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教授们来说,这一赚钱门道好像并没有那么体面。知识精英急于去市场掘金无可厚非,可终究还是要注意身份、摆好吃相才是。
真正管住了公款吃喝和商人请喝,怕什么茅台涨价?反之,哪怕茅台没有涨价,只要与公款消费沾了边,依然需要出真招、见真效。
不仅是“状元崇拜”,包括学区房之争,幼儿园入学之争,假期辅导班现象……“不输在起跑线上”,都是这种焦虑的投射。

张弓,本名张登贵,宁波日报资深评论员、高级编辑,评论作品《再反一次党八股》、《算一算GDP的代价》、《唱响“劳动者之歌”》获得中国新闻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