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以一个文明出行的“黑名单制度”,让严重失德者一定期限内禁止坐高铁,试问不是比一味嚷嚷“坏人变老”更见实用和实效?
我们绝大多数人可能碌碌此生,可能籍籍无名。但这并不能成为我们丢掉理想的借口,因为“没有理想的人生,就像在黑暗中远征”。
在这个意义上来说,“羊毛”出在快递公司身上,并实现优胜劣汰的“市场出清”,是“剁手党”之福,也是市场竞争之福。

张弓,本名张登贵,宁波日报资深评论员、高级编辑,评论作品《再反一次党八股》、《算一算GDP的代价》、《唱响“劳动者之歌”》获得中国新闻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