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
26年后一名凶手归案!还记得为保护藏羚羊牺牲的他吗?
稿源: 中国新闻网   2020-09-15 22:26:00报料热线:81850000
  据“青海公安”14日消息,近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公安局刑警支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公安局和海南州共和县刑警大队协助下,成功抓获一名26年前参与枪杀“环保卫士”杰桑·索南达杰的犯罪嫌疑人马某。   1994年1月18日,杰桑·索南达杰枪战盗猎分子英勇牺牲,多名犯罪嫌疑人畏罪潜逃。案发至今,青海省公安机关从未放弃在逃犯罪嫌疑人的缉捕工作。   那么,杰桑·索南达杰的名字,你还记得吗?   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的可可西里位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西北部,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6摄氏度,这里是藏羚羊、盘羊、藏原羚、野牦牛、藏野驴、棕熊、狼等野生动物自在奔走的广阔天地,堪称“青藏高原珍稀野生动物基因库”。   2004年,导演陆川执导的电影《可可西里》上映,讲述了可可西里巡山队员日泰与盗猎分子生死相搏最终牺牲的故事,日泰的原型就是为保护藏羚羊而牺牲的“环保卫士”—杰桑·索南达杰。   杰桑·索南达杰生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索加乡,生前曾担任索加乡党委书记、治多县委副书记。   上世纪最后20年间,由于国际市场对“沙图什”羊绒披肩的需求,可可西里境内猖獗的盗猎活动时有爆发,藏羚羊种群数量急剧下降。   1992年,玉树州成立治多县西部工作委员会(西部工委),索南达杰和同事先后12次进入可可西里地区,开展野生动物及矿产资源的保护管理工作。   据索南达杰的老同事、三江源报社社长才仁当智回忆,彼时的可可西里是盗猎者、金矿主的“乐园”,“那里矿产资源丰富,他们占山为王、大量开采,还肆意捕杀藏羚羊,用大卡车一车一车拉羊皮。”   “那时,父亲曾说,可可西里不光是无人区,还是无‘法’区,跟着我的有那么多兄弟,可能要出事,出事我第一个出。”索南达杰的长子索南仁青说。   1994年1月16日,索南达杰和4名西部工委工作人员深入可可西里考察近10天后,在青海、西藏、新疆三省区交界处的泉水河附近抓捕20名盗猎分子,缴获1700多张藏羚羊皮。18日,在押送盗猎分子返回途中,索南达杰在太阳湖边遭对方袭击,中弹牺牲。   “17日晚上到了巍雪山顶,盗猎分子借口车出了故障拖延时间......突然围住我拳打脚踢,我昏了过去,醒来发现自己被牢牢捆在车上,隐隐约约听到外头枪响......”忆起26年前的出事经过,索南达杰的好友靳炎祖依然历历在目。   “第二天早上,我才看清我们的车在一个山坡上,距离索书记出事的太阳湖大约一公里,索书记还卧着,枪还在手上,脸上都是土,毫无血色。”他说。   索南达杰是中国第一名为保护野生动物牺牲的政府官员,他的牺牲唤起了中国社会对藏羚羊保护、可可西里地区的广泛关注。   1997年,国务院批准并公布可可西里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06年以来,可可西里再未听到过盗猎者的枪声,藏羚羊从20世纪90年代的不足2万只恢复到6万余只;2017年7月,可可西里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2018年12月,党中央、国务院授予杰桑·索南达杰“改革先锋”称号。   “如果他不讲原则,他完全可以靠可可西里发家致富,但牧民的孩子对那片家乡草原和父老乡亲有特别的乡情,他保护藏羚羊是出于一种深入骨髓的生命间的情感联结,”在索南达杰的秘书哈希·扎西多杰看来,“他是一棵树,我们是从上面长出来的。”   近年来,新一代可可西里“保护神”们继续、不间断地开展专项巡护行动,他们强忍高原反应,多次陷车、挖车、修车,打击盗猎、盗采、非法穿越等违法行为。如今,可可西里成了名副其实的“动物王国”,青藏公路沿线藏羚羊、藏野驴、野牦牛的嬉戏场景,已不鲜见。   “我们不是‘官二代’‘富二代’,是‘环二代’,”索南仁青说,“这么多年过去,他的精神在沉淀,看到国家、社会重视环境保护,百姓尊重自然、保护动物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我为有这样的父亲而感到骄傲。”
编辑: 应波纠错:171964650@qq.com
26年后一名凶手归案!还记得为保护藏羚羊牺牲的他吗? 稿源: 中国新闻网 2020-09-15 22:26:00
  据“青海公安”14日消息,近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公安局刑警支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公安局和海南州共和县刑警大队协助下,成功抓获一名26年前参与枪杀“环保卫士”杰桑·索南达杰的犯罪嫌疑人马某。   1994年1月18日,杰桑·索南达杰枪战盗猎分子英勇牺牲,多名犯罪嫌疑人畏罪潜逃。案发至今,青海省公安机关从未放弃在逃犯罪嫌疑人的缉捕工作。   那么,杰桑·索南达杰的名字,你还记得吗?   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的可可西里位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西北部,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6摄氏度,这里是藏羚羊、盘羊、藏原羚、野牦牛、藏野驴、棕熊、狼等野生动物自在奔走的广阔天地,堪称“青藏高原珍稀野生动物基因库”。   2004年,导演陆川执导的电影《可可西里》上映,讲述了可可西里巡山队员日泰与盗猎分子生死相搏最终牺牲的故事,日泰的原型就是为保护藏羚羊而牺牲的“环保卫士”—杰桑·索南达杰。   杰桑·索南达杰生于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索加乡,生前曾担任索加乡党委书记、治多县委副书记。   上世纪最后20年间,由于国际市场对“沙图什”羊绒披肩的需求,可可西里境内猖獗的盗猎活动时有爆发,藏羚羊种群数量急剧下降。   1992年,玉树州成立治多县西部工作委员会(西部工委),索南达杰和同事先后12次进入可可西里地区,开展野生动物及矿产资源的保护管理工作。   据索南达杰的老同事、三江源报社社长才仁当智回忆,彼时的可可西里是盗猎者、金矿主的“乐园”,“那里矿产资源丰富,他们占山为王、大量开采,还肆意捕杀藏羚羊,用大卡车一车一车拉羊皮。”   “那时,父亲曾说,可可西里不光是无人区,还是无‘法’区,跟着我的有那么多兄弟,可能要出事,出事我第一个出。”索南达杰的长子索南仁青说。   1994年1月16日,索南达杰和4名西部工委工作人员深入可可西里考察近10天后,在青海、西藏、新疆三省区交界处的泉水河附近抓捕20名盗猎分子,缴获1700多张藏羚羊皮。18日,在押送盗猎分子返回途中,索南达杰在太阳湖边遭对方袭击,中弹牺牲。   “17日晚上到了巍雪山顶,盗猎分子借口车出了故障拖延时间......突然围住我拳打脚踢,我昏了过去,醒来发现自己被牢牢捆在车上,隐隐约约听到外头枪响......”忆起26年前的出事经过,索南达杰的好友靳炎祖依然历历在目。   “第二天早上,我才看清我们的车在一个山坡上,距离索书记出事的太阳湖大约一公里,索书记还卧着,枪还在手上,脸上都是土,毫无血色。”他说。   索南达杰是中国第一名为保护野生动物牺牲的政府官员,他的牺牲唤起了中国社会对藏羚羊保护、可可西里地区的广泛关注。   1997年,国务院批准并公布可可西里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2006年以来,可可西里再未听到过盗猎者的枪声,藏羚羊从20世纪90年代的不足2万只恢复到6万余只;2017年7月,可可西里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2018年12月,党中央、国务院授予杰桑·索南达杰“改革先锋”称号。   “如果他不讲原则,他完全可以靠可可西里发家致富,但牧民的孩子对那片家乡草原和父老乡亲有特别的乡情,他保护藏羚羊是出于一种深入骨髓的生命间的情感联结,”在索南达杰的秘书哈希·扎西多杰看来,“他是一棵树,我们是从上面长出来的。”   近年来,新一代可可西里“保护神”们继续、不间断地开展专项巡护行动,他们强忍高原反应,多次陷车、挖车、修车,打击盗猎、盗采、非法穿越等违法行为。如今,可可西里成了名副其实的“动物王国”,青藏公路沿线藏羚羊、藏野驴、野牦牛的嬉戏场景,已不鲜见。   “我们不是‘官二代’‘富二代’,是‘环二代’,”索南仁青说,“这么多年过去,他的精神在沉淀,看到国家、社会重视环境保护,百姓尊重自然、保护动物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我为有这样的父亲而感到骄傲。”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