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宁波  >  突发·现场
父亲眼睛疼得睁不开 15岁双胞胎顶着烈日替父亲扫大街
稿源: 甬上   2020-07-30 10:31:00报料热线:81850000
  每天上下午,在鄞州百丈街道潜龙社区,总能看到两个瘦削的身影。他们头戴橙色鸭舌帽,穿着长袖长裤的保洁服,拿起扫把沿街清扫。   从7月10日开始到现在,这对年仅15岁的双胞胎已经在社区扫了整整半个多月。7月29日,记者在社区采访时无意间看到这一幕,原来他们是替父亲“代班”。“我们多扫一会儿,爸爸就不用那么累了。”简简单单的理由,满满的孝心。
姐弟俩在垃圾点位偶遇父亲  薛曹盛/摄   父亲眼睛发炎,疼得睁不开   15岁双胞胎替父亲扫大街   张士亮今年44岁,来自安徽,是潜龙社区的一名普通保洁。他看起来要比同龄人苍老一些,尤其是一双手,满是褶皱。这段时间,有保洁员在路上碰到他,总会调侃几句:“老张,你现在可以享福了,有儿女帮你扫地……”   来宁波20年,他干保洁整整20年。这是一项苦差事,每天凌晨三四点就要蹑手蹑脚出门,一直忙到晚上八九点回家。文明城市创建期间,张士亮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每天要清扫路面6—7遍,倾倒20余桶垃圾。一天下来,几乎没有停歇的时候。但这些苦和累,张士亮从不挂在嘴边。妻子同样是一名社区保洁员,家里有一对15岁的双胞胎。他们用双手,努力支撑着这个小家。       7月上旬,宁波连续几天高温,张士亮的眼睛发炎了,痛得睁不开。      “汗水滴进眼睛,有时候不小心用手一擦,眼睛就红了,严重的那几天根本睁不开眼。”尽管这样,张士亮还是没有请假。他知道,最近清扫任务重,不能在这个时候“拖后腿”。      他从卫生院配了4瓶眼药水,疼得实在受不了,就猛滴眼药水,但眼睛红肿依旧。        7月9日那天,张士亮回家已是晚上9点多了,两只眼睛红得厉害。女儿张立莹出来倒水时,恰好看到父亲正在滴眼药水。她什么都没有问,偷偷溜进母亲的卧室。      “爸爸的老毛病又犯了(眼睛发炎),明天开始,我们帮爸爸去扫地吧!”       “这么热的天,你们可别中暑了!”孩子的懂事让母亲很欣慰,她默许了。
双胞胎正在扫街   薛曹盛/摄   他们每天要扫5—6个小时   这不是第一次替父亲“代班”   这个特别的约定,张士亮并不知情,他照旧早出晚归,疼了就滴眼药水。       7月10日一早,张士亮倒完垃圾,准备去潜龙巷扫地,结果却看见女儿全副武装在清扫路面,一板一眼扫得很认真。        “你咋出来了?”“爸,你不是眼睛疼吗,我和弟弟轮流来帮你,你就歇一歇吧……”         女儿贴心的话,让张士亮有些鼻酸。“两个孩子从小到大就很懂事,知道我们工作辛苦,经常帮忙做家务事。”   那天开始,他们轮流上岗,每人半天,主要负责清扫路面,一天要扫5—6个小时。每天8点多,他们就出门了,拿着扫帚和簸箕,从街头扫到街尾。地面上大多是落叶,偶尔有些掉落的餐巾纸或矿泉水瓶。   “扫地不算太累,就是在太阳底下有点晒。”姐姐张立莹今年15岁,初三刚毕业。每次出门扫地,她都是全副武装。“最热的那几天,妈妈会叫我们喝一点藿香正气水,防止中暑。但味道太难闻,我实在喝不下去!”   清扫的路段并不长,但他们需要来回扫好几遍,角角落落都不能落下。有居民看到双胞胎在扫地,都会关切地问一句:“你是不是张士亮的孩子,替你爸爸扫地呢,真懂事!”        天热的时候,好心的邻居还会递来矿泉水,有时候塞点水果。“孩子,坐下歇一歇吧!”     “没事的,我不累!”姐姐总会腼腆一笑,但额头上却是豆大的汗珠。    有时候,张士亮不放心,总会走过来看看。“这么热的天,别人家的孩子都躲在空调房,他们却在太阳底下扫地,我看着心疼。现在我的眼睛好多了,我就让他们别干了,回家好好过暑假!”姐弟俩的懂事,反倒让张士亮很心疼,他打算让孩子们回家休息。     采访时,有居民向记者爆料,这不是双胞胎第一次帮父亲“代班”。去年暑假,他们帮父亲清扫楼道,一个人承包了好几个楼道。“我们这里一幢楼就有六七层,从六楼扫到一楼,就有近百个台阶,每天扫好几幢不容易!”        “我们不累,我们多做一点,爸爸就不用那么累了!”儿子张志鹏笑着说,他们随时准备替父亲“代班”。   宁波晚报 记者 薛曹盛 通讯员 黄波峰
编辑: 郭静纠错:171964650@qq.com
父亲眼睛疼得睁不开 15岁双胞胎顶着烈日替父亲扫大街 稿源: 甬上 2020-07-30 10:31:00
  每天上下午,在鄞州百丈街道潜龙社区,总能看到两个瘦削的身影。他们头戴橙色鸭舌帽,穿着长袖长裤的保洁服,拿起扫把沿街清扫。   从7月10日开始到现在,这对年仅15岁的双胞胎已经在社区扫了整整半个多月。7月29日,记者在社区采访时无意间看到这一幕,原来他们是替父亲“代班”。“我们多扫一会儿,爸爸就不用那么累了。”简简单单的理由,满满的孝心。
姐弟俩在垃圾点位偶遇父亲  薛曹盛/摄   父亲眼睛发炎,疼得睁不开   15岁双胞胎替父亲扫大街   张士亮今年44岁,来自安徽,是潜龙社区的一名普通保洁。他看起来要比同龄人苍老一些,尤其是一双手,满是褶皱。这段时间,有保洁员在路上碰到他,总会调侃几句:“老张,你现在可以享福了,有儿女帮你扫地……”   来宁波20年,他干保洁整整20年。这是一项苦差事,每天凌晨三四点就要蹑手蹑脚出门,一直忙到晚上八九点回家。文明城市创建期间,张士亮更是忙得不可开交。       每天要清扫路面6—7遍,倾倒20余桶垃圾。一天下来,几乎没有停歇的时候。但这些苦和累,张士亮从不挂在嘴边。妻子同样是一名社区保洁员,家里有一对15岁的双胞胎。他们用双手,努力支撑着这个小家。       7月上旬,宁波连续几天高温,张士亮的眼睛发炎了,痛得睁不开。      “汗水滴进眼睛,有时候不小心用手一擦,眼睛就红了,严重的那几天根本睁不开眼。”尽管这样,张士亮还是没有请假。他知道,最近清扫任务重,不能在这个时候“拖后腿”。      他从卫生院配了4瓶眼药水,疼得实在受不了,就猛滴眼药水,但眼睛红肿依旧。        7月9日那天,张士亮回家已是晚上9点多了,两只眼睛红得厉害。女儿张立莹出来倒水时,恰好看到父亲正在滴眼药水。她什么都没有问,偷偷溜进母亲的卧室。      “爸爸的老毛病又犯了(眼睛发炎),明天开始,我们帮爸爸去扫地吧!”       “这么热的天,你们可别中暑了!”孩子的懂事让母亲很欣慰,她默许了。
双胞胎正在扫街   薛曹盛/摄   他们每天要扫5—6个小时   这不是第一次替父亲“代班”   这个特别的约定,张士亮并不知情,他照旧早出晚归,疼了就滴眼药水。       7月10日一早,张士亮倒完垃圾,准备去潜龙巷扫地,结果却看见女儿全副武装在清扫路面,一板一眼扫得很认真。        “你咋出来了?”“爸,你不是眼睛疼吗,我和弟弟轮流来帮你,你就歇一歇吧……”         女儿贴心的话,让张士亮有些鼻酸。“两个孩子从小到大就很懂事,知道我们工作辛苦,经常帮忙做家务事。”   那天开始,他们轮流上岗,每人半天,主要负责清扫路面,一天要扫5—6个小时。每天8点多,他们就出门了,拿着扫帚和簸箕,从街头扫到街尾。地面上大多是落叶,偶尔有些掉落的餐巾纸或矿泉水瓶。   “扫地不算太累,就是在太阳底下有点晒。”姐姐张立莹今年15岁,初三刚毕业。每次出门扫地,她都是全副武装。“最热的那几天,妈妈会叫我们喝一点藿香正气水,防止中暑。但味道太难闻,我实在喝不下去!”   清扫的路段并不长,但他们需要来回扫好几遍,角角落落都不能落下。有居民看到双胞胎在扫地,都会关切地问一句:“你是不是张士亮的孩子,替你爸爸扫地呢,真懂事!”        天热的时候,好心的邻居还会递来矿泉水,有时候塞点水果。“孩子,坐下歇一歇吧!”     “没事的,我不累!”姐姐总会腼腆一笑,但额头上却是豆大的汗珠。    有时候,张士亮不放心,总会走过来看看。“这么热的天,别人家的孩子都躲在空调房,他们却在太阳底下扫地,我看着心疼。现在我的眼睛好多了,我就让他们别干了,回家好好过暑假!”姐弟俩的懂事,反倒让张士亮很心疼,他打算让孩子们回家休息。     采访时,有居民向记者爆料,这不是双胞胎第一次帮父亲“代班”。去年暑假,他们帮父亲清扫楼道,一个人承包了好几个楼道。“我们这里一幢楼就有六七层,从六楼扫到一楼,就有近百个台阶,每天扫好几幢不容易!”        “我们不累,我们多做一点,爸爸就不用那么累了!”儿子张志鹏笑着说,他们随时准备替父亲“代班”。   宁波晚报 记者 薛曹盛 通讯员 黄波峰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郭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