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突发·现场
失联女童父亲接受专访吐露细节:希望大家再帮帮我
稿源: 甬派   2019-07-11 08:27:00报料热线:81850000
  杭州9岁女童被两名租客从淳安带到象山后失联,两名租客在东钱湖自杀,女童的下落牵动着许多宁波人的心。7月10日,象山警方、民间救援队等数百人展开搜寻。   7月10日晚9点多,记者在象山见到了孩子的父亲章先生,一直牵挂女儿的他面色憔悴,以下是他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讲话实录——   这两个租客我从来没有见过面,一开始我爸妈也不认识,他们俩在我们村定了一家酒店,后来他们来我们家买东西,跟我爸妈套近乎。
  我爸妈平时在家就卖一些自己种的桃子李子,他们提出租住在我家,每月500元,这对男女是住在一起的。   他们对我爸妈也很客气,经常会买些东西给他们,出手很大方,像榴莲、150元一只的土鸡都有买。   租了几天后,他们就提出来带我女儿去上海参加朋友的婚礼当花童,我爸妈跟我说了,一开始我不同意。7月3日中午,我提出来叫我爸跟着,我还打了两三个电话过去叮嘱。   结果7月4日一大早,他们就带着孩子走了,我爸没有跟去。   我觉得事情不对,7月6日,买了一张火车票,连夜从天津赶到了杭州,火车很挤,我是一直站着过来的。
  7月7日中午,我跟孩子视频过,这是我最后一次跟她通话,女儿说在她象山北,当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那个男租客说晚上9点多会回来,结果我在家门口的山脚下等到11点、12点,还是没有回来。   8日凌晨四点,我打电话发微信就联系不上他们了,失联了,后来我就去报案了。
  之前跟那两个租客一直保持着微信联系,期间也没有发现异常,只是那个男的朋友圈会发一些看起来很虚假的消息,比如说玩游戏充值了3万元。   8日下午我来到宁波,一开始来到了海曙的一家橘子酒店,警方告诉我监控里也发现了我女儿曾经入住过这个酒店。7月10日上午10点多,我到了象山,在来的路上警方通知我,两个租客在东钱湖自杀了。   据警方调查,男的已经15年没回过老家了,老人去世也没回去过。女的据说欠了很多钱,具体原因不清楚。双方不是夫妻。   我跟孩子妈妈感情不合。2016年,听说孩子妈妈去了广东(有亲戚在广东),我去广东找过一次,但俩人没有和好。当时身上的钱也快花完了,听一个朋友说天津有份工作,我就去了天津,一直到现在。就在一个多月前,孩子妈妈再度出现,主动加了我的微信,提出离婚。7月6号我从天津赶回浙江,7月8日我见到了孩子妈妈,在淳安办理了离婚手续。   我一直希望这个家不要散,直到办理离婚手续那天,还是希望孩子妈妈有天想回来就回来,一家人好好的。   孩子失踪后,我给孩子妈妈发微信,说孩子被人带走了,但并没有说失踪。女儿平时由爷爷奶奶在家照顾,我也是偶尔回趟家,平时都是通过视频跟她联系。   她现在上小学二年级,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学习成绩也很好,这次期末考语文数学都拿了90多分,基本上年年拿奖状。
  (这是发现孩子市民卡的凉亭。)   7月10日下午,警方在松兰山的一个凉亭里发现了孩子的市民卡。根据监控显示,当天他们是3个人进去的,出来只有两个人,孩子不见了。   章先生称,昨天一天,他的手机没停过,接了几百个电话,有媒体的,也有热心市民提供线索的。   今天他还是会去搜救现场,哪怕出了什么事情也一定要找到人,人找不到,他的内心会一辈子过意不去。   他非常感谢救援队和热心市民的帮助,希望大家能够再帮帮我,继续搜寻。章先生表示:“我也知道可能性很小,我们只能尽人事。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希望我的家人能够挺住,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记者 沈之蓥 徐挺
编辑: 陈奉凤纠错:171964650@qq.com
失联女童父亲接受专访吐露细节:希望大家再帮帮我 稿源: 甬派 2019-07-11 08:27:00
  杭州9岁女童被两名租客从淳安带到象山后失联,两名租客在东钱湖自杀,女童的下落牵动着许多宁波人的心。7月10日,象山警方、民间救援队等数百人展开搜寻。   7月10日晚9点多,记者在象山见到了孩子的父亲章先生,一直牵挂女儿的他面色憔悴,以下是他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讲话实录——   这两个租客我从来没有见过面,一开始我爸妈也不认识,他们俩在我们村定了一家酒店,后来他们来我们家买东西,跟我爸妈套近乎。
  我爸妈平时在家就卖一些自己种的桃子李子,他们提出租住在我家,每月500元,这对男女是住在一起的。   他们对我爸妈也很客气,经常会买些东西给他们,出手很大方,像榴莲、150元一只的土鸡都有买。   租了几天后,他们就提出来带我女儿去上海参加朋友的婚礼当花童,我爸妈跟我说了,一开始我不同意。7月3日中午,我提出来叫我爸跟着,我还打了两三个电话过去叮嘱。   结果7月4日一大早,他们就带着孩子走了,我爸没有跟去。   我觉得事情不对,7月6日,买了一张火车票,连夜从天津赶到了杭州,火车很挤,我是一直站着过来的。
  7月7日中午,我跟孩子视频过,这是我最后一次跟她通话,女儿说在她象山北,当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那个男租客说晚上9点多会回来,结果我在家门口的山脚下等到11点、12点,还是没有回来。   8日凌晨四点,我打电话发微信就联系不上他们了,失联了,后来我就去报案了。
  之前跟那两个租客一直保持着微信联系,期间也没有发现异常,只是那个男的朋友圈会发一些看起来很虚假的消息,比如说玩游戏充值了3万元。   8日下午我来到宁波,一开始来到了海曙的一家橘子酒店,警方告诉我监控里也发现了我女儿曾经入住过这个酒店。7月10日上午10点多,我到了象山,在来的路上警方通知我,两个租客在东钱湖自杀了。   据警方调查,男的已经15年没回过老家了,老人去世也没回去过。女的据说欠了很多钱,具体原因不清楚。双方不是夫妻。   我跟孩子妈妈感情不合。2016年,听说孩子妈妈去了广东(有亲戚在广东),我去广东找过一次,但俩人没有和好。当时身上的钱也快花完了,听一个朋友说天津有份工作,我就去了天津,一直到现在。就在一个多月前,孩子妈妈再度出现,主动加了我的微信,提出离婚。7月6号我从天津赶回浙江,7月8日我见到了孩子妈妈,在淳安办理了离婚手续。   我一直希望这个家不要散,直到办理离婚手续那天,还是希望孩子妈妈有天想回来就回来,一家人好好的。   孩子失踪后,我给孩子妈妈发微信,说孩子被人带走了,但并没有说失踪。女儿平时由爷爷奶奶在家照顾,我也是偶尔回趟家,平时都是通过视频跟她联系。   她现在上小学二年级,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学习成绩也很好,这次期末考语文数学都拿了90多分,基本上年年拿奖状。
  (这是发现孩子市民卡的凉亭。)   7月10日下午,警方在松兰山的一个凉亭里发现了孩子的市民卡。根据监控显示,当天他们是3个人进去的,出来只有两个人,孩子不见了。   章先生称,昨天一天,他的手机没停过,接了几百个电话,有媒体的,也有热心市民提供线索的。   今天他还是会去搜救现场,哪怕出了什么事情也一定要找到人,人找不到,他的内心会一辈子过意不去。   他非常感谢救援队和热心市民的帮助,希望大家能够再帮帮我,继续搜寻。章先生表示:“我也知道可能性很小,我们只能尽人事。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希望我的家人能够挺住,毕竟生活还要继续。”   记者 沈之蓥 徐挺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