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
三个男人抱未满月女婴开长途 民警一查是贩婴团伙
稿源: 武汉晚报   2019-01-12 10:20:00报料热线:81850000
  三个大男人带着一个未满月的女婴开长途车,湖北高速交警例行检查时发现这一不合常理的状况,将人扣下调查,发现这竟然是一个横跨多省的婴儿贩卖团伙,车上女婴是该团伙从云南购买的,准备送到河北贩卖。10日,省高警随县大队向外披露了案情。   车上三名男子带着一个未满月的女婴   2018年12月14日17时许,一辆浙江号牌的小车通过鄂豫省际卡口时,被湖北高警随县大队民警拦下例行巡查,司机张某拿不出驾驶证,有无证驾驶嫌疑,民警遂对车辆进行详细检查。   在检查过程中,民警发觉副驾驶座下来的男子黄某有意无意地用身体挡着自己,似乎不想让自己靠近车辆,这让民警起了疑心,强行推开黄某打开车后门。只见该车的后边躺着第三名男子刘某,而刘某的怀中还抱着一个看起来尚未满月的婴儿。   三个大男人和一个小婴儿,这奇怪的组合让民警更加生疑。当即询问:这孩子是谁的?黄某回答:朋友的。民警又问了一遍,黄某改了口,称是在公园捡的。   民警顿时提高警惕: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遂将三人都带到执法岗亭里详细询问。   三男子讲述了一个“捡孩子的故事”   对于女婴的来历,三名男子告诉了民警一个完整的故事。   2018年12月13日下午,黄某在云南砚山县墨山公园散步的时候,在墙根处发现了一个箱子,里面放着一个女婴,看起来是被人遗弃了,黄某就把孩子抱起来,准备带回河北老家抚养。捡到孩子后,他便打电话通知了朋友张某和刘某,告诉他们自己捡到一个孩子。   为了发现“捡孩子故事”的破绽,民警将三人分开询问,求证每个细节。却发现这三人的回答没有任何对不上的地方,难道这个“捡孩子故事”是真的?但想到一开始黄某有意无意阻拦的举动,以及刘某似躲藏民警躺在座位上的情景,民警并未打消疑虑。   一个“旧奶瓶”成为完美故事的破绽   民警仔细搜查了车辆,在车中发现了奶粉、尿不湿等婴儿用品,还发现了一个旧奶瓶。旧奶瓶?民警心中一下子抓住了什么。   这三名男子一直坚称,女婴是昨天刚捡到的,奶瓶、奶粉、尿不湿也是捡到孩子后临时新买的,既然都是新买的,为何奶瓶是旧的,难道是事先准备好的?民警立即稳住当事人,在省高警随县大队的联系下,随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和淮河派出所立刻派民警前来支援。   在等待支援的时候,女婴因饥饿开始哭闹,现场执勤的3名民警中,有一位刚升级为爸爸,见状便熟练地为孩子喂奶并抱在怀中安抚。   为躲避侦查,男子偷偷丢弃手机   增援民警赶到后当即对三名男子进行搜身检查,却发现黄某身上找不到手机,而黄某自称,自己没有手机。   当晚23时许,随县大队执勤民警将三名男子、女婴、浙牌车辆和其他物品一起移交给随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警方对三名男子进行了连夜突审,并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三人的话找不到互相矛盾的地方。   但黄某没有手机这个反常现象,引起了警方高度重视。15日凌晨,随县大队民警连同淮河派出所民警对执勤岗亭周围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每一片草地和角落找遍了,都没有发现遗弃的手机。   临近15日11时,竟然在执勤岗亭大厅里的饮水机后面,找到了黄某的手机,在手机里,警方通过通话记录和往来信息,结合连夜突审的内容,初步判断这是一起涉嫌拐卖儿童的犯罪行为。   一个7人贩婴团伙被抓获   2018年12月16日,随县警方正式对该案立案侦查,并对犯罪嫌疑人监视居住,以便进一步调查深挖。经审讯,三名犯罪嫌疑人承认,他们在云南文山购买婴儿,准备运送到河北定州、石家庄一带进行贩卖。   经交代,这个贩婴团伙内共有7人,已经作案三起,共贩卖了4个女婴,年龄最大的出生10天,最小的出生仅3天。   经过近一个月的侦破,2019年1月6日,该团伙内的7人都已归案。(记者魏娜通讯员徐楚英)
编辑: 孙研
三个男人抱未满月女婴开长途 民警一查是贩婴团伙 稿源: 武汉晚报 2019-01-12 10:20:00
  三个大男人带着一个未满月的女婴开长途车,湖北高速交警例行检查时发现这一不合常理的状况,将人扣下调查,发现这竟然是一个横跨多省的婴儿贩卖团伙,车上女婴是该团伙从云南购买的,准备送到河北贩卖。10日,省高警随县大队向外披露了案情。   车上三名男子带着一个未满月的女婴   2018年12月14日17时许,一辆浙江号牌的小车通过鄂豫省际卡口时,被湖北高警随县大队民警拦下例行巡查,司机张某拿不出驾驶证,有无证驾驶嫌疑,民警遂对车辆进行详细检查。   在检查过程中,民警发觉副驾驶座下来的男子黄某有意无意地用身体挡着自己,似乎不想让自己靠近车辆,这让民警起了疑心,强行推开黄某打开车后门。只见该车的后边躺着第三名男子刘某,而刘某的怀中还抱着一个看起来尚未满月的婴儿。   三个大男人和一个小婴儿,这奇怪的组合让民警更加生疑。当即询问:这孩子是谁的?黄某回答:朋友的。民警又问了一遍,黄某改了口,称是在公园捡的。   民警顿时提高警惕: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遂将三人都带到执法岗亭里详细询问。   三男子讲述了一个“捡孩子的故事”   对于女婴的来历,三名男子告诉了民警一个完整的故事。   2018年12月13日下午,黄某在云南砚山县墨山公园散步的时候,在墙根处发现了一个箱子,里面放着一个女婴,看起来是被人遗弃了,黄某就把孩子抱起来,准备带回河北老家抚养。捡到孩子后,他便打电话通知了朋友张某和刘某,告诉他们自己捡到一个孩子。   为了发现“捡孩子故事”的破绽,民警将三人分开询问,求证每个细节。却发现这三人的回答没有任何对不上的地方,难道这个“捡孩子故事”是真的?但想到一开始黄某有意无意阻拦的举动,以及刘某似躲藏民警躺在座位上的情景,民警并未打消疑虑。   一个“旧奶瓶”成为完美故事的破绽   民警仔细搜查了车辆,在车中发现了奶粉、尿不湿等婴儿用品,还发现了一个旧奶瓶。旧奶瓶?民警心中一下子抓住了什么。   这三名男子一直坚称,女婴是昨天刚捡到的,奶瓶、奶粉、尿不湿也是捡到孩子后临时新买的,既然都是新买的,为何奶瓶是旧的,难道是事先准备好的?民警立即稳住当事人,在省高警随县大队的联系下,随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和淮河派出所立刻派民警前来支援。   在等待支援的时候,女婴因饥饿开始哭闹,现场执勤的3名民警中,有一位刚升级为爸爸,见状便熟练地为孩子喂奶并抱在怀中安抚。   为躲避侦查,男子偷偷丢弃手机   增援民警赶到后当即对三名男子进行搜身检查,却发现黄某身上找不到手机,而黄某自称,自己没有手机。   当晚23时许,随县大队执勤民警将三名男子、女婴、浙牌车辆和其他物品一起移交给随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警方对三名男子进行了连夜突审,并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三人的话找不到互相矛盾的地方。   但黄某没有手机这个反常现象,引起了警方高度重视。15日凌晨,随县大队民警连同淮河派出所民警对执勤岗亭周围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每一片草地和角落找遍了,都没有发现遗弃的手机。   临近15日11时,竟然在执勤岗亭大厅里的饮水机后面,找到了黄某的手机,在手机里,警方通过通话记录和往来信息,结合连夜突审的内容,初步判断这是一起涉嫌拐卖儿童的犯罪行为。   一个7人贩婴团伙被抓获   2018年12月16日,随县警方正式对该案立案侦查,并对犯罪嫌疑人监视居住,以便进一步调查深挖。经审讯,三名犯罪嫌疑人承认,他们在云南文山购买婴儿,准备运送到河北定州、石家庄一带进行贩卖。   经交代,这个贩婴团伙内共有7人,已经作案三起,共贩卖了4个女婴,年龄最大的出生10天,最小的出生仅3天。   经过近一个月的侦破,2019年1月6日,该团伙内的7人都已归案。(记者魏娜通讯员徐楚英) 编辑: 孙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