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甬上观潮  >  张弓慢评
“垃圾回收利用”的海曙试点意义不小
http://www.cnnb.com.cn  中国宁波网  2018-08-16 10:09:29  稿源:宁波日报
  张弓   最近读到的《宁波日报》两篇报道,都提到了同一个有点出乎意料的问题——生活垃圾“负增长”。   眼下,人们的消费能力与消费水平都在上涨,与此同步的生活垃圾应该是正增长,怎么会是负增长呢?可是,8月4日,《宁波日报》2版头条新闻却明明白白地写着:《实际总量同比减少3.75%——海曙生活垃圾上半年负增长》。   好像是为了回应人们的疑问,8月14日,《宁波日报》A5版发了一篇超大规模的特别报道——《垃圾分类的“海曙探索”做“大”是否可期?》,其中用较大的篇幅,报道了南门街道柳锦社区垃圾回收利用的试点。所谓“生活垃圾负增长”,也就是将一部分垃圾回收再利用,从源头上实现垃圾处理的真实减量。   这是一个好想法。垃圾回收利用,在垃圾处理上,本应该是比焚烧、填埋更为重要的工作。有名人说过,垃圾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有机构统计,海量的生活垃圾中,可以回收利用的大致在六成以上。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把有用的资源统统当作垃圾丢弃掉,实在是太可惜了。   《宁波日报》的报道说,五年来,海曙区作为全市垃圾分类的试点,做出了不少努力,也取得了可观进展。该区在提高普及率、参与率、正确率,实施一户一码、委托第三方监督,开展志愿者入户,推行绿色积分,引入智能分类等方面,进行了有价值的创新和探索。但让我最感兴趣的,还是“源头减量”“回收利用”。   家庭生活中,需要丢弃的物品,有相当一部分完全可以而且应该回收。比如纸张,包括报纸、杂志以及漫天飞舞的广告纸等印刷品,大多数看过之后没有保存收藏的价值,但它们是造纸的优质原料。比如油瓶、醋瓶、老酒瓶等玻璃制品,内容物被掏空之后,空瓶放在家里不仅无用,还占地方,但它们可以用来再造孩子喜欢的“玻璃珠”等产品。全国唯一以碎玻璃为原料的玻璃制品企业,就在宁波,他们生产的“玻璃珠”长年销往世界各地。再比如家具,一些家庭换了新房,家具需要更新,那些旧棕绷、旧床垫、旧沙发、旧桌椅如何处理,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送人拿不出手,随便丢弃,里面的很多木材、板材等,拆拆弄弄,依然可以派上用场。还有更值钱的家电用品,比如冰箱、电视机、洗衣机、电脑、手机等,功能不行了,需要更新换代,换下来的,都不知道往哪放。现在一些家庭总有几部旧手机在抽屉里搁着。据说电脑主机里还有贵金属,随便乱扔不仅浪费,还可能给环境带来污染……   没有正规的回收机构、回收渠道,“散兵游勇”就乘机而入。一些人在小区里租间车棚,就做起了收旧报纸、废纸箱生意。这些“破烂王”大多成了社区的卫生难点。一些小区的正门或旁门边,经常能看到墙脚下摊放着一块印着红字的白布,上写着:回收冰箱、电脑、热水器……价格当然由他说了算,拿去以后也不知道他怎么处理。垃圾回收,不能依靠这样的“游击队”。   垃圾的回收利用,其实是一个可以认真经营的大工程。记得以前,城市的大街小巷,都设有正规的“废品回收站”,好像隶属于供销社。这些“废品回收站”,布点合理,方便市民投放;明码标价,容易赢得市民信任;后续处理渠道畅通,能让有用垃圾真正得到利用。农村里则有流动垃圾收购员,挑着货郎担,走村串户,他们收集到的有用垃圾,很多交给了供销社的“回收站”。现在,我们的生活更加丰富,垃圾自然是数量激增,小小收购站、几副货郎担,绝对难以承受。但是,前方回收,后续利用,规范经营,这种模式应该是在新时代可以继续发挥作用的。一些发达国家,早就把垃圾的回收利用做成了一个产业。多少年来,我们进口一船一船的“洋垃圾”,不就是他们瞅准了与中国发展水平上的差异,其废弃的垃圾中有我们还能利用的东西,卖给我们赚钱吗?   要把回收利用垃圾这个大工程经营好,需要从整体上布局,多机构参与,多层面展开,任何一地一部门单打独斗,难以成功。就说柳锦社区的玻璃瓶回收利用,居民要配合,社区要设点,专业运输团队要参与,相关企业接受并能产生一定效益。这是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少了其中任何一环,就难以奏效。只有这样,垃圾回收再利用这件大事,才能长期做下去。   热切盼望海曙区的“垃圾回收利用试点”早日获得总结推广,更热切期盼“垃圾回收利用产业链”早日形成运作,让60%“放错地方的资源”继续造福人类。这是垃圾分类工作尚未引起足够关注的重头戏,是让有限的自然资源“物尽其用”的终极目标,也是从另一角度对地球生态的有力保护,意义确实不小。
编辑: 郑晓华
 
激活特定问题调查,人大监督大有可为
具有一定的指导性意义,势必产生积极的引导作用,让越来越多的老人们接受进而主动办理婚前财产公证。
删除“不顾个人安危”条款是对生命的敬畏,既肯定大义凛然、不怕流血牺牲的见义勇为,更鼓励、倡导科学、合法、正当的见义智为。
在当地“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的神操作下,这座标志性的大桥却早早承担了不属于自己的重负。
除了人均可支配收入,高收入群体和低收入群体之间的贫富差距也应该被给予高度重视。
不是讨价还价,而是孱弱的公民只身面对强大的公权力机关,希望能在权利遭到侵害之后,获得一些“难以弥补”的弥补。
中国宁波网-新闻-服务-论坛-门户 - 亚虎娱乐网页版_亚虎娱乐正版官网,亚虎娱乐777
破解高考答题卡调包疑案,开放查卷应早行
“高考调包案”不能任由舆论猜测
中国宁波网-新闻-服务-论坛-门户 - 亚虎娱乐网页版_亚虎娱乐正版官网,亚虎娱乐777
如此团购房 法律不买账
单位团购住房,警惕隐性权力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