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服务格局初定但犹存机遇,中小玩家需发力“特色云”

2017-05-18 15:42 来源:钛媒体
  虽然“云服务”在20世纪90年代就已经出现,但其真正的起步还得从2006年亚马逊云服务AWS的“一炮打响”开始。当年,如同智能家居的“智能音箱”一样,亚马逊在云服务领域也走在了前面,也由此引发了后续的云端之战。   时至今日,亚马逊已然成为了云服务的行业老大,相信这一格局短期内应该也不会发生大的变动。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外的微软、谷歌、IBM,抑或是国内的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等,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巨头相继进入了云服务,并开始逐步发力。   放眼全球,云服务市场继续扩大,竞争也愈加激烈
Gartner(2017年2月,单位:百万美元)   以公有云市场为例,据全球领先的信息技术研究和顾问公司Gartner预测,全球公有云服务市场将从2016年的2092亿美元增至2017年的2468亿美元,增幅高达18%。最高增速将来自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预计将在2017年增长36.8%,达到346亿美元;SaaS(软件即服务)预计将增长20.1%,达到463亿美元。   另外,根据分析公司Canalys最新预计数据显示,亚马逊AWS在全球IaaS市场保持了主导地位,全球市场份额稳定在31%,紧跟其后的是实力雄厚的竞争对手微软、谷歌以及IBM。其中,与去年同期相比,微软份额增长了93%,谷歌则增长74%,增速明显高于AWS和IBM的43%和38%。   从这些数据中,我们可以了解到:   第一,虽然公有云只是云服务的一部分,但也影射出当前云服务市场的可观增速;   第二,随着几个超级玩家的加入,云服务市场随时都在发生细微变化,而亚马逊的先发优势正在被微软等追上,透露出其中竞争的激烈。   国内云服务尚在初期,但主流玩家已基本各就各位   国内市场,最早做云服务的是马云爸爸的阿里巴巴。发展至今,在它之外,腾讯、百度、金山、华为等软件与服务企业也已经踏足这一市场。一时间,国内云服务市场群雄并起。
  据统计,中国云服务市场的总体规模在2016年达到了516.6亿元,较2015年增长34.08%。但是站在国际角度上,仅仅是2016年Q4全球公有云服务市场就已超过70亿美元(约合482.15亿元)。两相对比,我们可以获知,国内公司对于云服务的接受度还有待提高,市场也并没有真正打开,尚处于发展的初期   在另一方面,虽然国内的云服务市场规模在全球市场并没有占得多大的份额,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前提条件的存在,不管是整合转型业务的现有企业,还是白手起家的创业公司,越来越多的公司纷纷开始涉足进来。
HCR慧辰资讯TMT互联网研究部   根据上图中列出的云服务部分玩家,我们能够对当前国内的市场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在全球市场上,亚马逊、微软、谷歌、IBM等企业名列前茅。   反之国内,因为相关监管政策的原因,虽然早早进入了国内市场,一直受到压制的这些外资企业却并没有占据太大的份额。比如2013年进入中国的亚马逊,直到去年9月份才成功的将自己的身份“合法”化,而在此之前,其在国内云服务市场的份额一直没有打破5%。   得益于这个“喘息”的机会,阿里云、金山云等本土云服务商得以开疆拓土。据IDC数据显示,在去年国内的IaaS云服务市场中,前四名分别是阿里云、天翼云、腾讯云和金山云。其中,仅阿里云就占据了40.67%的份额,相比于2015年增幅达到了31.3%。   从阿里巴巴首次试水云服务至今,腾讯、百度、小米、华为、云问、七牛云、神州数码等众多企业都开始布局自己的云服务市场。   如同平常做生意一样,随着选择的增多,云服务商为了拉拢更多的客户,一场价格战也开始打响,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要数腾讯云以1分钱中标厦门政务云、中国电信1分钱中标辽阳市信息中心硬件平台项目、中国移动0元中标上海电子政务云项目等“赔本赚吆喝”的案例。   此外,作为国内云服务老大的阿里云也没能避免价格战的冲击。据相关统计,在2015年至2016年,阿里云就曾先后十余次调价。而在今年举办的“云栖大会·深圳峰会”上,阿里云又一次宣布了调价。   随着更多竞争企业的出现,以及一次又一次的价格战,这一切都在告诉我们,云服务主流玩家差不多已经各就各位,而他们之间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也在逐步升级,直到格局大定   格局初定,大玩家之下,中小企业机会犹存   在全球云服务市场,IaaS和PaaS云服务市场的领头者是亚马逊、微软、谷歌和IBM,而SaaS市场的老大队伍则是微软、Salesforce和IBM。可以说,不管是竞争格局还是市场格局,全球市场基本已经敲定。与此对应的是,当前在国内,在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涉足云服务的时候,业内就有评论认为国内市场格局已定。   的确,IaaS已然是阿里云、腾讯云等云服务的主战场,在这一领域,中国的“亚马逊”等玩家已经可以确定了。不过,其他两个领域可就难说了。   云问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兼COO茆传羽认为,从整个云服务市场上看,底层的IaaS服务已经是很难进入了,但还有PaaS和SaaS的广阔空间,尤其是SaaS。而面向特定领域切入的SaaS将会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   在IaaS之外,PaaS、SaaS云服务市场的机会还有很多   前面已经说到,国内市场上的阿里云等企业在云服务的布局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主攻IaaS,兼顾PaaS   七牛云直播产品经理伍双表示:“BAT做云服务这种IT的基础设施是非常有优势的。尤其是阿里云,目前在国内是当之无愧最大的云服务厂商,产品线分布广泛、涉及领域也很丰富。但是这种优势主要是集中在IaaS和PaaS层面,就是底层和中层上面,这类服务的提供都是容易标准化的。”   从伍双的话中我们了解到,相比于IAAS和PASS云服务市场,因为没有出现巨头,中小企业在SaaS市场中所受的“挤压”相对较小。   不过,在此之外,我们也注意到一个现象。
公共云细分市场规模(单位:亿元人民币)数据来源:中国信通院   此前,中国信通院对于国内云服务市场进行了一个预测,从上图我们也可以看到,相比于IaaS和SaaS云服务市场,虽说PaaS也在阿里云等企业的辐射范围之内,但在总体中的市场份额简直少的可怜。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也就意味着该市场有着更大的增长空间,也有着更多的机会。   PaaS模式的关键在于平台,使得互联网产品能够通过其服务快速集成各种功能。这对于行业壁垒高的SaaS应用来说是一种“打通”,能够让其实现更多的价值。   又比如在物联网,借助于PaaS开发平台上整合了的物联网底层联网组件和方案,开发者能够直接调用这些组件和方案以自动解决底层连接和存储,完成底层联网开发,从而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核心业务、用户体验优化等其他方面。   因而,PaaS模式的云服务还是有着一定必要性的。
  PaaS、SaaS之中,垂直领域尚有更多可挖掘机会   为了更多的了解云服务,镁客网同一时间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在与他们的交流中发现,除了宏观的市场,“垂直领域”是一个多次被提及的词汇。   “云计算大范围市场已经充分竞争了。中小企业要挖掘垂直的功能领域,做‘特色云’,或以某个特定行业领域作为深耕点,提出完整解决解决方案,注重云服务的‘服务’,这样还是会有很大机会的。”茆传羽说到。   当前,纵观国内的各类云服务供应商,除了IaaS、PaaS、SaaS这种宏观的划分指标之外,在微观上,或者说在细分领域中,我们能够看见更为多样化的云服务类型,比如云问、小i机器人这类问答机器人云平台,以及智城云、云智易等物联网云平台等。   用伍双的话来说,在上层的SaaS服务或者特定行业的PaaS层服务中,BAT这类企业是做不来的,而这就是中小企业的机会,就看最后谁能切的够准,产品也做的够好。   以去年火起来的直播行业为例,除了衍生出的“网红亚虎娱乐正版官网”等新型领域之外,也催生出了直播云这一类新生云平台类型;又比如思必驰、BroadLink等人工智能企业所推出的各种“特色云”。   这些云平台都是以解决垂直领域的各种问题而存在。虽然在整体覆盖面上,他们的业务辐射范围没有BAT等企业那么的广泛,但是论到专业性和解决方案的完整性,却还是有着一争高下的实力。   此外,除了现有的垂直领域,接下来还将有更多的领域被挖掘。到时,谁能独具慧眼,手握高质量产品并率先进入,或许就会创造一个如同亚马逊的“神话”也说不定。当然,与大型云服务供应商合作,背靠其力量以更好地布局也不失为一个上上之选。
  总结   相比于全球,国内的云服务市场才刚刚起步。纵然阿里云的市场增长速度已经比肩亚马逊和微软,并被业内人士合称为“3A”,但这也只是一个“个例”。   眼下,虽然国内的阿里巴巴、百度、腾讯、华为等企业都开启了云服务相关的业务,在大型企业的“威压”下,中小型企业的发展难免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不过,在细看之后,我们也知道,受限于企业发展方向等因素,即使是大企业也有着力所不能及的地方,而这就是中小型云服务商能够得以喘息并存活的机会。   因此,本文的结论就是:   立足于国内,虽然大型企业纷纷踏足云服务市场,但是在IaaS市场之外,SaaS市场却尚未有巨头介入,或是没有“生”出巨头。而PaaS由于上下两层的挤压也一直未能够得到很好的发展——这两大市场将是中小型云服务商的机会。   最后是一句忠告:   对中小企业来说,相比于一味求全和大包大揽,提高自身市场或技术优势、深挖某一垂直领域才是最明智的选择,甚至是唯一出路。   钛媒体作者:镁客网   可爱的创业者,如果你或你的朋友的项目希望被云涌报道,请狠戳【这里】
云涌官方微信平台
云涌手机微页面
责任编辑:陈慧慧
分享到
扫描关注"云涌"公众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110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06003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浙)字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1]0053-008号 浙ICP备11040080-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浙)字第6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