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馆坚持设置最低消费门槛可气不可怕。市场资源丰富,竞争充分才是消费者免受“最低消费”霸王条款困扰的关键因素。
有的“疯狂彩民”的确想要不劳而获,但这与疯狂贪腐的不劳而获,除了诡异的嘲讽,绝不存在任何因果关系。
由于少有立等可见的实质性伤害,所以精神层面的校园欺凌常常被学校、家长以及教育部门忽视,成为防治校园欺凌的盲区。

张弓,本名张登贵,宁波日报资深评论员、高级编辑,评论作品《再反一次党八股》、《算一算GDP的代价》、《唱响“劳动者之歌”》获得中国新闻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