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民生·城事
在宁波 都挺好(44)|楼军龙:宁波海归“逐鹿”资本江湖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9-06-12 08:40:00报料热线:81850000
  这座城市,枕山面海、拥江揽湖。   山的伟岸、海的奔放、江的灵动、湖的沉稳,孕育了宁波独特的地域文化,造就了宁波人独特的精神气质。   “知行合一、知难而进、知书达礼、知恩图报。”省委副书记、市委书记郑栅洁如是概括宁波和宁波人。   宜居宜业,宜游宜商,正是这样一座城,一群宁波人,成就了无数美好,创造了无数历史,成全了无数梦想。   中国宁波网、甬派联合策划推出一分钟短视频系列——《在宁波,都挺好!》,由新老宁波人与网友分享自己在这座城市里工作、生活的小故事。   今天的分享人是量化硅谷创始人、加拿大证券学院院士、加拿大注册金融规划师、宁波市3315千人计划领军人物楼军龙。
  中国宁波网记者 沈莉萍 李敬平 文/视频   我是楼军龙,宁波人,一个回国创业的海归。   1998年,我就读宁波大学国际交流学院,学的是中加国际商务管理专业,2000年赴加拿大汉伯学院学习。那段中西融合的求学时光,让我收获颇丰,不仅拓宽了我的国际化视野,也为我以后的人生奠定了方向。   在汉伯学院毕业后,我又前往加拿大多伦多约克大学就读。大学主修管理学,辅修会计学。那时,我注册会计师就已考到五级。但一想到会计要坐着一整天忙不停,我又把辅修会计改成了金融专业。大学期间,我考出了注册金融规划师、注册金融管理师等多个证书。   每个留学生人都有一个进入国外大公司的梦。毕业后,我顺利进入了别人梦寐以求的花旗银行多伦多分行从事资本管理。
  (照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一年后,我加入加拿大皇家银行,任职6年。一步步从小职员到高管,我是最拼的一个。在皇家银行第二年,我的业绩就做到全加拿大皇家银行排名前二十,获得“新人奖”,最后三年甚至连续排名前十,这六年获得的奖状摆满了一柜。2012年,我还荣获多伦多政府颁发的“留学生成就奖”,成为了第一个获此荣誉的华人。   期间,我被派驻华尔街分支,在美国的这一年,我读完MBA。之后,我在加拿大第三大银行丰业银行开始了投行之路,事业做得风生水起。   但我却是个爱折腾的人,舒适安逸的生活让我看到了自己60岁的样子。在加拿大,进步的空间不大了。而我们的国家却在日新月异的发展,一切方兴未艾。   归国创业才能实现我的梦想,我不想留下遗憾。   38岁那年,我做出了一个别人不能理解的决定:放弃加拿大的事业,卖掉多伦多的房子、车子,断、舍、离,义无反顾地回来了。   我给自己定了5年时间。   我先在香港投行工作了2年。陆续有朋友也回国了,6个博士在香港碰面,决定一起回大陆发展,这就是我最早的创业团队。   创业之初也想过把公司设在北京、上海等地,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宁波。   在北京,可能只是一颗小水滴。在宁波,可能是一口泉水。   做金融,要在离钱最近的地方,宁波民间资本非常雄厚。   事实证明,将宁波作为创业的第一站是正确的。2013年6月,宁波量化硅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后,发展势头强劲。量化对冲基金走得很稳健,即使在2015年“股灾”期间也能维持较稳定的收益。   随后,在宁波政府部门支持下,以公司命名的宁波量化金融小镇诞生作为中国第一批特色金融小镇的代表,成功带动了人才和资本的快速聚集。现在,宁波量化金融小镇已升级为省级金融小镇,并更名为宁波·鄞州四明金融小镇,关联着全国各地上千个项目。   联想3000万、海尔3000万、政府1000万、投资人3000万,我们还建立了一个亿规模的母基金,引入更优秀的项目。争取明年管理资产总额达到30亿元,届时影响力可辐射长三角甚至全国。   要想真正做好金融产业,还需要“走出宁波,做大宁波”。   2017年,我们和外高桥集团合作,打造上海自贸区产业金融港,将区内外、境内外等各方资源打通。未来,量化硅谷将围绕上海自贸区外高桥区域生物医药、大数据、智能制造三大产业生态圈的打造,通过优质服务帮助企业融资。   我们还把上海的国际资源导入宁波,建立跨境金融服务基地,为宁波中小企业发展提供服务。   结合所学之长、行业经验和海内外资源,帮助中国产业走出去,引进国外优质项目和人才,我希望能用科技力量为投资者创造财富。
  三年前,我开始涉足文化领域——创办宁波艺穗文化传媒公司,组建宁波童声合唱团,请来著名音乐学家杜亚雄、歌唱家龚琳娜、周强等人亲自指导,童声合唱团已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成为宁波打造音乐之城的一张金名片。   朝着既定的目标努力向前奔跑,是我想要的样子。在宁波,都挺好!
编辑: 陈奉凤纠错:171964650@qq.com
在宁波 都挺好(44)|楼军龙:宁波海归“逐鹿”资本江湖 稿源: 中国宁波网 2019-06-12 08:40:00
  这座城市,枕山面海、拥江揽湖。   山的伟岸、海的奔放、江的灵动、湖的沉稳,孕育了宁波独特的地域文化,造就了宁波人独特的精神气质。   “知行合一、知难而进、知书达礼、知恩图报。”省委副书记、市委书记郑栅洁如是概括宁波和宁波人。   宜居宜业,宜游宜商,正是这样一座城,一群宁波人,成就了无数美好,创造了无数历史,成全了无数梦想。   中国宁波网、甬派联合策划推出一分钟短视频系列——《在宁波,都挺好!》,由新老宁波人与网友分享自己在这座城市里工作、生活的小故事。   今天的分享人是量化硅谷创始人、加拿大证券学院院士、加拿大注册金融规划师、宁波市3315千人计划领军人物楼军龙。
  中国宁波网记者 沈莉萍 李敬平 文/视频   我是楼军龙,宁波人,一个回国创业的海归。   1998年,我就读宁波大学国际交流学院,学的是中加国际商务管理专业,2000年赴加拿大汉伯学院学习。那段中西融合的求学时光,让我收获颇丰,不仅拓宽了我的国际化视野,也为我以后的人生奠定了方向。   在汉伯学院毕业后,我又前往加拿大多伦多约克大学就读。大学主修管理学,辅修会计学。那时,我注册会计师就已考到五级。但一想到会计要坐着一整天忙不停,我又把辅修会计改成了金融专业。大学期间,我考出了注册金融规划师、注册金融管理师等多个证书。   每个留学生人都有一个进入国外大公司的梦。毕业后,我顺利进入了别人梦寐以求的花旗银行多伦多分行从事资本管理。
  (照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一年后,我加入加拿大皇家银行,任职6年。一步步从小职员到高管,我是最拼的一个。在皇家银行第二年,我的业绩就做到全加拿大皇家银行排名前二十,获得“新人奖”,最后三年甚至连续排名前十,这六年获得的奖状摆满了一柜。2012年,我还荣获多伦多政府颁发的“留学生成就奖”,成为了第一个获此荣誉的华人。   期间,我被派驻华尔街分支,在美国的这一年,我读完MBA。之后,我在加拿大第三大银行丰业银行开始了投行之路,事业做得风生水起。   但我却是个爱折腾的人,舒适安逸的生活让我看到了自己60岁的样子。在加拿大,进步的空间不大了。而我们的国家却在日新月异的发展,一切方兴未艾。   归国创业才能实现我的梦想,我不想留下遗憾。   38岁那年,我做出了一个别人不能理解的决定:放弃加拿大的事业,卖掉多伦多的房子、车子,断、舍、离,义无反顾地回来了。   我给自己定了5年时间。   我先在香港投行工作了2年。陆续有朋友也回国了,6个博士在香港碰面,决定一起回大陆发展,这就是我最早的创业团队。   创业之初也想过把公司设在北京、上海等地,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宁波。   在北京,可能只是一颗小水滴。在宁波,可能是一口泉水。   做金融,要在离钱最近的地方,宁波民间资本非常雄厚。   事实证明,将宁波作为创业的第一站是正确的。2013年6月,宁波量化硅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后,发展势头强劲。量化对冲基金走得很稳健,即使在2015年“股灾”期间也能维持较稳定的收益。   随后,在宁波政府部门支持下,以公司命名的宁波量化金融小镇诞生作为中国第一批特色金融小镇的代表,成功带动了人才和资本的快速聚集。现在,宁波量化金融小镇已升级为省级金融小镇,并更名为宁波·鄞州四明金融小镇,关联着全国各地上千个项目。   联想3000万、海尔3000万、政府1000万、投资人3000万,我们还建立了一个亿规模的母基金,引入更优秀的项目。争取明年管理资产总额达到30亿元,届时影响力可辐射长三角甚至全国。   要想真正做好金融产业,还需要“走出宁波,做大宁波”。   2017年,我们和外高桥集团合作,打造上海自贸区产业金融港,将区内外、境内外等各方资源打通。未来,量化硅谷将围绕上海自贸区外高桥区域生物医药、大数据、智能制造三大产业生态圈的打造,通过优质服务帮助企业融资。   我们还把上海的国际资源导入宁波,建立跨境金融服务基地,为宁波中小企业发展提供服务。   结合所学之长、行业经验和海内外资源,帮助中国产业走出去,引进国外优质项目和人才,我希望能用科技力量为投资者创造财富。
  三年前,我开始涉足文化领域——创办宁波艺穗文化传媒公司,组建宁波童声合唱团,请来著名音乐学家杜亚雄、歌唱家龚琳娜、周强等人亲自指导,童声合唱团已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成为宁波打造音乐之城的一张金名片。   朝着既定的目标努力向前奔跑,是我想要的样子。在宁波,都挺好!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