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民生·城事
宁波独居老太家80平米房子堆3000斤垃圾!真相让人泪目…
稿源: 现代金报微信号   2019-11-07 20:45:00报料热线:81850000
  两室一厅、8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   堆了三千多斤的破烂废旧物   三个人忙活两天,   小集卡车运了13趟才把垃圾清完……   这样的画面你能想象吗?
  上周,大榭金海岸花园社区工作人员从一户独居老人家里清理了三千多斤的破烂废旧物。三千多斤是什么概念?周老太太两室一厅、80多平方米的房子,除了家具就是破烂。“推开门插不进脚,卫生间的杂物堵住了窗户,屁股大的厨房转个身后面是破烂,顶到天花板。”社区工作人员说,社区和物业三个人忙活两天,小集卡车运了13趟才把垃圾清完,一卡车毛估估两三百斤,13车少说也有三千斤。   80平米两居室   被废旧物品塞得满满当当   “第一次遇到这情况,一进门感觉穿越到了废品回收站。屋子里看不到一件完整干净的东西,目力所及是杂乱无章的烂桶、破盆,纸板、碎布,这地方不要说住,待上十分钟都让人抓狂。”金海岸花园社区工作人员小胡全程参与了这件事。   周老太太80多岁了,身子骨硬朗,但耳朵不太好使,有些糊涂。儿子女儿住得比较远,平常都是周老太太一个人住,早出晚归拾荒囤积杂物,成了她的日常。   周老太太并不缺钱,生活也能自理,拾荒不是为了卖废品攒钱。地上掉的一块破布、一把生锈的钥匙,一床破棉絮,周老太太捡回来堆在屋里,日复一日,一套80多平方米的二居室,卧室、阳台、床上、餐桌……屋子被塞得满满当当。
  这个毛病家人知道,社区工作人员也掌握,劝也劝了,拦也拦了,但周老太太就这一习惯,谁劝都不好使,停不下来,之前社区也帮忙清理过。   80多岁老太常年独居   交流起来比较困难   “小区是拆迁安置房,六层楼,周老太太住二楼,味道太大,楼下楼下邻居意见不小。”小胡说,金海岸社区200多个楼道,每个楼道都有一个铭牌,网格员、党员电话都有,居民打电话反映情况,社区要求“百米见党员,百秒有回应”。   可是老人家的工作,难做!基层工作人员心里都很清楚。
  “我去找老太太,一句话在她耳边喊个两三遍,她只能听懂个别词,说也说不清楚。”小胡说,老太太年纪大糊涂了,他又和社区党员商量下,分头打电话,跟周老太太的儿女们说说看。   “儿子儿媳很配合,愿意上门劝说,上周四他们带着小孩子一起回家看望老太太,‘屋子里堆得插不进脚,好大味儿,孙辈不愿回来,快过年了回来住哪儿啊?’,一句话说到老人心坎里。”小胡说,思想工作一做通,小胡和两个工人立马进场收拾。
  刚清理干净   周老太太又早出晚归去拾荒   听说小胡带人来清运垃圾,这幢6层小楼上上下下的邻居和小区党员都来帮忙。一群人帮忙整理,小胡和物业两个人负责清运。   除了能卖钱的塑料瓶、废铜烂铁和旧纸板,破布烂衣、木头盒子之类的垃圾,三个人清理了两天,运了13车,才算把屋子整理出“眉目”,家具是家具,床是床,阳光透进来,也亮堂了。
  “味道太大,清干净了我们住着也舒心”“幸好及时清理走,万一发生火灾可咋办”……垃圾清走了,楼上楼下的邻居总算松了口气。   不过,这边刚清理完,那边周老太太又开始忙活了。   我们刚清理完,老太太一大早又出去拾荒了。”昨天聊起这事,小胡有些哭笑不得。   记者注意到,在生活里在新闻报道里,老人爱囤积的习惯比较常见,但是像周老太太这种极端的个案很少见。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宁波惠心谷心理亚虎娱乐777咨询中心主任黄波青分析说,老人家太孤独了,缺乏亲情支撑和家人陪伴。   “80多岁的独居老人,早年经历过缺吃少穿、物质匮乏的时代,进入晚年一个人长期独居,缺少陪伴和情感支持,一个空荡荡的屋子,就像一个黑洞,让她有强烈的不安 全感和深深匮乏感。”黄波清分析说,艰苦时期物资极度匮乏的情结藏在潜意识深处,用大量囤积旧物来平衡内心的那个黑洞,表面上囤积的物品,实际上是需要填补的情感空洞。   “在孩童时期我们有过这样的体验,就是在搭了蚊帐的小床上更容易安眠,老人也是一样,她需要用破烂、废弃物把这个空间填满,才能达到内心与外界的安全感,内心的丰盛感。”黄波青建议家人要多陪伴关爱老人,补足老人的情感匮乏。   “我们社区也注意到这个情况,社工定期到她家去看护,努力让周老太太加入到社区老年活动中来,减少她的孤独感。”大榭金海岸社区党支部书记赵秋飞说。
编辑: 杨丹纠错:171964650@qq.com
宁波独居老太家80平米房子堆3000斤垃圾!真相让人泪目… 稿源: 现代金报微信号 2019-11-07 20:45:00
  两室一厅、8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   堆了三千多斤的破烂废旧物   三个人忙活两天,   小集卡车运了13趟才把垃圾清完……   这样的画面你能想象吗?
  上周,大榭金海岸花园社区工作人员从一户独居老人家里清理了三千多斤的破烂废旧物。三千多斤是什么概念?周老太太两室一厅、80多平方米的房子,除了家具就是破烂。“推开门插不进脚,卫生间的杂物堵住了窗户,屁股大的厨房转个身后面是破烂,顶到天花板。”社区工作人员说,社区和物业三个人忙活两天,小集卡车运了13趟才把垃圾清完,一卡车毛估估两三百斤,13车少说也有三千斤。   80平米两居室   被废旧物品塞得满满当当   “第一次遇到这情况,一进门感觉穿越到了废品回收站。屋子里看不到一件完整干净的东西,目力所及是杂乱无章的烂桶、破盆,纸板、碎布,这地方不要说住,待上十分钟都让人抓狂。”金海岸花园社区工作人员小胡全程参与了这件事。   周老太太80多岁了,身子骨硬朗,但耳朵不太好使,有些糊涂。儿子女儿住得比较远,平常都是周老太太一个人住,早出晚归拾荒囤积杂物,成了她的日常。   周老太太并不缺钱,生活也能自理,拾荒不是为了卖废品攒钱。地上掉的一块破布、一把生锈的钥匙,一床破棉絮,周老太太捡回来堆在屋里,日复一日,一套80多平方米的二居室,卧室、阳台、床上、餐桌……屋子被塞得满满当当。
  这个毛病家人知道,社区工作人员也掌握,劝也劝了,拦也拦了,但周老太太就这一习惯,谁劝都不好使,停不下来,之前社区也帮忙清理过。   80多岁老太常年独居   交流起来比较困难   “小区是拆迁安置房,六层楼,周老太太住二楼,味道太大,楼下楼下邻居意见不小。”小胡说,金海岸社区200多个楼道,每个楼道都有一个铭牌,网格员、党员电话都有,居民打电话反映情况,社区要求“百米见党员,百秒有回应”。   可是老人家的工作,难做!基层工作人员心里都很清楚。
  “我去找老太太,一句话在她耳边喊个两三遍,她只能听懂个别词,说也说不清楚。”小胡说,老太太年纪大糊涂了,他又和社区党员商量下,分头打电话,跟周老太太的儿女们说说看。   “儿子儿媳很配合,愿意上门劝说,上周四他们带着小孩子一起回家看望老太太,‘屋子里堆得插不进脚,好大味儿,孙辈不愿回来,快过年了回来住哪儿啊?’,一句话说到老人心坎里。”小胡说,思想工作一做通,小胡和两个工人立马进场收拾。
  刚清理干净   周老太太又早出晚归去拾荒   听说小胡带人来清运垃圾,这幢6层小楼上上下下的邻居和小区党员都来帮忙。一群人帮忙整理,小胡和物业两个人负责清运。   除了能卖钱的塑料瓶、废铜烂铁和旧纸板,破布烂衣、木头盒子之类的垃圾,三个人清理了两天,运了13车,才算把屋子整理出“眉目”,家具是家具,床是床,阳光透进来,也亮堂了。
  “味道太大,清干净了我们住着也舒心”“幸好及时清理走,万一发生火灾可咋办”……垃圾清走了,楼上楼下的邻居总算松了口气。   不过,这边刚清理完,那边周老太太又开始忙活了。   我们刚清理完,老太太一大早又出去拾荒了。”昨天聊起这事,小胡有些哭笑不得。   记者注意到,在生活里在新闻报道里,老人爱囤积的习惯比较常见,但是像周老太太这种极端的个案很少见。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宁波惠心谷心理亚虎娱乐777咨询中心主任黄波青分析说,老人家太孤独了,缺乏亲情支撑和家人陪伴。   “80多岁的独居老人,早年经历过缺吃少穿、物质匮乏的时代,进入晚年一个人长期独居,缺少陪伴和情感支持,一个空荡荡的屋子,就像一个黑洞,让她有强烈的不安 全感和深深匮乏感。”黄波清分析说,艰苦时期物资极度匮乏的情结藏在潜意识深处,用大量囤积旧物来平衡内心的那个黑洞,表面上囤积的物品,实际上是需要填补的情感空洞。   “在孩童时期我们有过这样的体验,就是在搭了蚊帐的小床上更容易安眠,老人也是一样,她需要用破烂、废弃物把这个空间填满,才能达到内心与外界的安全感,内心的丰盛感。”黄波青建议家人要多陪伴关爱老人,补足老人的情感匮乏。   “我们社区也注意到这个情况,社工定期到她家去看护,努力让周老太太加入到社区老年活动中来,减少她的孤独感。”大榭金海岸社区党支部书记赵秋飞说。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杨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