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突发·现场
宁波民警因公牺牲 父亲瘫痪!两个坚强女人撑起这个家
稿源: 宁波晚报   2019-05-14 20:42:49报料热线:81850000
  2002年10月7日,镇海骆驼派出所民警王海波在执行公务时发生交通事故,抢救无效,因公牺牲,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31岁。     而他这一走,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少了主心骨。近17年的时间过去了,如今这家人过得如何?   老伴病倒后,   她把家安在医院长达7年   5月13日早晨,久违的雨水落下,镇海的天气再一次转凉了。   在炼化医院住院部一楼的一间病房里,病床、医疗设备、生活杂物以及一张折叠躺椅占据了所有的空间。69岁的邬静芬总是忙碌着,尽力让医院里的这个“家”透出温馨的感觉。   病床上躺着她的老伴,自7年前患上坏死性脑膜炎后,渐渐变成了没有知觉的“植物人”。短暂的惊慌、无助之后,她四处奔波,终于折腾到了一张病床,将老伴“安顿”了下来。
  守候在床边,每当听见呼吸机里传出的粗浊声音,邬静芬会告诉自己,他,还活着。“老头在,家就在。”她一面为老伴翻身,一面淡淡地向记者说着这些年的不易。   偶尔,邬静芬会想起儿子,会想起那个永远带走儿子的秋天。   很难说老伴患病和儿子离世两件事之间有必然联系,但邬静芬看到,原本还在打工的老伴身体一天比一天坏了。
  “老头子很倔强,从不在我面前落泪。”但邬静芬知道,老头子往往一面做账,一面泪流满面。2年后,他慢慢病倒辞工。更在数年后的一天,彻底瘫在了家里的地上。   邬静芬回忆说,起初,院方医生以为是脑溢血,数次会诊后才确定为坏死性脑膜炎,她也从此踏上了漫漫求医路。
  医生告诫她,这种疾病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坏,病人会逐渐趋向植物人状态,让她做好思想准备。邬静芬表态:“治!我陪老头子一起。”   宁波、杭州、上海,这条求医路来来去去,说不尽苦楚,道不完辛酸。一路跌跌撞撞,两口子已在七八家医院累计住满7年。靠着邬静芬不亚于专业护工的精心照顾,才让老伴勉强维持着生命。   儿媳:将儿子培养成人,   是对丈夫最好的挂念   有时候,邬静芬会很心疼儿媳王瑛,“她真的挺好,这些年,她和我一起捱过来,把孩子带大,很不容易。”   在招宝山街道胜利东弄住所内,王瑛把相簿里的英俊面庞擦了又擦,哽咽着说道:“海波,你放心,我们儿子在广西科技大学读书挺好的。”   自从王海波离开后,王瑛一门心思操持家务、带好孩子,至今仍是单身。她说:“和别人比起来,我就当海波受组织委派出差了。”   孩子在牙牙学语、慢慢成长。有一年,儿子放学回来哭着说:“同学说我没有爸爸。妈妈,我的爸爸在哪里?”王瑛强忍泪水,告诉儿子:爸爸是一个英雄,一个超级英雄。爸爸现在不在了,但别人的爸爸妈妈带着孩子去做的事,妈妈也能做到。这让儿子信心十足、自豪万分。
  类似的故事,在母子俩的生活里,俯拾即是。王瑛说,哪怕再心痛,自己从不在孩子面前落泪。只有坚强的母亲,才能带动孩子。在王瑛的教育下,孩子品德兼优,满满的正能量。因为,他有一个“英雄爸爸”。   如今,儿子已经是一名医科大学生。近17年的时间,弹指一挥间。6000个日日夜夜,在锥心、麻木、苦痛、顽强与温情脉脉中流淌。   她决定留下做婆婆的女儿,   代他尽孝   “姆妈,我妈妈煮了新鲜的野山笋,快来尝尝鲜。”几乎是听着开门声就知道是邬静芬回来了,王瑛一边在厨房里忙活着,一边招呼着她。   “姆妈,别忘记吃饭。天热了要擦澡,在医院一定要想办法睡好。”吃完饭,王瑛一面打扫着家里的卫生,一面对又准备回到医院的邬静芬说。
  “晓得了。你经常念叨,怎么感觉比我年纪还大啊。”邬静芬喝着水,收拾着东西,乐滋滋地回答。听着这两人温馨的对话,谁能想到她们是一对婆媳而不是母女呢。   邬静芬好几次说,“王瑛是我重要的精神支柱。想到她,我才没有倒下。”当年,王海波出事后,邬静芬想到儿媳,也是心痛不已。她说,王瑛只有20多岁,花一样的年纪。她怎么办呢?   同一时间,王瑛和母亲一面商量,一面暗暗拿定了主意:“婆婆的独生子不在了,我家妈妈有两个女儿。就当我妈妈少生一个,我做婆婆的女儿,为她尽孝吧。”她决定,守着儿子,在两位妈妈的帮助下,把家庭重新立起来。
  日常,王瑛为婆婆送菜、送衣服。看到她操劳不已,又买来人参、山葛粉让她补补身体。当邬静芬头上渐渐冒出白发时,王瑛劝她去染一染,“头发一梳一顺,就变黑了。”她把单位里发的理发券积攒起来,一次性给婆婆用。邬静芬染发后照着镜子高兴地说:“到底年轻人有见识,好看的。”   “我甚至都不敢想没有王瑛在,这个家会变成什么样子。”邬静芬说到儿媳的好,似乎总也说不完。
编辑: 应波纠错:171964650@qq.com
宁波民警因公牺牲 父亲瘫痪!两个坚强女人撑起这个家 稿源: 宁波晚报 2019-05-14 20:42:49
  2002年10月7日,镇海骆驼派出所民警王海波在执行公务时发生交通事故,抢救无效,因公牺牲,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31岁。     而他这一走,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少了主心骨。近17年的时间过去了,如今这家人过得如何?   老伴病倒后,   她把家安在医院长达7年   5月13日早晨,久违的雨水落下,镇海的天气再一次转凉了。   在炼化医院住院部一楼的一间病房里,病床、医疗设备、生活杂物以及一张折叠躺椅占据了所有的空间。69岁的邬静芬总是忙碌着,尽力让医院里的这个“家”透出温馨的感觉。   病床上躺着她的老伴,自7年前患上坏死性脑膜炎后,渐渐变成了没有知觉的“植物人”。短暂的惊慌、无助之后,她四处奔波,终于折腾到了一张病床,将老伴“安顿”了下来。
  守候在床边,每当听见呼吸机里传出的粗浊声音,邬静芬会告诉自己,他,还活着。“老头在,家就在。”她一面为老伴翻身,一面淡淡地向记者说着这些年的不易。   偶尔,邬静芬会想起儿子,会想起那个永远带走儿子的秋天。   很难说老伴患病和儿子离世两件事之间有必然联系,但邬静芬看到,原本还在打工的老伴身体一天比一天坏了。
  “老头子很倔强,从不在我面前落泪。”但邬静芬知道,老头子往往一面做账,一面泪流满面。2年后,他慢慢病倒辞工。更在数年后的一天,彻底瘫在了家里的地上。   邬静芬回忆说,起初,院方医生以为是脑溢血,数次会诊后才确定为坏死性脑膜炎,她也从此踏上了漫漫求医路。
  医生告诫她,这种疾病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坏,病人会逐渐趋向植物人状态,让她做好思想准备。邬静芬表态:“治!我陪老头子一起。”   宁波、杭州、上海,这条求医路来来去去,说不尽苦楚,道不完辛酸。一路跌跌撞撞,两口子已在七八家医院累计住满7年。靠着邬静芬不亚于专业护工的精心照顾,才让老伴勉强维持着生命。   儿媳:将儿子培养成人,   是对丈夫最好的挂念   有时候,邬静芬会很心疼儿媳王瑛,“她真的挺好,这些年,她和我一起捱过来,把孩子带大,很不容易。”   在招宝山街道胜利东弄住所内,王瑛把相簿里的英俊面庞擦了又擦,哽咽着说道:“海波,你放心,我们儿子在广西科技大学读书挺好的。”   自从王海波离开后,王瑛一门心思操持家务、带好孩子,至今仍是单身。她说:“和别人比起来,我就当海波受组织委派出差了。”   孩子在牙牙学语、慢慢成长。有一年,儿子放学回来哭着说:“同学说我没有爸爸。妈妈,我的爸爸在哪里?”王瑛强忍泪水,告诉儿子:爸爸是一个英雄,一个超级英雄。爸爸现在不在了,但别人的爸爸妈妈带着孩子去做的事,妈妈也能做到。这让儿子信心十足、自豪万分。
  类似的故事,在母子俩的生活里,俯拾即是。王瑛说,哪怕再心痛,自己从不在孩子面前落泪。只有坚强的母亲,才能带动孩子。在王瑛的教育下,孩子品德兼优,满满的正能量。因为,他有一个“英雄爸爸”。   如今,儿子已经是一名医科大学生。近17年的时间,弹指一挥间。6000个日日夜夜,在锥心、麻木、苦痛、顽强与温情脉脉中流淌。   她决定留下做婆婆的女儿,   代他尽孝   “姆妈,我妈妈煮了新鲜的野山笋,快来尝尝鲜。”几乎是听着开门声就知道是邬静芬回来了,王瑛一边在厨房里忙活着,一边招呼着她。   “姆妈,别忘记吃饭。天热了要擦澡,在医院一定要想办法睡好。”吃完饭,王瑛一面打扫着家里的卫生,一面对又准备回到医院的邬静芬说。
  “晓得了。你经常念叨,怎么感觉比我年纪还大啊。”邬静芬喝着水,收拾着东西,乐滋滋地回答。听着这两人温馨的对话,谁能想到她们是一对婆媳而不是母女呢。   邬静芬好几次说,“王瑛是我重要的精神支柱。想到她,我才没有倒下。”当年,王海波出事后,邬静芬想到儿媳,也是心痛不已。她说,王瑛只有20多岁,花一样的年纪。她怎么办呢?   同一时间,王瑛和母亲一面商量,一面暗暗拿定了主意:“婆婆的独生子不在了,我家妈妈有两个女儿。就当我妈妈少生一个,我做婆婆的女儿,为她尽孝吧。”她决定,守着儿子,在两位妈妈的帮助下,把家庭重新立起来。
  日常,王瑛为婆婆送菜、送衣服。看到她操劳不已,又买来人参、山葛粉让她补补身体。当邬静芬头上渐渐冒出白发时,王瑛劝她去染一染,“头发一梳一顺,就变黑了。”她把单位里发的理发券积攒起来,一次性给婆婆用。邬静芬染发后照着镜子高兴地说:“到底年轻人有见识,好看的。”   “我甚至都不敢想没有王瑛在,这个家会变成什么样子。”邬静芬说到儿媳的好,似乎总也说不完。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