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简单粗暴的“何以解忧,唯有暴富”成为主流情绪,消费主义就会抽干了社会肌理,剩下的就只有面红耳赤又莫衷一是的情绪碎片。
公众有质疑,这个时候尤其要抱着谦逊审慎的态度反思。任何回应,都应该基于严肃认真调查的基础之上,而不是继续信口开河。
大数据时代,我们每个人似乎都变成了可被采集的数据,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们默认商家可以随意使用这些信息,甚至是变成一门生意。

张弓,本名张登贵,宁波日报资深评论员、高级编辑,评论作品《再反一次党八股》、《算一算GDP的代价》、《唱响“劳动者之歌”》获得中国新闻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