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突发·现场
"生活好累啊" 欠下百万赌债的90后小伙躲在宁波一酒店割腕
稿源: 宁波晚报   2019-04-14 17:59:07报料热线:81850000
  昏暗的灯光下,一名年轻男子拿起刀柄一刀一刀,划向手腕,殷红的鲜血,洒落一地……   前晚10点多,镇海招宝山派出所民警闻警出动,在一家酒店客房里迅速找到割腕自杀的男子,及时送往医院抢救。   当晚9点,镇海警方接到一名女子的报警。该女子焦急地说,她在微信上了解到表弟要自杀,但不知道具体位置,所以报警求助。   根据报警人提供的相关身份信息,警方锁定了自杀男子江某所处的位置,迅速找到了位于招宝山街道九湾弄附近的一家酒店。   “你是不是叫江XX?”民警刚进入房内,就看到了正低头坐在靠窗座椅上的一名男子,手上仍淌着血。   “他的手上、地毯上、床单上,都有血。”招宝山派出所民警林海港回忆说,自己赶紧上前制止了他,一边拨打了120叫救护车,一边让服务员拿毛巾过来帮忙止血。   当时,江某脸色惨白,精神萎靡,手里还拿着手机,左手腕上深一道、浅一道的血痕。面对民警的劝说,他回答说,“我没事,我就是有一点点冷。”   服务员阿姨也拿着毛巾和棉被过来了,她说江某是前一天入住的,“好好的一个小伙子,你不要想不开,日子还长着呢。”   为何要自杀?在现场,江某没有多说。但从其只言片语中可以听出,他不愿意民警联系他的家人,只有一个北京的同学知道他的事,“我不想让家里人嘲笑我……”   时间紧急,来不及等救护车了,民警搀扶着江某上了警车,直奔龙赛医院。同时,民警联系了江某的表嫂,也就是报案人,前往龙赛医院进行看护。   在警车上,民警再次对他进行了劝说,“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量开口,不要干这样的傻事。”   尽管披着棉被,江某仍瑟瑟发抖,反复地说:“我没事,血干了就好了,就是有点冷。”   据江某说,他是用刮眉刀割伤手腕的,血干了,就割一刀,一刀又一刀。看似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把民警听得也有些心惊。   至于为何要这么做,江某只是说,“我的心态崩了,觉得生活好累啊。”   江某很快被送到了龙赛医院,他的钱包里只剩35元。经过急诊,医生对他的伤口进行了包扎,暂无大碍,但需要一段时间的静养。   事后,民警也大概了解到一些细节——据江某说,他是河南人,90后,因迷恋网上赌博,欠下了百万赌债。债主追讨,他无路可走,所以选择了轻生。   警方表示,江某反映的情况有待进一步调查核实。但无论如何,生命只有一次,轻生这种极端方式解决不了问题。同时,不要相信天上掉馅饼,远离各种看似诱人的网络赌博,发现各种犯罪行为,请拨打“110”报警。   记者 马涛 通讯员 王楠淇 奚悦
编辑: 陈奉凤纠错:171964650@qq.com
"生活好累啊" 欠下百万赌债的90后小伙躲在宁波一酒店割腕 稿源: 宁波晚报 2019-04-14 17:59:07
  昏暗的灯光下,一名年轻男子拿起刀柄一刀一刀,划向手腕,殷红的鲜血,洒落一地……   前晚10点多,镇海招宝山派出所民警闻警出动,在一家酒店客房里迅速找到割腕自杀的男子,及时送往医院抢救。   当晚9点,镇海警方接到一名女子的报警。该女子焦急地说,她在微信上了解到表弟要自杀,但不知道具体位置,所以报警求助。   根据报警人提供的相关身份信息,警方锁定了自杀男子江某所处的位置,迅速找到了位于招宝山街道九湾弄附近的一家酒店。   “你是不是叫江XX?”民警刚进入房内,就看到了正低头坐在靠窗座椅上的一名男子,手上仍淌着血。   “他的手上、地毯上、床单上,都有血。”招宝山派出所民警林海港回忆说,自己赶紧上前制止了他,一边拨打了120叫救护车,一边让服务员拿毛巾过来帮忙止血。   当时,江某脸色惨白,精神萎靡,手里还拿着手机,左手腕上深一道、浅一道的血痕。面对民警的劝说,他回答说,“我没事,我就是有一点点冷。”   服务员阿姨也拿着毛巾和棉被过来了,她说江某是前一天入住的,“好好的一个小伙子,你不要想不开,日子还长着呢。”   为何要自杀?在现场,江某没有多说。但从其只言片语中可以听出,他不愿意民警联系他的家人,只有一个北京的同学知道他的事,“我不想让家里人嘲笑我……”   时间紧急,来不及等救护车了,民警搀扶着江某上了警车,直奔龙赛医院。同时,民警联系了江某的表嫂,也就是报案人,前往龙赛医院进行看护。   在警车上,民警再次对他进行了劝说,“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量开口,不要干这样的傻事。”   尽管披着棉被,江某仍瑟瑟发抖,反复地说:“我没事,血干了就好了,就是有点冷。”   据江某说,他是用刮眉刀割伤手腕的,血干了,就割一刀,一刀又一刀。看似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把民警听得也有些心惊。   至于为何要这么做,江某只是说,“我的心态崩了,觉得生活好累啊。”   江某很快被送到了龙赛医院,他的钱包里只剩35元。经过急诊,医生对他的伤口进行了包扎,暂无大碍,但需要一段时间的静养。   事后,民警也大概了解到一些细节——据江某说,他是河南人,90后,因迷恋网上赌博,欠下了百万赌债。债主追讨,他无路可走,所以选择了轻生。   警方表示,江某反映的情况有待进一步调查核实。但无论如何,生命只有一次,轻生这种极端方式解决不了问题。同时,不要相信天上掉馅饼,远离各种看似诱人的网络赌博,发现各种犯罪行为,请拨打“110”报警。   记者 马涛 通讯员 王楠淇 奚悦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