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宁波网  >  新闻中心专题  >  专题稿件
打造永不落幕的中国中东欧国家博览会
稿源: 宁波晚报   2019-06-04 10:19:00报料热线:81850000
【专题】首届中国—中东欧国家博览会暨国际消博会
  宁波进口商品中心。受访者供图   宁波进口商品中心CEO汪涛最近很忙:忙着巡馆、忙着洽谈合作、忙着迎接即将到来的首届中国-中东欧国家博览会,就连接受记者采访都是从巡馆的间隙中“挤”出来的。   对汪涛来说,2019年尤为特殊,因为中国-中东欧国家博览会暨国际消费品博览会升级成为国家级展会,也是目前唯一聚焦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的国家级展会。   作为重大合作成果和闪亮名片的中东欧国家特色商品常年展,在2015年落户宁波进口商品中心后,从首期5个国家特色商品馆、2500平方米的展示面积,发展到目前展示面积达1.3万平方米,吸引了阿尔巴尼亚、波黑、保加利亚、克罗地亚、捷克、匈牙利、拉脱维亚、立陶宛、黑山、北马其顿、波兰、罗马尼亚、塞尔维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等15个国家23个特色馆入驻,产品覆盖中东欧17国。   回望这四年,汪涛感慨非常:“永不落幕的中国-中东欧国家博览会的轮廓日渐清晰。”   从高空铺率到一铺难求   “2015年,首届中国-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召开,很多客商不远万里来宁波,可布展、参展的时间加起来一个星期都不到,他们都觉得不够。当时,市政府就考虑让客商带来的商品有个长期落脚的地方。”汪涛说,中东欧国家特色商品常年展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   接手这事,汪涛和团队都是从头开始,幸运的是,他们并非白手起家。   “此前,宁波保税区的进口葡萄酒市场利用政策功能做出了一定知名度,不少中东欧企业已经与我们展开了长期而密切的合作,像克罗地亚、罗马尼亚等国,我们都积累了一定的客商资源。”汪涛说。   但压力仍像潮水般袭来。原先,宁波国际会展中心9号馆和10号馆的定位是家电、汽车、家居饰品等。2013年,宁波保税区接手建设宁波进口商品中心以来,首先面临的就是商铺调整的难题。商户不愿意来,来了因为规模原因,生意也很难做起来,导致这两个展馆处于大面积的空铺状态,租金收取率也非常低。   在汪涛他们的主动对接和合作客商的大力推介下,进口商品中心与宁波保税区实行“前店+后仓”的联动发展模式,目前各个国家特色商品馆基本已有稳定的业务合作渠道,与各个国家的特色产品供应商也建立了业务联系。   拉脱维亚的鱼罐头、捷克的水晶和蜂蜜蛋糕、波兰的琥珀和牛奶、塞尔维亚的首饰、保加利亚的玫瑰制品等特色商品均已进口至宁波。   现在,展馆的铺位呈现出一铺难求的局面,不少国外客商主动找上门来想租一个位置。汪涛坦言,从高空铺率到一铺难求的转变,信任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以捷克水晶为例,他们之前是没有租商铺的,在参展后把水晶放在我们这里进行展示,委托我们进行销售。这么多水晶价格不菲,他们首先是相信我们的能力。当然,我们也没有辜负他们的信任,销量让他们很满意。后面几年,他们慢慢招兵买马常驻了下来。”汪涛说。   汪涛还透露,今年有望实现中东欧17国特色商品在宁波进口商品中心的全覆盖。   从线下实体到多元销售   为了更好地帮助入驻企业开拓国内渠道,宁波进口商品中心从线上线下两方面发力,向多元化销售迈进。   线下方面,他们组织入驻企业参加了前几年的中国-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和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贸易对接活动,赴保加利亚、立陶宛、匈牙利等地参加境外经贸活动,进一步丰富企业的货源渠道,每年还定期与华润万家联合举办中东欧进口商品节等活动。   “我们与阿里巴巴1688、网易考拉海购等平台合作打造线上中东欧常年展,截至目前,我们在1688上达到了将近7亿元的销售额。同时,我们向新零售转型升级,探索进口市场货源平台等新业态、新模式项目。”汪涛表示。   在这个过程中,汪涛和团队敏锐地发现,当前“一带一路”和中东欧贸易物流中存在成本高、货运周期长、港口集疏运能力不强、航线稀少、货运配套服务不完善等痛点问题。   于是,他们主动携手中远海运物流,为这些企业提供了一套“智慧”的供应链解决方案。以希腊的比雷埃弗斯港到宁波舟山港之间的海运航线为基础,借助两端及沿线港口的仓储服务能力和物流辐射优势,推出了以新型陆海快线为核心的“4+N”(即4个陆海快线铁路场站:帕尔杜比采、布拉迪斯拉发、布达佩斯、贝尔格莱德,N个传统港口:格但斯克、敖德萨、汉堡、鹿特丹等)。   “原先,这些企业要把东西运到宁波来,需要自己找船公司、自己解决货代等相关问题,而‘一带一路’智慧航线比传统航线缩短至少一周的交货期,实现物流全程成本减少20%以上。”汪涛说。   经过几年的发展,这条航线也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商品进入中国市场的最便捷通道。   记者王心怡通讯员沃晓芬
编辑: 陈捷纠错:171964650@qq.com
打造永不落幕的中国中东欧国家博览会 稿源: 宁波晚报 2019-06-04 10:19:00
  宁波进口商品中心。受访者供图   宁波进口商品中心CEO汪涛最近很忙:忙着巡馆、忙着洽谈合作、忙着迎接即将到来的首届中国-中东欧国家博览会,就连接受记者采访都是从巡馆的间隙中“挤”出来的。   对汪涛来说,2019年尤为特殊,因为中国-中东欧国家博览会暨国际消费品博览会升级成为国家级展会,也是目前唯一聚焦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的国家级展会。   作为重大合作成果和闪亮名片的中东欧国家特色商品常年展,在2015年落户宁波进口商品中心后,从首期5个国家特色商品馆、2500平方米的展示面积,发展到目前展示面积达1.3万平方米,吸引了阿尔巴尼亚、波黑、保加利亚、克罗地亚、捷克、匈牙利、拉脱维亚、立陶宛、黑山、北马其顿、波兰、罗马尼亚、塞尔维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等15个国家23个特色馆入驻,产品覆盖中东欧17国。   回望这四年,汪涛感慨非常:“永不落幕的中国-中东欧国家博览会的轮廓日渐清晰。”   从高空铺率到一铺难求   “2015年,首届中国-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召开,很多客商不远万里来宁波,可布展、参展的时间加起来一个星期都不到,他们都觉得不够。当时,市政府就考虑让客商带来的商品有个长期落脚的地方。”汪涛说,中东欧国家特色商品常年展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   接手这事,汪涛和团队都是从头开始,幸运的是,他们并非白手起家。   “此前,宁波保税区的进口葡萄酒市场利用政策功能做出了一定知名度,不少中东欧企业已经与我们展开了长期而密切的合作,像克罗地亚、罗马尼亚等国,我们都积累了一定的客商资源。”汪涛说。   但压力仍像潮水般袭来。原先,宁波国际会展中心9号馆和10号馆的定位是家电、汽车、家居饰品等。2013年,宁波保税区接手建设宁波进口商品中心以来,首先面临的就是商铺调整的难题。商户不愿意来,来了因为规模原因,生意也很难做起来,导致这两个展馆处于大面积的空铺状态,租金收取率也非常低。   在汪涛他们的主动对接和合作客商的大力推介下,进口商品中心与宁波保税区实行“前店+后仓”的联动发展模式,目前各个国家特色商品馆基本已有稳定的业务合作渠道,与各个国家的特色产品供应商也建立了业务联系。   拉脱维亚的鱼罐头、捷克的水晶和蜂蜜蛋糕、波兰的琥珀和牛奶、塞尔维亚的首饰、保加利亚的玫瑰制品等特色商品均已进口至宁波。   现在,展馆的铺位呈现出一铺难求的局面,不少国外客商主动找上门来想租一个位置。汪涛坦言,从高空铺率到一铺难求的转变,信任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以捷克水晶为例,他们之前是没有租商铺的,在参展后把水晶放在我们这里进行展示,委托我们进行销售。这么多水晶价格不菲,他们首先是相信我们的能力。当然,我们也没有辜负他们的信任,销量让他们很满意。后面几年,他们慢慢招兵买马常驻了下来。”汪涛说。   汪涛还透露,今年有望实现中东欧17国特色商品在宁波进口商品中心的全覆盖。   从线下实体到多元销售   为了更好地帮助入驻企业开拓国内渠道,宁波进口商品中心从线上线下两方面发力,向多元化销售迈进。   线下方面,他们组织入驻企业参加了前几年的中国-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和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贸易对接活动,赴保加利亚、立陶宛、匈牙利等地参加境外经贸活动,进一步丰富企业的货源渠道,每年还定期与华润万家联合举办中东欧进口商品节等活动。   “我们与阿里巴巴1688、网易考拉海购等平台合作打造线上中东欧常年展,截至目前,我们在1688上达到了将近7亿元的销售额。同时,我们向新零售转型升级,探索进口市场货源平台等新业态、新模式项目。”汪涛表示。   在这个过程中,汪涛和团队敏锐地发现,当前“一带一路”和中东欧贸易物流中存在成本高、货运周期长、港口集疏运能力不强、航线稀少、货运配套服务不完善等痛点问题。   于是,他们主动携手中远海运物流,为这些企业提供了一套“智慧”的供应链解决方案。以希腊的比雷埃弗斯港到宁波舟山港之间的海运航线为基础,借助两端及沿线港口的仓储服务能力和物流辐射优势,推出了以新型陆海快线为核心的“4+N”(即4个陆海快线铁路场站:帕尔杜比采、布拉迪斯拉发、布达佩斯、贝尔格莱德,N个传统港口:格但斯克、敖德萨、汉堡、鹿特丹等)。   “原先,这些企业要把东西运到宁波来,需要自己找船公司、自己解决货代等相关问题,而‘一带一路’智慧航线比传统航线缩短至少一周的交货期,实现物流全程成本减少20%以上。”汪涛说。   经过几年的发展,这条航线也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商品进入中国市场的最便捷通道。   记者王心怡通讯员沃晓芬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陈捷