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
全家五人出游 唯一生还者解释为何将死者遗体放入冰柜
稿源: 澎湃新闻   2020-07-31 22:54:39报料热线:81850000
  近日,曾备 受关注的“南京一家5人出游1人还” 事件再次引发关注。2019年5月,南京市江宁区汤山街道居民钱立勇向媒体反映称,他的五名亲人在离家出游十个月后,蹊跷的事情相继发生,他姐姐钱立梅在 河南商丘一酒店高层跳楼自杀;他的父亲钱序德、母亲皇甫红英和堂伯母李兰珍的尸体被发现在深圳市罗湖区金景花园一出租屋的冰柜中,后经警方调查排除他杀,不认定为刑事案件。
  钱序德夫妇和缪珂妍、钱立梅及其前夫缪登山五人合影 受访者供图   一年后,出游的5人中唯一回家的钱立勇外甥女缪珂妍,于今年6月将钱立勇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将钱家位于南京市江宁区汤山街道作厂社区新庄9号(下称“新庄9号”)房屋相关权利的百分之五十判归其所有。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再度引发热议。   7月30日,缪珂妍首次打破缄默,在网络平台发帖称:五人出游的原因是因为外公外婆和舅舅钱立勇存在家庭矛盾,且舅舅曾殴打她和外婆。缪珂妍说,在旅行中, 几位老人相继身体抱恙,出于“信仰”老人拒绝看病,最终不幸离世,而将尸体放入冰柜却不告诉家人是因为“怕说出来激化矛盾。”   31日中午,澎湃新闻联系到缪珂妍本人,证实网帖确系她所发,她强调五人出游的过程中没有接触任何人。对于母亲跳楼前后、外公外婆的遗书书写细节及为何始终未选择报警等追问,缪珂妍拒绝回答,“很多人都会人云亦云,当然也有有自己想法的理性网友。”   与此同时,钱立勇也在网上发帖进行了回应。   外孙女称外公因“信教”拒绝就医病逝   “一家五口出游仅一人还”至今留下诸多难解的疑问:三老人被藏尸冰柜,他们是如何因病死去的?钱立梅和女儿为何没有送医或报案?钱立梅为何会跑去河南跳楼?
  钱序德、皇甫红英和李兰珍三人生前出游时的合影 受访者供图   7月30日,作为此事件中唯一的生者,缪珂妍在网上发帖,首次对上述问题作出回应。据缪可妍在文中称,五人出游是因为外公外婆和舅舅有严重的家庭矛盾,因而 带老人出门散心。同时,她否认了此前报道中对于母亲曾扔掉外公的帕金森症药物的说法,称“外公外婆都信教,觉得神可以医治所有疾病。当时外公身体抱恙的时 候,我和妈妈说要送他去医院,但外公觉得不用去看医生,信教就够了。”网帖写道,此后钱序德的身体越来越糟糕,进而发展到瘫痪在床,最终在深圳一酒店内去 世。   缪珂妍称,未告知家人是因为怕激化家庭矛盾,同时担心酒店要求赔偿,便将尸体放入行李箱,租车运至罗湖一出租屋内,“现买了一个冰柜,把尸体放到了里面”。   缪珂妍称,在钱序德去世后,李兰珍和皇甫红英也相继去世,她和母亲就按照对待外公的形式也安置了她们。她称,李兰珍也和外公一样,相信依靠信仰可以治好病,拒绝去医院。而外婆的去世则是受钱序德和李兰珍的死亡影响。   缪珂妍称,三位老人过世后,她和钱立梅在深圳待了三个月,计划结束生命。但她又称想在死前再玩一下,便只身来到河南商丘与网友见面。2019年5月12日, 钱立梅在商丘找到女儿,并拉着她一起自杀,此时缪珂妍又不同意了,之后钱立梅一人从酒店高层坠亡。缪珂妍称,她在后续接受警方询问时,不知如何开口讲出外 公外婆去世的消息,并自称也采取喝药的手段自杀,但未遂。直至她回到南京,联系到父亲之后,才讲出了事情经过。   缪珂妍对澎湃新闻表示,五人出游的过程中没有接触任何人,对于母亲跳楼前后的情况、为何始终未选择报警等关键问题,她均拒绝回答,也未给出书面证明。   自称五人出游原因之一系舅舅“家暴”   在前述网帖中,缪珂妍还提到,舅舅钱立勇多次辱骂,殴打外婆,并指责钱立勇挑拨外公和外婆的夫妻关系,骗取钱财。在网帖中,缪珂妍上传了一段钱立勇推搡、拉扯母亲皇甫红英的视频。   据缪珂妍在帖子中回忆,家庭矛盾起于母亲在新庄9号门前菜地上盖了一栋三层楼房,舅舅因此很看不惯,时常找茬吵架。缪珂妍说,2018年7月1日,钱立勇对钱立梅和外公外婆三人进行殴打,前来劝阻的李兰珍也被推倒摔伤。   对此,钱立勇予以否认,他对澎湃新闻表示,钱立梅盖楼时他正在部队服役,确实未和他商量,但事后他也没有追究,“毕竟是自己的姐姐。”   此外,缪珂妍还称,钱立勇曾骗了外公2万块的养老金,称是开小卖部赚了钱给分红,但始终没有归还。   对于缪珂妍指钱立勇骗取外公钱财一事,钱立勇一近亲告诉澎湃新闻,2015年左右,因经营小超市的进货周转资金吃紧,钱立勇是曾向父亲借款2万元,当时该名亲戚也在现场见证,但后来钱立勇将钱还上了。   对于钱立勇和钱立梅及父母之间的争吵乃至动手一事,皇甫红英的妹妹皇甫红兰对澎湃新闻表示,她曾听姐姐讲起,原因是钱立勇女儿丹丹自出生起就患有自闭症,皇甫红英一度曾劝说钱立勇离婚,遭到儿子拒绝,正因此事,常与儿子儿媳产生不愉快。   皇甫红兰说,在缪珂妍所说的钱立勇“家暴”事件中,钱立勇确实用力推了母亲一把,把母亲推倒在沙发上。前述近亲也称,该次争吵中,其实双方都有动手,钱立勇打了钱立梅几个耳光,钱立梅也还手了,还拿凳子砸了钱立勇的头,“但缪珂妍只拍到了其中一段画面。”   就在缪可妍发文当日,钱立勇也在网络发帖回应此事,称姐姐和外甥女没能在家人身体出现问题时送医或报警存在重大过错,并称目前关于三老人尸体被放进出租房冰 箱的疑问未得到任何官方给予的实质性答复。对此,钱立勇曾向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区分局和罗湖区检察院要求调阅案卷。今年1月15日,罗湖检察院回函答复称, 经该院刑事监察部门审查认为,公安部门没有对三位老人非正常死亡事件给予立案符合法律规定。   舅甥对簿公堂互指对方未尽赡养义务   澎湃新闻了解到,正在进行中的继承纠纷官司于7月28日上午9点30分在江宁区人民法院汤山法庭召开了庭前会议,原被告双方向法庭交换了证据。
  引发缪珂妍和钱立勇之间继承争议的两间两层半楼房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摄   钱立勇及其代理律师认为,缪珂妍所主张的新庄9号房屋中涉及的两间两层半楼房系钱立勇出资建造,属于其个人财产。   在钱立勇看来,姐姐钱立梅在生前未对父母尽到赡养义务,并在未告知家人的情况下不顾二老身体状况将他们带至外地,对父母的死亡存在过错,应当不分或者少分。   缪珂妍在网帖中称,外公常拿钱补贴舅舅一家,因此和外婆产生矛盾。钱立勇则对澎湃新闻称,父母生前在家务农时,亚虎娱乐正版官网条件艰苦,无论他是在家打工,还是参军在 部队服役以及退役后回村开超市时,都承担了两位老人的亚虎娱乐正版官网开支和日常起居。在钱序德罹患帕金森病期间,也是由他带去医院看病,并支付医药费。   澎湃新闻在采访钱立勇亲戚时了解到,钱立梅在离婚前生活条件较好,常带父母出去“下馆子”,钱序德和皇甫红英也时常在亲友和钱立勇面前夸耀。但这一切,在钱立梅离婚之后起了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媒体报道中曾提及多份钱序德和皇甫红英亲笔并加按红手印的遗书,大致内容是要在死后将所有的房产和财物留给缪珂妍,但在本次庭前会议上,缪珂妍方面未将此作为证据向法庭提交。
  疑似钱序德夫妇生前手写的遗书 受访者供图
  疑似钱序德夫妇生前手写的遗书 受访者供图   缪珂妍称,对于整个事件系母亲为争财产的质疑,她表示遗书系出游前就写好的,“我妈没必要这么做,在北京的时候,外婆外公就写好了分割家产的合同,明确说把 所有财产都给我,当时有录像也有纸质证明,如果是争家产不用搞得这么复杂。遗嘱上,我之所以写了等我们三死后要把所有财产留给国家,是因为如果我也去世无 法继承的话,也不想让其他人拿到。”   针对遗书书写细节,缪珂妍并未给予回应。她表示,“很多人都会人云亦云,当然也有有自己想法的理性网友,我如果作为旁观者,也会不由自主的被水军带动,改变自己的第一看法。”
编辑: 陈奉凤纠错:171964650@qq.com
全家五人出游 唯一生还者解释为何将死者遗体放入冰柜 稿源: 澎湃新闻 2020-07-31 22:54:39
  近日,曾备 受关注的“南京一家5人出游1人还” 事件再次引发关注。2019年5月,南京市江宁区汤山街道居民钱立勇向媒体反映称,他的五名亲人在离家出游十个月后,蹊跷的事情相继发生,他姐姐钱立梅在 河南商丘一酒店高层跳楼自杀;他的父亲钱序德、母亲皇甫红英和堂伯母李兰珍的尸体被发现在深圳市罗湖区金景花园一出租屋的冰柜中,后经警方调查排除他杀,不认定为刑事案件。
  钱序德夫妇和缪珂妍、钱立梅及其前夫缪登山五人合影 受访者供图   一年后,出游的5人中唯一回家的钱立勇外甥女缪珂妍,于今年6月将钱立勇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将钱家位于南京市江宁区汤山街道作厂社区新庄9号(下称“新庄9号”)房屋相关权利的百分之五十判归其所有。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再度引发热议。   7月30日,缪珂妍首次打破缄默,在网络平台发帖称:五人出游的原因是因为外公外婆和舅舅钱立勇存在家庭矛盾,且舅舅曾殴打她和外婆。缪珂妍说,在旅行中, 几位老人相继身体抱恙,出于“信仰”老人拒绝看病,最终不幸离世,而将尸体放入冰柜却不告诉家人是因为“怕说出来激化矛盾。”   31日中午,澎湃新闻联系到缪珂妍本人,证实网帖确系她所发,她强调五人出游的过程中没有接触任何人。对于母亲跳楼前后、外公外婆的遗书书写细节及为何始终未选择报警等追问,缪珂妍拒绝回答,“很多人都会人云亦云,当然也有有自己想法的理性网友。”   与此同时,钱立勇也在网上发帖进行了回应。   外孙女称外公因“信教”拒绝就医病逝   “一家五口出游仅一人还”至今留下诸多难解的疑问:三老人被藏尸冰柜,他们是如何因病死去的?钱立梅和女儿为何没有送医或报案?钱立梅为何会跑去河南跳楼?
  钱序德、皇甫红英和李兰珍三人生前出游时的合影 受访者供图   7月30日,作为此事件中唯一的生者,缪珂妍在网上发帖,首次对上述问题作出回应。据缪可妍在文中称,五人出游是因为外公外婆和舅舅有严重的家庭矛盾,因而 带老人出门散心。同时,她否认了此前报道中对于母亲曾扔掉外公的帕金森症药物的说法,称“外公外婆都信教,觉得神可以医治所有疾病。当时外公身体抱恙的时 候,我和妈妈说要送他去医院,但外公觉得不用去看医生,信教就够了。”网帖写道,此后钱序德的身体越来越糟糕,进而发展到瘫痪在床,最终在深圳一酒店内去 世。   缪珂妍称,未告知家人是因为怕激化家庭矛盾,同时担心酒店要求赔偿,便将尸体放入行李箱,租车运至罗湖一出租屋内,“现买了一个冰柜,把尸体放到了里面”。   缪珂妍称,在钱序德去世后,李兰珍和皇甫红英也相继去世,她和母亲就按照对待外公的形式也安置了她们。她称,李兰珍也和外公一样,相信依靠信仰可以治好病,拒绝去医院。而外婆的去世则是受钱序德和李兰珍的死亡影响。   缪珂妍称,三位老人过世后,她和钱立梅在深圳待了三个月,计划结束生命。但她又称想在死前再玩一下,便只身来到河南商丘与网友见面。2019年5月12日, 钱立梅在商丘找到女儿,并拉着她一起自杀,此时缪珂妍又不同意了,之后钱立梅一人从酒店高层坠亡。缪珂妍称,她在后续接受警方询问时,不知如何开口讲出外 公外婆去世的消息,并自称也采取喝药的手段自杀,但未遂。直至她回到南京,联系到父亲之后,才讲出了事情经过。   缪珂妍对澎湃新闻表示,五人出游的过程中没有接触任何人,对于母亲跳楼前后的情况、为何始终未选择报警等关键问题,她均拒绝回答,也未给出书面证明。   自称五人出游原因之一系舅舅“家暴”   在前述网帖中,缪珂妍还提到,舅舅钱立勇多次辱骂,殴打外婆,并指责钱立勇挑拨外公和外婆的夫妻关系,骗取钱财。在网帖中,缪珂妍上传了一段钱立勇推搡、拉扯母亲皇甫红英的视频。   据缪珂妍在帖子中回忆,家庭矛盾起于母亲在新庄9号门前菜地上盖了一栋三层楼房,舅舅因此很看不惯,时常找茬吵架。缪珂妍说,2018年7月1日,钱立勇对钱立梅和外公外婆三人进行殴打,前来劝阻的李兰珍也被推倒摔伤。   对此,钱立勇予以否认,他对澎湃新闻表示,钱立梅盖楼时他正在部队服役,确实未和他商量,但事后他也没有追究,“毕竟是自己的姐姐。”   此外,缪珂妍还称,钱立勇曾骗了外公2万块的养老金,称是开小卖部赚了钱给分红,但始终没有归还。   对于缪珂妍指钱立勇骗取外公钱财一事,钱立勇一近亲告诉澎湃新闻,2015年左右,因经营小超市的进货周转资金吃紧,钱立勇是曾向父亲借款2万元,当时该名亲戚也在现场见证,但后来钱立勇将钱还上了。   对于钱立勇和钱立梅及父母之间的争吵乃至动手一事,皇甫红英的妹妹皇甫红兰对澎湃新闻表示,她曾听姐姐讲起,原因是钱立勇女儿丹丹自出生起就患有自闭症,皇甫红英一度曾劝说钱立勇离婚,遭到儿子拒绝,正因此事,常与儿子儿媳产生不愉快。   皇甫红兰说,在缪珂妍所说的钱立勇“家暴”事件中,钱立勇确实用力推了母亲一把,把母亲推倒在沙发上。前述近亲也称,该次争吵中,其实双方都有动手,钱立勇打了钱立梅几个耳光,钱立梅也还手了,还拿凳子砸了钱立勇的头,“但缪珂妍只拍到了其中一段画面。”   就在缪可妍发文当日,钱立勇也在网络发帖回应此事,称姐姐和外甥女没能在家人身体出现问题时送医或报警存在重大过错,并称目前关于三老人尸体被放进出租房冰 箱的疑问未得到任何官方给予的实质性答复。对此,钱立勇曾向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区分局和罗湖区检察院要求调阅案卷。今年1月15日,罗湖检察院回函答复称, 经该院刑事监察部门审查认为,公安部门没有对三位老人非正常死亡事件给予立案符合法律规定。   舅甥对簿公堂互指对方未尽赡养义务   澎湃新闻了解到,正在进行中的继承纠纷官司于7月28日上午9点30分在江宁区人民法院汤山法庭召开了庭前会议,原被告双方向法庭交换了证据。
  引发缪珂妍和钱立勇之间继承争议的两间两层半楼房 澎湃新闻记者 卫佳铭 摄   钱立勇及其代理律师认为,缪珂妍所主张的新庄9号房屋中涉及的两间两层半楼房系钱立勇出资建造,属于其个人财产。   在钱立勇看来,姐姐钱立梅在生前未对父母尽到赡养义务,并在未告知家人的情况下不顾二老身体状况将他们带至外地,对父母的死亡存在过错,应当不分或者少分。   缪珂妍在网帖中称,外公常拿钱补贴舅舅一家,因此和外婆产生矛盾。钱立勇则对澎湃新闻称,父母生前在家务农时,亚虎娱乐正版官网条件艰苦,无论他是在家打工,还是参军在 部队服役以及退役后回村开超市时,都承担了两位老人的亚虎娱乐正版官网开支和日常起居。在钱序德罹患帕金森病期间,也是由他带去医院看病,并支付医药费。   澎湃新闻在采访钱立勇亲戚时了解到,钱立梅在离婚前生活条件较好,常带父母出去“下馆子”,钱序德和皇甫红英也时常在亲友和钱立勇面前夸耀。但这一切,在钱立梅离婚之后起了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媒体报道中曾提及多份钱序德和皇甫红英亲笔并加按红手印的遗书,大致内容是要在死后将所有的房产和财物留给缪珂妍,但在本次庭前会议上,缪珂妍方面未将此作为证据向法庭提交。
  疑似钱序德夫妇生前手写的遗书 受访者供图
  疑似钱序德夫妇生前手写的遗书 受访者供图   缪珂妍称,对于整个事件系母亲为争财产的质疑,她表示遗书系出游前就写好的,“我妈没必要这么做,在北京的时候,外婆外公就写好了分割家产的合同,明确说把 所有财产都给我,当时有录像也有纸质证明,如果是争家产不用搞得这么复杂。遗嘱上,我之所以写了等我们三死后要把所有财产留给国家,是因为如果我也去世无 法继承的话,也不想让其他人拿到。”   针对遗书书写细节,缪珂妍并未给予回应。她表示,“很多人都会人云亦云,当然也有有自己想法的理性网友,我如果作为旁观者,也会不由自主的被水军带动,改变自己的第一看法。”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