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民生·城事
消失的300亿去哪了?宁波股民投资康美药业巨亏500万
稿源: 钱江晚报   2019-07-04 10:04:00报料热线:81850000
  经历股东大会期间连续多日的涨停之后,ST康美昨日再度跌停,其市值已经从高峰时的1300多亿元跌至目前的180.5亿元。   半年时间里,康美药业这只A股市场上知名的中医药股“领头羊”,陷入自己挖下的大坑里,频繁否认作假又接连“打脸”,让公众看了一出“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的荒诞戏码。   宁波股民丁文成(化名)市值亏损70%,直接损失近500万元,心急如焚。他加入的维权群里,约有400位康美药业的小股东,都在等待证监会的调查结果。   记者日前来到广东普宁,参加康美药业股东大会并探访康美药业各厂区。   投资者想问“消失的300亿”   没问成   6月28日下午3点,广东普宁市,康美中药生产基地二期综合楼,康美药业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仅进行了约一小时就结束了。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开始,半年时间里康美药业始终处于风口浪尖,本以为敏感时期参加股东大会的投资者会很多,结果实到股东及股东代表仅有39人。   身处宁波的丁文成原本计划去参加这次的股东大会,连打了三天电话,康美药业股东大会通知上留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最终未能成行。记者遇到同样的情况,直到连发三封邮件后才收到确认信得以前往。   今年4月29日,康美药业发布2018年财报同时,说2017年算错了近300亿元,要更正。公告次日,康美药业股价跌停,一日蒸发超50亿元市值。中国证监会去年末以“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对其立案调查。   康美药业股东大会会场,左右各有一块大屏幕,在会议开始前一直循环播放着《康美之恋》。   这首12年前的广告歌曲,曾在央视高密度播出,任泉和李冰冰出演男女主角,讲述的就是康美药业创始人马兴田和许冬瑾相识相恋、共同创业的爱情故事。   那时李冰冰正当红,以至于大众对康美药业的直观了解,不是它的品牌或产品,而是这首歌曲和画面传递的最初印象。   缠绵的音乐并不能安抚投资人的忐忑情绪,现场很少有人留意屏幕在播什么,多数人或在翻看会议资料或与其他投资人讨论康美的前景。发给参会股东的手册上写着康美的企业愿景:“中国最受尊敬的公众公司”。   一位投资者一边翻看手册,一边小声对身旁的另一位投资者说,“我就想问问那300亿到底怎么回事。”而这,也是包括宁波股民丁文成在内的众多中小投资者最想要了解的问题。   年初,迫于证监会监管压力,康美药业“翻新”了2017年财务报表,调整后的财务数据让投资者大吃一惊:存货少计了195.46亿元;货币资金多计了299.44亿元;营收多计近89亿元;营业成本多计超76亿元。   数据一出,市场一直在追问,那笔近300亿货币资金去哪儿了?   “你跟我说,多算了3000万,甚至3个亿,我都接受,多算了300亿!”这位投资者懊恼地说,康美药业董事长马兴田把原因归结为会计差错,他不能接受,即使是会计差错,这差错什么产生的,能不能堵上漏洞,以后还不会再发生,总要有个说法。   会上他没有得到提问机会,股东会结束后,记者看到这位投资者追着康美药业新上任的总经理助理兼董秘唐煦又问,仍然没有得到回答。   “我是第一次参加康美的股东大会,但其他公司的股东大会参加过很多,没有碰到过小心成这样的。”会后,有股东如此说。   马兴田向股东说“对不起”   却续聘正中珠江   原 本以为参加股东大会的投资者会很多,结果直到议程开始前一分钟,记者在现场看到的参会人员也没有破百。马兴田现场公布,该次股东大会实际参会的股东和 股东代表为39人。会后,康美药业一位高管私下说,原本公司预计参会股东会超过100人,所以特别安排了一个大会议厅。最后只好把每个座位间距拉开一点, 免得看上去太空。   股东会在马兴田公布完参会人数后开始,随即陷入尴尬的沉默。   幸好,ST康美第三大股东华安资产的代表第一个要求趁着股东审读议案讲几句话,他说近期被多家媒体询问,是否有减持计划,但他们目前尚未有出售、转让或减持康美股票的计划。   随后鲲鹏融创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代表也说,公司持有9817万股ST康美,是第六大股东,所以最近一直,“心情有些忐忑”,因为这么大笔股票如果卖出也会有亏损,“听了马总的发言以后心情比较愉快,也不会减持。”   此时议程已过半,在投资者交流环节,马兴田突然起身,向现场股东说了句:“对不起。”   他说这句“对不起”,是向所有股东、所有支持康美的投资者道歉。承认公司在高速发展过程中,确实存在一些不规范的问题,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同时他们也在积极配合调查,希望调查结果出来以后,康美仍能有机会继续把事情做好,希望获得投资者的信任。   不知道是马兴田的道歉,还是机构投资者的表态,让现场有些沉闷的气氛变得活跃了一些,现场相继有投资者举手或起立想要提问,然而话筒一直只被交到特定的人手中。   马兴田突然起身道歉。   终于有投资者忍不住一边举手一边大声说,“马总能不能自由交流?”   “是自由交流啊,这不是……”台上的马兴田立刻回答。   然而这位投资者手中的话筒再次被收走,立刻有工作人员上前安抚,但直到会议结束,他也没有得到提问机会。   事实上,在最后的现场交流环节中,仅三人有提问机会,其中两位是机构投资者,用来表态“不减持”,而所有举手试图与马兴田直接对话的投资者都没有得到机会。   激烈的问题都被留到了会后。康美药业的审计机构正中珠江,因在康美的审计业务中涉嫌违法违规,正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而当天股东会的第七项正是“关于续聘会计师事务所及支付审计费用的议案”,并以较高票数决定续聘正中珠江。   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一共给康美药业出具了18份审计报告。   2001年到2008年,康美药业每年给正中珠江的报酬在30万元左右,2009年开始,突然攀升到百万级。提交审议的议案中透露,2018年正中珠江从康美拿到640万元。   会后,有投了反对票的投资者追问,为什么要续聘正中珠江?   “你看他们已经被调查了,无论有没有问题,肯定会改正的。”康美药业的一位高管很无奈的说。   “不聘他们聘谁呢?”一位投赞成票的投资者小声嘀咕。   无论是康美药业,还是正中珠江,此时都是“烫手山芋”。   宁波股民等待调查结果   随时准备维权   “会上马兴田有没有讲那300亿去哪里了?他接下去准备怎么办?”股东大会刚结束,丁文成就向记者急切打听,会上有什么内幕信息。他在12元左右买入康美药业,如今直接损失近500万元,严重影响了他的心态。   长逛的股吧也不逛了,因为网友的点评常常一针见血。“他们说康美的人参忘记栓红绳了,成了精,得跑。”丁文成听不得这些话。獐子岛养在海里的扇贝,可以一夜之间跑路,康美的人参,埋在地里,跑到哪里都在增值,都是谜啊。   康美药业在2016年后未再披露对林下参的投入资金情况,但此前公司审计机构聘请的通化中远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曾对其位于吉林和辽宁的林下参1.5万亩林地出具过一份评估报告,估值为36.18亿元,还给出了1408万株的具体数量。   尽管舆论对这批林下参的数量和估值普遍存疑,但丁文成相信数据是真的。“没有调查数据证明它是假的,我只能相信它是真的。”在他看来,康美作为一家中医药企业如果连这个都造假,那就太没有底线了。   丁文成希望康美药业的股价能回涨到6元左右,最近的连续涨停多少让他看到一点希望,但他也没有放弃维权的打算。“这跟盈亏多少无关,不能让控股股东的违法责任转嫁到全体投资者,让我们承担少数人的违法成本,这不合理。”   在丁文成加入的维权群里,约有400位康美药业的小股东,他们都在等待证监会的调查结果。   新闻深读   2018年12月28日,康美药业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被指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到5月17日证监会在其官微发文通报,认定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   半年时间里,康美药业这只A股市场上知名的中医药股“领头羊”,陷入自己挖下的大坑里,频繁否认作假又接连“打脸”,让公众看了一出“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的荒诞戏码。   调查尚未结束,事情还没完。   创业到上市只用了四年   康美药业董事长马兴田在股东大会上回答投资人提问的时候,吴洪(化名)正坐在他的药材行里翻弄着西洋参片。   药材行就在普宁中药材市场里面,街对面是康美药业最早的办公楼。只是如今市场里仍开着的药材行仅剩三两家,绝大多数都搬到了六七公里外的普宁康美中药城。   “这 里很多人都认识马老板(马兴田)咯,他是我们普宁人嘛。”吴洪笑着说,普宁是个出大老板的地方,但多数是外出创业,像马兴田这样还留在普宁的不多,所以在 地方上很被看重,扶持力度也大。“你放心,康美肯定没事的。”在他看来,就算康美药业陷入“财务造假”风波,地方政府也不会轻易放弃它,因为当地“四分之 一的税收还靠康美”。   马兴田是不是出身中医药世家呢?吴洪一听就笑了:“你看普宁有大山吗?这里又不产中药材,哪里来的中药世家?”他说,普宁历来做药材生意的人多,硬要说“世家”,也是药材买卖的世家。   关于马兴田的“第一桶金”,在当地有两种不一样的说法。一说,他最早做的是制衣,赚了钱才开的药厂;也有说,他靠着妻子许冬瑾娘家的帮衬,囤积中药材致富。服装和医药,是普宁两大支柱产业,无论靠哪一个发家听起来都很合理。   “等我们知道他的时候,已经是条‘大鱼’了。”吴洪做着自己的小生意,他并不那么关心康美何去何从。   在康美药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前,媒体报道中,马兴田频频被冠上“药王”称号,他的财富积累则是一部“药王传奇”。   梳理马兴田的创业过程,“传奇”似乎是一个挺贴切的形容。   1996年,靠着囤积三七,马兴田发了一笔横财,为创办康美药业积累了最初的资本。   1997 年6月,广东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最早我们是做化学药的。”马兴田曾在接受采访时说,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康美药业化学药生产基地通过国家药品生 产质量管理规范GMP认证,同年,成功研发出络欣平、利乐、诺沙等多个国家级新药。直到2001年上市,康美药业都将自己定位为一家化学药品厂。   2001年,康美药业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此时,公司的主业范围变成了中药材、西药、保健食品和医疗器械等等,总资产222亿元,净资产120亿元。   2006年,康美药业的营收增速为41.22%;2007年营收增速为56.74%,营收首次突破10亿元;2012年营收一举突破100亿元。   截至2018年6月,康美药业的市值一度超过1200亿元,仅次于恒瑞医药,超过了复星医药、白云山等医药公司。   一夕爆雷,康美股价闪崩   事出反常必有妖。   2018年底,证监会日常监管发现,康美药业财务报告真实性存疑,涉嫌虚假陈述等违法违规情形,当即立案调查。2018年12月28日晚证监会公告发布,消息一出,市场一片哗然。   2019年1月2日,康美药业跌停开盘;1月3日,继续跌停;1月4日开盘后再次跌停,随后略有反弹,以跌4%收盘。   1月5日,康美药业发布公告称:经公司自查,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活动正常,公司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不存在对股票交易价格可能产生影响或影响投资者合理预期的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类似的说辞在接下来的半年里频繁出现,又接连“打脸”,让公众看了一出“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的荒诞戏码。   4 月30日,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4个月之后,康美药业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称“我们无法确定立案调查结果对康美药业2018年度财务报表整体的影响程 度”。并将投资者普遍质疑的消失的300亿元现金和突增的195亿元存货为会计差错。这一天内,康美先后发布了25份公告,密度之高,简直让人看花眼。   5月17日证监会在其官微发文通报,认定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   二季度,康美药业出现20个跌停板,自己主动向上交所申请,带上了“ST”的帽子。   6月28日,股东大会后,不止一位投资者追问马兴田,为什么要主动申请加“ST”。   马兴田现场回答说:“自己做错了事,自己要承担。”   企业披露信息虚假,为什么要投资者承担责任?   股东实名举报康美造假被判败诉   事实上,康美药业的超高货币资金躺账与高额举债之间的矛盾一直就备受市场质疑。其中最为知名的是自然人刘志清多次实名向证监会举报康美药业管理层侵占上市公司资产、土地出让金财务造假等问题,持续4年。   在裁判文书网上,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7年的一纸行政裁定书中显示,刘志清2014年8月3日就曾向证监会举报康美药业违法违规的信息。   根据裁判文书网上的多份行政裁定书内容显示,刘志清持有康美药业股票,是康美药业股东。其举报康美药业存在虚假陈述、虚假回购等违法违规行为,管理层侵占公司资产十多亿元,造成刘志清直接损失91万多元,“但证监会至今未对康美药业公司立案查处”。   刘志清的举报被转到广东证监局办理。广东证监局答复称,未发现康美药业存在举报所涉的违法情况。刘志清不服该答复,向证监会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证监会认为不符合受理条件,驳回其申请。刘志清认为证监会严重渎职,官司一直打到最高院。   最新的一份行政裁定书日期是2018年8月,判刘志清败诉。   4个月之后,康美药业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被指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   康美药业官网上曾挂出一封马兴田“致康美药业全体股东的一封信”,信中他承认公司存在“治理不完善、内部管理制度不健全、信息披露不规范等问题”,但绝口不提造成“财务差错”或“财务造假”的原因。在股东会上,同样的问题仍然一直被回避。   尽管康美方面一口咬定“财务差错”是一起“事故”,但“事故”背后往往是一个个故事。   证监会调查还没结束,“事故”也好,“故事”也罢,都未完待续。
编辑: 陈奉凤纠错:171964650@qq.com
消失的300亿去哪了?宁波股民投资康美药业巨亏500万 稿源: 钱江晚报 2019-07-04 10:04:00
  经历股东大会期间连续多日的涨停之后,ST康美昨日再度跌停,其市值已经从高峰时的1300多亿元跌至目前的180.5亿元。   半年时间里,康美药业这只A股市场上知名的中医药股“领头羊”,陷入自己挖下的大坑里,频繁否认作假又接连“打脸”,让公众看了一出“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的荒诞戏码。   宁波股民丁文成(化名)市值亏损70%,直接损失近500万元,心急如焚。他加入的维权群里,约有400位康美药业的小股东,都在等待证监会的调查结果。   记者日前来到广东普宁,参加康美药业股东大会并探访康美药业各厂区。   投资者想问“消失的300亿”   没问成   6月28日下午3点,广东普宁市,康美中药生产基地二期综合楼,康美药业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仅进行了约一小时就结束了。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开始,半年时间里康美药业始终处于风口浪尖,本以为敏感时期参加股东大会的投资者会很多,结果实到股东及股东代表仅有39人。   身处宁波的丁文成原本计划去参加这次的股东大会,连打了三天电话,康美药业股东大会通知上留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最终未能成行。记者遇到同样的情况,直到连发三封邮件后才收到确认信得以前往。   今年4月29日,康美药业发布2018年财报同时,说2017年算错了近300亿元,要更正。公告次日,康美药业股价跌停,一日蒸发超50亿元市值。中国证监会去年末以“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对其立案调查。   康美药业股东大会会场,左右各有一块大屏幕,在会议开始前一直循环播放着《康美之恋》。   这首12年前的广告歌曲,曾在央视高密度播出,任泉和李冰冰出演男女主角,讲述的就是康美药业创始人马兴田和许冬瑾相识相恋、共同创业的爱情故事。   那时李冰冰正当红,以至于大众对康美药业的直观了解,不是它的品牌或产品,而是这首歌曲和画面传递的最初印象。   缠绵的音乐并不能安抚投资人的忐忑情绪,现场很少有人留意屏幕在播什么,多数人或在翻看会议资料或与其他投资人讨论康美的前景。发给参会股东的手册上写着康美的企业愿景:“中国最受尊敬的公众公司”。   一位投资者一边翻看手册,一边小声对身旁的另一位投资者说,“我就想问问那300亿到底怎么回事。”而这,也是包括宁波股民丁文成在内的众多中小投资者最想要了解的问题。   年初,迫于证监会监管压力,康美药业“翻新”了2017年财务报表,调整后的财务数据让投资者大吃一惊:存货少计了195.46亿元;货币资金多计了299.44亿元;营收多计近89亿元;营业成本多计超76亿元。   数据一出,市场一直在追问,那笔近300亿货币资金去哪儿了?   “你跟我说,多算了3000万,甚至3个亿,我都接受,多算了300亿!”这位投资者懊恼地说,康美药业董事长马兴田把原因归结为会计差错,他不能接受,即使是会计差错,这差错什么产生的,能不能堵上漏洞,以后还不会再发生,总要有个说法。   会上他没有得到提问机会,股东会结束后,记者看到这位投资者追着康美药业新上任的总经理助理兼董秘唐煦又问,仍然没有得到回答。   “我是第一次参加康美的股东大会,但其他公司的股东大会参加过很多,没有碰到过小心成这样的。”会后,有股东如此说。   马兴田向股东说“对不起”   却续聘正中珠江   原 本以为参加股东大会的投资者会很多,结果直到议程开始前一分钟,记者在现场看到的参会人员也没有破百。马兴田现场公布,该次股东大会实际参会的股东和 股东代表为39人。会后,康美药业一位高管私下说,原本公司预计参会股东会超过100人,所以特别安排了一个大会议厅。最后只好把每个座位间距拉开一点, 免得看上去太空。   股东会在马兴田公布完参会人数后开始,随即陷入尴尬的沉默。   幸好,ST康美第三大股东华安资产的代表第一个要求趁着股东审读议案讲几句话,他说近期被多家媒体询问,是否有减持计划,但他们目前尚未有出售、转让或减持康美股票的计划。   随后鲲鹏融创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代表也说,公司持有9817万股ST康美,是第六大股东,所以最近一直,“心情有些忐忑”,因为这么大笔股票如果卖出也会有亏损,“听了马总的发言以后心情比较愉快,也不会减持。”   此时议程已过半,在投资者交流环节,马兴田突然起身,向现场股东说了句:“对不起。”   他说这句“对不起”,是向所有股东、所有支持康美的投资者道歉。承认公司在高速发展过程中,确实存在一些不规范的问题,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同时他们也在积极配合调查,希望调查结果出来以后,康美仍能有机会继续把事情做好,希望获得投资者的信任。   不知道是马兴田的道歉,还是机构投资者的表态,让现场有些沉闷的气氛变得活跃了一些,现场相继有投资者举手或起立想要提问,然而话筒一直只被交到特定的人手中。   马兴田突然起身道歉。   终于有投资者忍不住一边举手一边大声说,“马总能不能自由交流?”   “是自由交流啊,这不是……”台上的马兴田立刻回答。   然而这位投资者手中的话筒再次被收走,立刻有工作人员上前安抚,但直到会议结束,他也没有得到提问机会。   事实上,在最后的现场交流环节中,仅三人有提问机会,其中两位是机构投资者,用来表态“不减持”,而所有举手试图与马兴田直接对话的投资者都没有得到机会。   激烈的问题都被留到了会后。康美药业的审计机构正中珠江,因在康美的审计业务中涉嫌违法违规,正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而当天股东会的第七项正是“关于续聘会计师事务所及支付审计费用的议案”,并以较高票数决定续聘正中珠江。   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一共给康美药业出具了18份审计报告。   2001年到2008年,康美药业每年给正中珠江的报酬在30万元左右,2009年开始,突然攀升到百万级。提交审议的议案中透露,2018年正中珠江从康美拿到640万元。   会后,有投了反对票的投资者追问,为什么要续聘正中珠江?   “你看他们已经被调查了,无论有没有问题,肯定会改正的。”康美药业的一位高管很无奈的说。   “不聘他们聘谁呢?”一位投赞成票的投资者小声嘀咕。   无论是康美药业,还是正中珠江,此时都是“烫手山芋”。   宁波股民等待调查结果   随时准备维权   “会上马兴田有没有讲那300亿去哪里了?他接下去准备怎么办?”股东大会刚结束,丁文成就向记者急切打听,会上有什么内幕信息。他在12元左右买入康美药业,如今直接损失近500万元,严重影响了他的心态。   长逛的股吧也不逛了,因为网友的点评常常一针见血。“他们说康美的人参忘记栓红绳了,成了精,得跑。”丁文成听不得这些话。獐子岛养在海里的扇贝,可以一夜之间跑路,康美的人参,埋在地里,跑到哪里都在增值,都是谜啊。   康美药业在2016年后未再披露对林下参的投入资金情况,但此前公司审计机构聘请的通化中远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曾对其位于吉林和辽宁的林下参1.5万亩林地出具过一份评估报告,估值为36.18亿元,还给出了1408万株的具体数量。   尽管舆论对这批林下参的数量和估值普遍存疑,但丁文成相信数据是真的。“没有调查数据证明它是假的,我只能相信它是真的。”在他看来,康美作为一家中医药企业如果连这个都造假,那就太没有底线了。   丁文成希望康美药业的股价能回涨到6元左右,最近的连续涨停多少让他看到一点希望,但他也没有放弃维权的打算。“这跟盈亏多少无关,不能让控股股东的违法责任转嫁到全体投资者,让我们承担少数人的违法成本,这不合理。”   在丁文成加入的维权群里,约有400位康美药业的小股东,他们都在等待证监会的调查结果。   新闻深读   2018年12月28日,康美药业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被指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到5月17日证监会在其官微发文通报,认定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   半年时间里,康美药业这只A股市场上知名的中医药股“领头羊”,陷入自己挖下的大坑里,频繁否认作假又接连“打脸”,让公众看了一出“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的荒诞戏码。   调查尚未结束,事情还没完。   创业到上市只用了四年   康美药业董事长马兴田在股东大会上回答投资人提问的时候,吴洪(化名)正坐在他的药材行里翻弄着西洋参片。   药材行就在普宁中药材市场里面,街对面是康美药业最早的办公楼。只是如今市场里仍开着的药材行仅剩三两家,绝大多数都搬到了六七公里外的普宁康美中药城。   “这 里很多人都认识马老板(马兴田)咯,他是我们普宁人嘛。”吴洪笑着说,普宁是个出大老板的地方,但多数是外出创业,像马兴田这样还留在普宁的不多,所以在 地方上很被看重,扶持力度也大。“你放心,康美肯定没事的。”在他看来,就算康美药业陷入“财务造假”风波,地方政府也不会轻易放弃它,因为当地“四分之 一的税收还靠康美”。   马兴田是不是出身中医药世家呢?吴洪一听就笑了:“你看普宁有大山吗?这里又不产中药材,哪里来的中药世家?”他说,普宁历来做药材生意的人多,硬要说“世家”,也是药材买卖的世家。   关于马兴田的“第一桶金”,在当地有两种不一样的说法。一说,他最早做的是制衣,赚了钱才开的药厂;也有说,他靠着妻子许冬瑾娘家的帮衬,囤积中药材致富。服装和医药,是普宁两大支柱产业,无论靠哪一个发家听起来都很合理。   “等我们知道他的时候,已经是条‘大鱼’了。”吴洪做着自己的小生意,他并不那么关心康美何去何从。   在康美药业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前,媒体报道中,马兴田频频被冠上“药王”称号,他的财富积累则是一部“药王传奇”。   梳理马兴田的创业过程,“传奇”似乎是一个挺贴切的形容。   1996年,靠着囤积三七,马兴田发了一笔横财,为创办康美药业积累了最初的资本。   1997 年6月,广东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最早我们是做化学药的。”马兴田曾在接受采访时说,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康美药业化学药生产基地通过国家药品生 产质量管理规范GMP认证,同年,成功研发出络欣平、利乐、诺沙等多个国家级新药。直到2001年上市,康美药业都将自己定位为一家化学药品厂。   2001年,康美药业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此时,公司的主业范围变成了中药材、西药、保健食品和医疗器械等等,总资产222亿元,净资产120亿元。   2006年,康美药业的营收增速为41.22%;2007年营收增速为56.74%,营收首次突破10亿元;2012年营收一举突破100亿元。   截至2018年6月,康美药业的市值一度超过1200亿元,仅次于恒瑞医药,超过了复星医药、白云山等医药公司。   一夕爆雷,康美股价闪崩   事出反常必有妖。   2018年底,证监会日常监管发现,康美药业财务报告真实性存疑,涉嫌虚假陈述等违法违规情形,当即立案调查。2018年12月28日晚证监会公告发布,消息一出,市场一片哗然。   2019年1月2日,康美药业跌停开盘;1月3日,继续跌停;1月4日开盘后再次跌停,随后略有反弹,以跌4%收盘。   1月5日,康美药业发布公告称:经公司自查,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活动正常,公司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不存在对股票交易价格可能产生影响或影响投资者合理预期的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类似的说辞在接下来的半年里频繁出现,又接连“打脸”,让公众看了一出“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的荒诞戏码。   4 月30日,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4个月之后,康美药业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称“我们无法确定立案调查结果对康美药业2018年度财务报表整体的影响程 度”。并将投资者普遍质疑的消失的300亿元现金和突增的195亿元存货为会计差错。这一天内,康美先后发布了25份公告,密度之高,简直让人看花眼。   5月17日证监会在其官微发文通报,认定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   二季度,康美药业出现20个跌停板,自己主动向上交所申请,带上了“ST”的帽子。   6月28日,股东大会后,不止一位投资者追问马兴田,为什么要主动申请加“ST”。   马兴田现场回答说:“自己做错了事,自己要承担。”   企业披露信息虚假,为什么要投资者承担责任?   股东实名举报康美造假被判败诉   事实上,康美药业的超高货币资金躺账与高额举债之间的矛盾一直就备受市场质疑。其中最为知名的是自然人刘志清多次实名向证监会举报康美药业管理层侵占上市公司资产、土地出让金财务造假等问题,持续4年。   在裁判文书网上,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7年的一纸行政裁定书中显示,刘志清2014年8月3日就曾向证监会举报康美药业违法违规的信息。   根据裁判文书网上的多份行政裁定书内容显示,刘志清持有康美药业股票,是康美药业股东。其举报康美药业存在虚假陈述、虚假回购等违法违规行为,管理层侵占公司资产十多亿元,造成刘志清直接损失91万多元,“但证监会至今未对康美药业公司立案查处”。   刘志清的举报被转到广东证监局办理。广东证监局答复称,未发现康美药业存在举报所涉的违法情况。刘志清不服该答复,向证监会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证监会认为不符合受理条件,驳回其申请。刘志清认为证监会严重渎职,官司一直打到最高院。   最新的一份行政裁定书日期是2018年8月,判刘志清败诉。   4个月之后,康美药业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被指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   康美药业官网上曾挂出一封马兴田“致康美药业全体股东的一封信”,信中他承认公司存在“治理不完善、内部管理制度不健全、信息披露不规范等问题”,但绝口不提造成“财务差错”或“财务造假”的原因。在股东会上,同样的问题仍然一直被回避。   尽管康美方面一口咬定“财务差错”是一起“事故”,但“事故”背后往往是一个个故事。   证监会调查还没结束,“事故”也好,“故事”也罢,都未完待续。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