠压盛放的状态,“初步推测是器物的主人想在有限空间内尽可能存放更多物品,所以我们推测当时应该属于临时被动性埋藏,是面对突发状况的一次紧急处理。”   窖藏坑开口距地表1.6米深,平面形状近椭圆形,长径1.6米,短径1.3米,深0.7米。坑壁略斜直,底近乎平直。坑内堆积较浅,只有一层,土质较黏,土色灰褐色,结构致密。在还未清理发掘时,坑内的遗物整体分布呈方形,器物堆积密集,大器套小器,倒扣叠压盛放。“我们在器物顶部清理出较多木条,木条横竖编织,覆盖器物表面。木材已经腐朽,部分碳化,应该是器物先在坑中放置,其上覆木盖,再压砖覆土埋藏。”由此可见,窖藏主人也非常珍爱这些宝贝,即便当时形势紧迫,依然保存得小心谨慎。   窖藏内有什么样的宝贝?   出土的“高丽青瓷”国内外罕见   此次发现的窖藏,形容它是一座宝藏毫不为过。因为,列清楚宝贝们的名单就是好长一串。   此次考古发掘收集完整可修复文物31件。其中,青铜器8件,包括青铜雷纹饕餮纹贯耳壶1对2件,足底刻“子子孙孙永宝”铭文。青铜带龙雕塑盖侧耳三足鬲式熏炉1件,青铜回字纹侧耳四足鼎式香炉1件,青铜盘、钵、烛台、花形器各1件;瓷器16件,包括龙泉青瓷贴花“寿山福海”缠枝花卉凤尾尊1对2件,龙泉青瓷双鱼折沿洗1套3件。高丽青瓷长颈垂腹净瓶1件。黑釉盏4件,包括建窑2件,东张窑2件。酱釉韩瓶5件。白瓷小罐1件;铁碾子1件;锡执壶1件;漆盒1件,盒内盛满黑石子整体算1件,数十枚;骨锥1件;木器盖1件;古钱币整体算1件,多达14440枚,均为方孔圆钱,包括秦、汉、莽新到隋的“半两”“五铢”“货泉”钱,唐代的“开元通宝”“乾元重宝”钱等。数量最大宗的是宋朝铜钱,早至北宋太祖建隆年间的宋元通宝,晚至南宋理宗年间的景定元宝。   其中,不少文物都十分罕见。罗鹏列举了“高丽青瓷”,“特别是发现的高丽翡色青瓷净瓶除环形系残外,近乎完整,非常精美,档次较高,可能是高丽官窑器,国内外罕见。”其次,此次出土的青铜器也非常有特色,宋代青铜器大量出土在宁波还是首次。青铜器古朴典雅,纹饰细腻,胎体轻薄,工艺高超,代表了当时的工艺水平。另外,发现的铜钱数量较多,时代跨度大,延续时间长,种类繁多,品相较好。而且宁波也很少发现纯正的建窑黑釉盏,东张窑镶扣黑釉盏国内也少见,反映了南宋时期盛行的斗茶习俗。   那晚谁埋了这些宝贝?   专家称这些文物的主人非富即贵   从窖藏的宝贝数量和珍贵程度来看,当时拥有这些文物的人非富即贵。但遗憾的是出土遗物均无铭款指明其主人身份。专家论证其相对埋藏年代是宋末元初。而宋元之交,战火频仍,南北方多有窖藏发现,巍星路的窖藏形成也很可能属同一个原因。   大量珍贵文物,像谜一样的主人,给后人留下无尽的想象空间。   宋朝末年,战祸绵延,余姚也没能幸免。   那一晚,院子里的所有人都行色匆匆,不断有人催促着,“快一点再快一点,细软都带上,今晚就走!”此刻,作为家族的长者,他的手正抚过龙泉青瓷贴花“寿山福海”缠枝花卉凤尾尊,这是前年寿诞,朋友相赠的贺礼。他分外喜欢,但此刻他无法带走。所有大型器物连同这对龙泉青瓷随后被一同挖窖掩埋。不断从门外传来的动荡声、人群呼喊声告诉着他们,不能再耽搁了。   临了出院门的那一刻,回望着祖辈打下的百年基业,他分外心酸。他以为这只是短时间躲避,等战乱平复便很快就能回来。可谁也不曾想,他最终也没能回乡看一眼。   ……   这当然是记者的想象。但罗鹏说,也不无可能。   因出土文物中有高丽青瓷,窖藏主人肯定出身富贵大家。此外,还有两种推测。比如窖藏主人是一名从事海上外贸的商人。南宋与朝鲜半岛交往频繁,对外贸易繁盛,出土部分瓷器与韩国新安沉船及日本寺庙中产品也类似。而铜钱中的金国铜钱也可能与对外贸易有关,底部墨书的白瓷小罐也与金国统治的北方港口出土产品类似。   还比如这些宝贝属于学宫。学宫是中国古代的官方教育机构,有专门的祭祀礼仪场所。窖藏坑所处位置在学宫东南部,距离余姚学宫旧址约200米。罗鹏认为,学宫作为当时的官办教育机构,很可能收藏了官制的精美青铜礼器。加上窖藏年代和学宫被毁年代大体一致,所以推测窖藏器物或为学宫所有。   罗鹏说,此次大量出土的文物增补了余姚地区宋代馆藏的缺环,也为宋元时期青铜器、瓷器、海上丝绸之路研究等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深入研究有助于更好地认识宋代礼制、金融、贸易和冶金工艺,具有重要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   记者吴丹娜 摄影记者张培坚
编辑: 陈捷
宁波中了“考古界大奖” 余姚巍星路窖藏考古成果通报 稿源: 现代金报 2018-11-09 06:58:00
  青铜花形器
  考古人员商讨文物提取 考古队供图
  考古人员现场绘图
  窖藏内出土的大量古钱币,这在宁波地区还是首次   2018年7月20日,余姚市中心城区巍星路,轰隆隆的机器声响彻街道,污水管道施工正在进行之中……突然,人群中发出一阵尖叫,“哇!挖到宝贝了!好多古钱币啊!”一摞摞的古钱币撒落在工地的四周,泥地里隐约还露出半截瓷器。巍星路地底下有宝藏的消息不胫而走。   余姚市文物保护管理所和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及时介入,古钱币的发现处被层层隔离保护,还有24小时全天执勤的保安团队。一切都表示,这次的发现绝不一般!   巍星路底下究竟有什么样的宝贝?这些宝贝是谁的?历经三个多月的考古发掘和后期专家论证,昨日,“宁波·余姚巍星路窖藏考古成果新闻通报会”在余姚博物馆召开。   这次抢救性发掘不一般   专家称好比中了“考古界的大奖”   罗鹏是余姚巍星路窖藏抢救性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他形容这次发现是中了“考古界的大奖”。“对于我们考古人来说,野外考古经常遇到遗址、墓葬、窑址等遗迹类型,窖藏遗迹可遇不可求,此次能发现窖藏遗迹,而且里面文物数量多,种类丰富,档次较高,部分罕见,保存都相对完整,实属难得。”   什么是窖藏?罗鹏说,窖藏坑的成因一般分为主动性和被动性埋藏两种:“主动性埋藏多是古人和平时期在自家住所附近,为了储存贵重物品所埋藏。一般这种窖藏的器物坑相对规整,而且埋藏较深,是主人有计划的行为;被动性埋藏多是因为战乱或社会动荡时期,被逼逃难,而大型贵重物品又不方便携带,为了方便日后再取,就地掩埋。这种类型的窖藏器物坑相对不规整,而且埋藏较浅,属临时性行为。”罗鹏介绍,本次发现的窖藏坑位于河边,形状不规整,面积较小,埋藏较浅,坑内器物堆积密集,呈现叠压盛放的状态,“初步推测是器物的主人想在有限空间内尽可能存放更多物品,所以我们推测当时应该属于临时被动性埋藏,是面对突发状况的一次紧急处理。”   窖藏坑开口距地表1.6米深,平面形状近椭圆形,长径1.6米,短径1.3米,深0.7米。坑壁略斜直,底近乎平直。坑内堆积较浅,只有一层,土质较黏,土色灰褐色,结构致密。在还未清理发掘时,坑内的遗物整体分布呈方形,器物堆积密集,大器套小器,倒扣叠压盛放。“我们在器物顶部清理出较多木条,木条横竖编织,覆盖器物表面。木材已经腐朽,部分碳化,应该是器物先在坑中放置,其上覆木盖,再压砖覆土埋藏。”由此可见,窖藏主人也非常珍爱这些宝贝,即便当时形势紧迫,依然保存得小心谨慎。   窖藏内有什么样的宝贝?   出土的“高丽青瓷”国内外罕见   此次发现的窖藏,形容它是一座宝藏毫不为过。因为,列清楚宝贝们的名单就是好长一串。   此次考古发掘收集完整可修复文物31件。其中,青铜器8件,包括青铜雷纹饕餮纹贯耳壶1对2件,足底刻“子子孙孙永宝”铭文。青铜带龙雕塑盖侧耳三足鬲式熏炉1件,青铜回字纹侧耳四足鼎式香炉1件,青铜盘、钵、烛台、花形器各1件;瓷器16件,包括龙泉青瓷贴花“寿山福海”缠枝花卉凤尾尊1对2件,龙泉青瓷双鱼折沿洗1套3件。高丽青瓷长颈垂腹净瓶1件。黑釉盏4件,包括建窑2件,东张窑2件。酱釉韩瓶5件。白瓷小罐1件;铁碾子1件;锡执壶1件;漆盒1件,盒内盛满黑石子整体算1件,数十枚;骨锥1件;木器盖1件;古钱币整体算1件,多达14440枚,均为方孔圆钱,包括秦、汉、莽新到隋的“半两”“五铢”“货泉”钱,唐代的“开元通宝”“乾元重宝”钱等。数量最大宗的是宋朝铜钱,早至北宋太祖建隆年间的宋元通宝,晚至南宋理宗年间的景定元宝。   其中,不少文物都十分罕见。罗鹏列举了“高丽青瓷”,“特别是发现的高丽翡色青瓷净瓶除环形系残外,近乎完整,非常精美,档次较高,可能是高丽官窑器,国内外罕见。”其次,此次出土的青铜器也非常有特色,宋代青铜器大量出土在宁波还是首次。青铜器古朴典雅,纹饰细腻,胎体轻薄,工艺高超,代表了当时的工艺水平。另外,发现的铜钱数量较多,时代跨度大,延续时间长,种类繁多,品相较好。而且宁波也很少发现纯正的建窑黑釉盏,东张窑镶扣黑釉盏国内也少见,反映了南宋时期盛行的斗茶习俗。   那晚谁埋了这些宝贝?   专家称这些文物的主人非富即贵   从窖藏的宝贝数量和珍贵程度来看,当时拥有这些文物的人非富即贵。但遗憾的是出土遗物均无铭款指明其主人身份。专家论证其相对埋藏年代是宋末元初。而宋元之交,战火频仍,南北方多有窖藏发现,巍星路的窖藏形成也很可能属同一个原因。   大量珍贵文物,像谜一样的主人,给后人留下无尽的想象空间。   宋朝末年,战祸绵延,余姚也没能幸免。   那一晚,院子里的所有人都行色匆匆,不断有人催促着,“快一点再快一点,细软都带上,今晚就走!”此刻,作为家族的长者,他的手正抚过龙泉青瓷贴花“寿山福海”缠枝花卉凤尾尊,这是前年寿诞,朋友相赠的贺礼。他分外喜欢,但此刻他无法带走。所有大型器物连同这对龙泉青瓷随后被一同挖窖掩埋。不断从门外传来的动荡声、人群呼喊声告诉着他们,不能再耽搁了。   临了出院门的那一刻,回望着祖辈打下的百年基业,他分外心酸。他以为这只是短时间躲避,等战乱平复便很快就能回来。可谁也不曾想,他最终也没能回乡看一眼。   ……   这当然是记者的想象。但罗鹏说,也不无可能。   因出土文物中有高丽青瓷,窖藏主人肯定出身富贵大家。此外,还有两种推测。比如窖藏主人是一名从事海上外贸的商人。南宋与朝鲜半岛交往频繁,对外贸易繁盛,出土部分瓷器与韩国新安沉船及日本寺庙中产品也类似。而铜钱中的金国铜钱也可能与对外贸易有关,底部墨书的白瓷小罐也与金国统治的北方港口出土产品类似。   还比如这些宝贝属于学宫。学宫是中国古代的官方教育机构,有专门的祭祀礼仪场所。窖藏坑所处位置在学宫东南部,距离余姚学宫旧址约200米。罗鹏认为,学宫作为当时的官办教育机构,很可能收藏了官制的精美青铜礼器。加上窖藏年代和学宫被毁年代大体一致,所以推测窖藏器物或为学宫所有。   罗鹏说,此次大量出土的文物增补了余姚地区宋代馆藏的缺环,也为宋元时期青铜器、瓷器、海上丝绸之路研究等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深入研究有助于更好地认识宋代礼制、金融、贸易和冶金工艺,具有重要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   记者吴丹娜 摄影记者张培坚 编辑: 陈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